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金砖银行的抱负与现实   

2014-07-17 21:12: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过长达五年的坐而论道和两年的艰苦谈判,“金砖国家”集团终于结出第一个实体成果。

在正于巴西福塔莱萨召开的金砖国家第六次年度峰会上,巴西总统罗塞夫正式宣布了由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五国共同出资成立的新开发银行(New Development Bank,人们一般更习惯称之为“金砖银行”)的具体计划。这家新银行的总部将设在上海,同时还将在南非设立一个“区域中心”;其行长由五国轮值出任,任期为五年,首任行长由印度派出,预计中国将是五国中最后一个担任该银行轮值行长的国家,巴西和俄罗斯则将分别派出代表担任新银行的董事长和理事会主席;该银行的法定启动资金为1000亿美元,各成员国认缴的启动资金额度为500亿美元;在启动资金中,五个国家将均等投入100亿美元现金和400亿美元的担保。

实际上,从俄罗斯、印度等国官员在本届巴西峰会召开前向媒体透露的信息来看,设立开发银行的大部分准备工作在峰会召开前已经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银行将不是一个封闭机构,它的名称之所以叫做“新开发银行”,而非“金砖开发银行”,显然是为了给将来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加入预留出空间。随着新成员的吸纳,预计这家银行的资本在五年时间内将增加一倍,至1000亿美元,但创始五国将享有优先权,并至少在该银行中持股55%。如果一切进展顺利,它的第一笔贷款可能会在2016年放出。

    为了达成协议,中国作出了重要让步,放弃了依据各国经济规模出资——意味着中国将占据一半以上的份额——的提议,同意每个成员国等额分担资本金,藉此保证各国在该银行事务上的平等决策权。

据说,设立这家银行的构想最先是由印度在2012年提出的(当时有人曾称之为“南南银行”),并于去年在南非金砖峰会上获得通过。它的目的是创立一个为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世界的发展需求和金融稳定提供资金服务的机构,世界银行是它现成的模板。但鉴于美国和欧洲长期把持,通过成立金砖银行,“金砖国家”由此向世界银行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国际机构发起挑战——进,则可以视作它们逐步摆脱西方主导,重塑国际金融秩序的一次集体行动;退,则至少为自己在与西方国家的谈判中增加了筹码。

显然,这是一项颇具雄心的计划,将给自二战以来对全球金融产生重要影响、由西方主导的多边体系带来挑战。虽然在成立之初它的规模和重要性将无法与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World Bank)抗衡(截止去年6月,世界银行的资本总额为2230亿美元,其中多数也是担保额度,亦即“通知即缴资本”),但随着其资本金规模的扩大以及在国际资本市场上通过发债融得更多资金,有人预估,未来它的总放贷能力有望达到3500亿美元。而从近期联合国的一份讨论稿来看,作为基础设施建设资金供应方,金砖银行的重要程度甚至有可能超过世界银行。目前,发展中国家面临每年1.4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资金缺口,这正是金砖银行可以大显身手的“用武之地”。

西方主导的现有的国际金融机构往往把提供低息贷款与政治条件捆绑,这是最为发展中国家政府所反感和抵触的。相比之下,未来的金砖银行可能会提供不附带政治条件的贷款。它还可对世界银行形成一种补充,资助世行不提供资金的产业项目

    然而,即便解决了股权结构、开放性、总部所在地、放贷对象等一系列棘手问题之后,它依然不得不面临着诸多严峻挑战。众所周知,当今国际金融体系的根本问题并非资金短缺,恰恰相反,最不缺的可能就是钱!对于帮助发展中国家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和促进全球各地的扶贫开发而言,对症下药的先进理念、机构本身的良好治理结构以及丰富的专业知识,才是最宝贵的稀缺资源。

    就拿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组织背后的所谓“华盛顿共识”来说,虽然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对它大多并不赞同,甚至经常甚为排斥,但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是:新兴经济体迄今仍然拿不出一套属于自己的完备的经济发展理念。就算新闻媒体上有所谓“中国模式”之类的说法,但一来它并不成熟,二来也不见得能够得到其他新兴经济体、甚至其他金砖国家的全面认同。这意味着,在起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金砖银行在开展业务时其本身的指导思想就注定存在许多模糊不清之处。

    作为这家尚在十月怀胎中的金融机构的头号挑战对象,世界银行倒是表现出了足够的大度,它的前任和现任行长罗伯特·佐利克、金墉和首席经济学家考希克·巴苏都曾表示,世行支持金砖国家设立联合开发银行,并愿意与之分享其国际运营知识,甚至找机会开展诸如联合融资之类的合作。但他们都同时提醒,这是一项“艰巨任务”,会面临各种障碍。这里顺便要提一下,实际上,金砖五国本身从世行获得的贷款额就相当可观,仅2011年批准的新贷款就超过70亿美元。而且,这些贷款背后的项目之间很可能存在着竞争关系。

我个人还认为,金砖银行这样的国际机构要想充分发挥作用,必须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前提,即在框架原则确定以后,它在具体业务的决策方面应该拥有无需听命于各国政府的高度独立性。能不能抵挡住有可能来自出资金主的政治压力,使自己最大限度地免于屈从它们的外交政策目标,是一些市场分析人士对金砖银行最为担心的地方。毋庸讳言,相对于掌控着世界银行和IMF的美国和欧洲,金砖五国的国内治理现状或许并不能非常好地支持这家银行的独立运作。事实上,我们还可以说,这正是美欧牢牢把持世行和IMF主导权的主要理由之一。

       而在更高的层面,相对于发达国家,金砖国家自身的金融开放度、它们金融机构的国际化水平以及金融市场和本币的国际影响力等至今都仍然是处于相当弱势的地位,这些都限制了金砖国家开展更大规模和更高水平金融合作、进而与现行国际金融体系分庭抗礼的雄心。从这个意义上说,金砖国家的当务之急也许不是挑战以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代表的“旧秩序”,而是加大力度改革国内金融体制。

但反过来看,不论金砖银行的前途将是多么复杂、艰难和叵测,它毕竟代表着新兴市场抛开旧秩序另起炉灶的尝试。最终,它也许未必能完全达到预期的成就,但新的联合银行是新兴经济体在全球金融体系中影响力日渐增强的象征,它所代表的呼吁改革的压力对加快全球金融和货币体系改革而言,注定会起到非常有益的促进作用。

    写于2014716日,发表于2014717日《南方都市报》评论专栏,略有删节;链接:http://gcontent.oeeee.com/2/ae/2aec405d4b595923/Blog/484/9b39af.html?t=1405590184

 

  评论这张
 
阅读(7100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