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2020东京奥运:安倍晋三的独角戏   

2016-08-22 05:0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型体育赛事似乎越来越像染缸,总是免不了与各种丑闻搅在一起。

四年一度的夏季奥运会本周末即将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开幕,它混乱拙劣的组织工作一直备受诟病。不仅如此,照目前的态势来看,2020年将在日本东京举办的下一届奥运会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

今年5月中旬,英国《卫报》(The Guardian)等全球知名媒体报道了一则令人震惊的消息:法国当局正在调查与国际田联(IAAF)前主席拉明?迪亚克(Lamine Diack)之子有关的一家公司收到的价值约200万美元的款项,这件事据称牵涉到日本成功申办2020年奥运会。报道说,这笔数额不菲的款项于2013年夏天分两次由一个日本的银行账户汇至与拉明?迪亚克的儿子帕帕?马萨塔?迪亚克(Papa Massata Diack)有关联的公司在新加坡开设的一个银行账户,款事由一栏都写着“东京2020年奥运会申办”。

    2020年东京奥运会组委会发言人小野日子、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以及国际奥委会旋即异口同声否认了媒体的质疑,坚称东京奥运会申办过程是廉洁透明的。

    这并不是东京奥运会遭受的第一个打击。

稍早一些,东京奥组委不得不放弃了已经选定的东京奥运会会徽,因其涉嫌剽窃;而东京奥运会理事、专业歌词作者秋元康作词的一首歌则被指有性别歧视之嫌……

    不过,这些远不是东京奥运会的致命问题。

20139月初的国际奥委会投票中,东京击败了同为申办城市的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和西班牙马德里,获得2020年夏季奥运会主办权。对于20113月刚刚遭遇灾难性的大地震、海啸与核泄漏事故打击的日本来说,这是国际社会投下的一张信任票,也是提振国民士气的最好药剂。

在东京,当天凌晨5点左右消息传来时,聚集的人群欢呼雀跃,数千人拥进一所具有象征意义的体育馆集体庆祝——49年前日本女排在这里勇夺世界冠军。与其他国家——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申办大型体育赛事不同,日本国内舆论对此次东京申奥的立场是压倒性支持,几乎没有听到任何反对声音。这与4年前东京申办2016年奥运会时在国内遇到的普遍质疑形成鲜明反差对比。2009年的民意调查显示,只有略超过一半的东京居民支持举办奥运会,而4年后支持奥运会的东京居民超过了90%

当时上任不久的安倍晋三内阁一改上一届政府对申奥的袖手旁观态度,积极地利用一切机会为申奥宣传造势,促成了民众态度的转变。挟雄心勃勃的“安倍经济学”二度出任首相的安倍晋三认为,在经济持续低迷的当下,日本需要这一场体育盛会,为此他一再亲自出马力挺东京申奥。

这是东京在半个多世纪以后第二次主办奥运盛会,这座日本首都城市曾1964年成为举办奥运会的首个亚洲城市。

1964年东京奥运会是日本现代历史上的一个耀眼时刻,它标志着日本在二战结束不到20年后重新步入国际舞台。在那之后,日本踏上了成功迈向世界经济强国的坦途。

日本在筹备那一届奥运会时,建设了一系列基础设施项目,为之后几十年日本的现代经济和快速经济增长奠定了基础。东京至大阪的新干线在196410月奥运会开幕前几天开通,贯穿东京市中心的首都高速公路系统也是当时新建成的。东京的公共交通网络得到了大幅提升,公共广播系统升级,家庭纷纷购买彩电……

当然,战后日本的经济奇迹本身并不是奥运会促成的。事实上,早在上世纪50年代末,日本的年均经济增长率已达到了两位数。1964年东京奥运会既是这一持续成功的集中体现,也成为它的催化剂。1960年,当时的首相池田勇人承诺在10年内让日本的人均收入翻一番,这一目标实际上仅用了6年就实现了。

因此,申办2020年奥运会的成功使年长的日本人有机会重温50多年前的那段辉煌经历。他们认为,这也给了日本年轻一代人一个久违了的重振民族信心的机会。

日本政府和市场投资者对举办奥运会的最大期待,毫无疑问是刺激经济增长,为“安倍经济学”提供更多的动力。

东京申奥时曾承诺举办一届“节俭”的奥运会,计划重新利用为1964年奥运会修建的部分设施,并充分利用现有基础设施。因此,与2008年北京奥运会或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巨额支出相比,东京奥运会的相关建设投资规模相当小,约为100亿美元,仅相当于日本2012年经济总量的约0.2%,也将是近年来最省钱的奥运会

尽管如此,当局估计,2020年奥运会有望给日本经济带来3万亿日元的涟漪效应,其中包括吸引850万游客,给东京带来1.6万亿日元的经济贡献,同时创造15万个就业机会……用安倍晋三自己的话来说:“我希望这届奥运会能够成为日本扫除15年通缩和经济下滑状况的发端。”

