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是来改变的,但我们自己也不拒绝改变   

2016-06-04 21:13: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季冰按】531号晚上八点,“冰川思想库”交流群举办了一场交流分享活动。我就冰川思想库的缘起、理念及发展方向等问题与280多名群友做了一些分享交流。

以下是我的发言记录。

 

我倒想先问大家一个问题:各位觉得我们的内容做得怎样?你们每天都会打开看吗?总体来说印象如何?……

这其实已经不止一个问题了,是一连串问题。在一个信息如此过剩的时代,我们看公号是为了获得什么?

我可以坦率地告诉各位:我是一个典型的传统媒体人,但我自己使用微信并不晚,微信刚推出公号时,就有人劝我自己做一个公号,但我一直毫无兴趣,因为微信公号不像过去PC端上的博客和微博,它太耗精力了。

老实说,我对于微信公号的整体水平极其不满意。我认为,有这个精力,我不如多写几篇文章。

我以前曾经说过,当然这话有些偏激和偏颇,我说:那些每一篇都是10+的公号,基本上都是三观不正的人做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写作,不像传统的写作,你稍不留神就会陷入一种迎合的路径。

不是说传统写作多么高尚,价值观多么正确;而是说传统写作,因为受制于技术,作者在发表一篇文章前,是无法准确地预估市场反应的。即便有些作者比较有市场头脑,比较有把握市场脉搏的天赋,但不管怎么说,也是很粗的,充满了偶然性。这迫使传统写作者更多地将写作的目标放在了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思想上面。

当然,他们中的大多数,在市场上是不成功的,而成功的,也经常是撞大运。从商业的角度讲,你可以将这种出版和发行模式斥为“粗放”、“低效率”。但从文化的角度讲,恰恰是这种“粗放”和“低效率”的写作和出版,确保了不至于发生逆淘汰的问题。

新技术的出现,使得写作的市场效益可以在一篇文章发出去半小时内收到“精准”的反馈,就是阅读数的上升趋势。

许多没有价值坚守或定力不够的写作者便很容易逐渐被阅读数推着往前走,渐渐地,他们会主动放弃原本自己认为有价值(但市场反馈不佳)的选题,而专注于那些容易赢得阅读数的体裁以及写作方式。在我看来,这是令人悲哀和危险的。

所以,我非常赞成连清川在我们的发刊词里说的,我们是来改变的。我的说法更直截了当:我们是来改变的,不是来迎合的。如果是来迎合,那么,今天已经有1000多万个公号,为什么我们还要成为那第1000多万+1个呢?

当然,没人看也不行。新媒体时代有新媒体时代的阅读习惯。这个问题,其实每个时代都有。我们没有打算食古不化。在这方面,我们随时准备改变自我,尽管我们迄今为止做得仍然不算很好。我们也在不断学习摸索,希望各位不吝给予我们宝贵的建议、意见和批评。

秉持一以贯之的价值观,讨论我们认为有价值的问题,这是我们不变的坚守;学习和尝试更受时代欢迎的表达方式,采用更新的传播手段,这是我们愿意时刻调整的方式。

最初发起这个公号的不是我,是魏英杰。我们目前一共有5个创办者,分别是我、连清川、魏英杰、任大刚以及一位神秘人物——龙树,再加上胡圣,新近加入我们的一位年轻编辑。我们很快会需要更多的同事,各位如果有兴趣和有志于加入我们,我们非常欢迎。

再介绍一下,我是这个项目中的一枚基层员工。连清川是老大,他负责全面工作;魏英杰负责运营;任大刚负责编辑。所以,你们若要投稿,先投给胡圣,最终都要由任大刚批准才能发表。我自己的稿子也需要经过大刚的签发。

大约在2015年底,魏英杰有一次去北京公干,与我们的老朋友龙树兄一起喝酒,两人聊起来搞一个公号,这是冰川思想库的最初缘起。回到杭州后,魏英杰就联系我,希望我参与这件事情。

我是一个典型的文人,我当时对魏英杰说,只要有魏英杰和任大刚参与的事情,只要不是犯法的事情,只要我能够出得上力的,我会毫不犹豫地参加。后来我又联系了我的朋友,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新晋网红连清川。这些,就是这个平台基本的班底,我们都是传统媒体人,都是搞评论的,志趣相投,年龄也相差不大。

我们正式上线是在2016年的321日,也就是说,筹备了3个多月,将近4个月。效率很低。主要是因为我们五个人,三个在上海,一个在杭州,一个在北京,聚在一起也不容易。

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插曲:其实我们最初做内测的时候,名字不叫冰川思想库。那时想过好多名字,其中有一个,几乎已经采用,叫做“政点智库”,我们已经申请了,如果各位现在去搜,应该还查得到。但总体上,大家对那些名称都不太满意,一时又想不出什么更好的。

我记得,大约在今年2月底、3月初的某一天下午,魏英杰在我们的一个内部小群里突然发话,说他提议我们这个公号索性用“冰川”二字。各位应该看得出来,这两个字,是我和连清川的名字中的最后一个字连起来而成的。不过,除了取我们俩的名字以外,“冰川”亦有高远、冷峻的含义在,符合我们的定位。所以,五个人当时瞬间就都同意了。