不过更多人认为,如果说时隔56年再举办一届奥运会确实能给日本经济注入增长动力的话,或许它对已经消沉多年的日本民众重拾希望并恢复对经济的信心才是最重要和最直接的。东京在申办2020年夏季奥运会时打出了“现在,日本需要这个梦想的力量”标语。

面对国际社会,安倍晋三上台伊始就喊出“日本归来”的口号。但在经历了长达20年的经济滑坡,并饱受老龄化、政府债台高筑以及与东亚邻国的历史与领土争端等一系列问题的困扰之下,日本社会普遍弥漫着一股悲观和不安的情绪,日本政府希望奥运会能再次带来一段新的奇迹。2008年的那场令人难忘的北京奥运会经常被外界视作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亮相时刻”,现在,日本渴望用2020东京奥运会将向全世界宣告:“日本归来了”。

这也是安倍晋三个人的一次重大胜利。

安倍在2012年底第二次出任日本首相后,立刻推出了后来被称为“安倍经济学”的大规模经济刺激和改革计划。它在实施之初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到20139月申奥成功时,日本经济已经连续三个季度实现快速增长,年化增长率达到3.8%。这使日本成为全球表现最好的发达经济体,尽管这个点石成金的魔法其实主要就是日本央行的印钞政策。但至少在当时,这种幻觉还是极大地刺激了国内国际对日本经济前景的憧憬,即便日本普通民众并未感受到真正的经济繁荣。

申奥成功就像是对一路顺风顺水的安倍晋三的一个额外奖赏,它帮助安倍内阁的民意支持率攀升至接近顶峰。仿佛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上一次东京角逐1964年奥运会主办权时,领导日本的首相恰好是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

       然而,即便拥有魔术般的好运气,安倍试图带领日本重现往昔荣耀的新征途依然充满不确定性。

       许多分析人士正确地指出,与上世纪60年代刚刚从战火废墟上重生的日本不同,今天的日本已是一个积重难返的老牌发达国家,不仅经济体量比当时大得多,也不再享有当时的“后发优势”。

毫无疑问,2020年奥运会对日本经济的影响将远远小于1964年奥运会。根据野村证券的数据,当时日本与奥运会有关的投资规模逾1万亿日元,相当于1964年日本GDP3.6%。而这一届奥运会,预计总的“经济影响”占日本GDP的比重不足1%

今天日本50岁以下的几代人都是在富裕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他们早已不再有前辈那种对物质成功的强烈渴望。这使他们身上多了不少平和、开明和多元,但也少了许多艰苦创业的奋斗精神。

    如果再考虑到令人绝望的年龄结构,日本想要重振昔日雄风更是几无可能。举办一届光彩照人的奥运会所能带来的效应,恐怕也只是昙花一现罢了。

    对奥运会本身而言,除了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些丑闻,最大的麻烦还在于主场馆——日本国家体育场——建设方案的一波三折。

    最初被选定的是英国著名建筑师扎哈?哈迪德女士(Zaha Hadid) 具有未来派风格的设计方案,预计造价为1300亿日元。但因为各种原因,该方案的造价在后来两年里直线飙升至逾2500亿日元,也就是最初估计的两倍(哈迪德本人将造价翻倍归咎于东京人力成本持续上升)。在遭到各界猛烈批评后,该计划于20157月被宣布废除,这也直接连累到安倍晋三的盟友、文部科学大臣下村博文在两个月后宣布辞职。

    东京奥运会承办成本的超预期不止于此。2015年底,奥组委副主席、著名的丰田汽车公司总裁丰田章男突然宣布从奥组委辞职。虽然他没有就此作出解释,但一般认为,这与奥运承办成本飙升有关。根据日本公共广播电视机构(NHK)的报道,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承办成本将达到1.8万亿日元,比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承办成本还要高。20153月,在丰田章男的直接指令下,丰田公司签订了一项价值10亿美元、为期10年的赞助协议,成为东京奥运会的最大赞助商,这无疑是一笔豪赌。

    雪上加霜的是,今年6月中旬,安倍晋三的另一位重要政治盟友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因个人财务问题辞职。虽然日本政府坚称舛添的离职不会影响奥运会的筹备工作,但主办城市掌门人的更迭毋庸置疑将会给筹备工作增添混乱。此外,接二连三爆出的丑闻也正在日益加剧公众对东京奥运会的不满。

再来看日本的经济基本面,近来有许多迹象表明,由于许诺中的“第二支箭”(即财政整固)的受挫和“第三支箭”(即结构性改革)的迟迟未发,一度风光无限的“安倍经济学”正在走向穷途末路,而安倍晋三的民意支持率也因为他在解禁“集体自卫权”的修宪等问题上的一意孤行而下滑到谷底。

因此,最有可能的一种情况是,2020年夏天,当五环旗如期在东京上空升起时,坐在主席台上的安倍晋三会发现,这是一场只有他一个演员的独角戏,诉说的是过去20年里不断重复的关于“日本振兴”主题的最新一段失败故事。

写于201682-3日,发表于201684日“腾讯·大家”专栏;链接:http://dajia.qq.com/original/category/cjb20160804.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03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