一个故事就此展开……

我们冰川思想库的基本定位是政经严肃题材的研究分析文章,最终我们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民间智库。

    我个人始终认为,如果说商业开发,单一的媒体导向可能不是一条合适的道路。到今天为止,我们上线刚过2个月,目前订阅数量有几万。具体的数字我不能透露,因为我作为小兵一枚,老实说也不太清楚。

但如果有经验的人看得出来,“数万”,虽然有很大的弹性,但如果你看我们文章的平均阅读数,应该是有个大致的谱的。目前一般的打开率是10%。不过我们的凤凰自媒体帐号发布的文章每篇都有二十万左右的阅读量,有的文章近百万了。

我最近在想一个问题:尽管初期的情况还算成功,无论是用户数量还是阅读,但比起那些网红,我们实在算不了什么。

然而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我们冰川思想库在社会上的影响,实际上是远远超出我们自己的用户和阅读的。自从我们搞了这个公号以后,几乎所有的媒体,包括网站,乃至电视台,都纷纷主动上门,要求与我们合作。

换句话说,我们作为一个新媒体项目,在“传统媒体”上赢得了巨大的声誉。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现在几乎每天都有电视台请我和连清川去做谈话类节目。我自己的总结是:这说明,优质的思想性的内容太稀缺,我们虽然不才,但好歹填补了一个空白;我们在移动端的传播技巧和方式还需要下大力气改进提高。所以这也是我们开设本群的初衷,希望向各位讨教。

我们是来改变的,但我们自己也要改变,我们要改变移动阅读的生态,但我们希望以大家认为合适的方式来完成这种改变。

 

几个典型问题的回答

 

(一)如何规避风险

 

我们都是媒体人,对这方面有一定的敏感性。当然尺度本来就是有弹性的,但我们总体上还是希望以比较建设性的、客观分析问题的模式来表达我们的诉求。

 

(二) 如何吸引用户和扩大影响

 

    目前基本上是自然增长,靠内容。

我在这里特别要感谢我们媒体圈的许多同行朋友,我们在草创之初,他们给了我们许许多多热情而无私的帮助。不仅热心地帮着我们传播,像腾讯网的副总编李方、像南京大学教授景凯旋等等,都还无偿地为我们撰写过稿子。

李方在10多年前就是中国青年报的评论部主任,景凯旋先生是中国翻译米兰-昆德拉小说的专家,他们的稿子,你就是再大的媒体、给很高的稿费,都不一定约得来。

还有像邓璟,在我们刚上线两周都不到,用户一万都不到的时候,就主动联系我们和新榜那边,为我们搞了一场广告拍卖,那次拍卖后来是以30万元成交的。

所以我也要特别感谢邓璟以及新榜的徐达内,他们都不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而是希望帮助我们更好地发展。未来我们也希望得到各位的大力支持。

 

(三)冰川思想库文章与时评的区别

 

大家既然看我们的文章,相比也经常看各类时评。我觉得我们的文章与媒体时评的最大区别就在于,时评主要是追社会热点,更多的是表达立场。而我们是追求对问题的全面而透彻的剖析和研究。

我们很少义愤填膺和慷慨激昂。这样,才有助于加深对问题的认识,最终促成问题的解决。而不是单纯地激化情绪。谈不上多么崇高,主要是因为我们五个人都已经过了急于求成的年龄。

 

(四) 冰川思想库的发展方向

 

我认为,长期来看,自媒体是没有前途的,有前途的媒体一定是机构媒体。但机构媒体可以有新的内容生产方式和商业模式,因为任何一个产品,只要摆脱了玩票的初级阶段,进入规模经济的层面,就一定会自动地产生一个“决策-执行-监督-反馈-奖惩”的工业化流程。而这个流程,没有公司化的运作和管理,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们五个人,从一开始就是分工明确,责权清晰的。我给大家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吧。比如我,还有连清川,我们甚至都没有进入公号后台的权限,也就是说,我们根本没有权力和机会去改一篇文章的一个字,哪怕它是我们自己的写的。我们自己除了是写文章的,还都在报社里当过或大或小的管理者,所以我们对这一点非常重视。

我们并不急于商业化,我们想专心致志地做好内容。打造一个中国一流的思想类内容平台。我自己的终极理想是:冰川思想库,有一天离开了陈季冰和连清川,以及现在所有的这些人,它依然能够正常地、良好地运转。

我对胡圣开玩笑说,未来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归根到底是你们的。我们会是一个非常有开放性的平台,但前期我们必须要先走出一条路来。连清川当过《21世纪环球报道》的负责人,我当过《东方早报》的副总编。我觉得,这是我们与目前绝大多数新媒体人的一个根本区别。

感谢网友@虚怀若谷 和@心存光明等的热心记录整理,发表于微信公号“冰川思想库” 201663日,原标题:只有思想的价值不会改变;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xNTIzODc2NA==&mid=2651053486&idx=2&sn=fbdd55b1ae8b57a6d289d807123523d2&scene=1&srcid=0603zcuv2D7mNtjMGFcemEuC#wechat_redirect

 

“冰川思想库”是我与几位同行朋友一起做的一个微信公号,下面是它的二维码,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关注。

 

 我们是来改变的,但我们自己也不拒绝改变 - 陈季冰 - 陈季冰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9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