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法国向左转的后果  

2012-04-23 15:40:47|  分类: 政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季冰按】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昨天已经举行,代表社会党参选的左翼候选人奥郎德和代表中右翼势力的现任总统萨科齐分别以第一和第二的得票率挺进第二轮。56日决战的最后结果,主要取决于极左和极右派候选人梅朗雄和勒庞的支持者分别投票给谁。不过我猜想,共产党的拥趸们几乎全部会倒向奥朗德,而极右翼人士则未必全部支持萨科齐。

 

    历史也许会证明,201256日的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也就是决胜局)将在很大程度上对欧洲乃至整个世界的未来航向产生深远的影响。令人不安的是,就眼下的态势来看,这次大选来的显然不是时候。

    直到2012215日,距离总统大选首轮投票只有67天的时候,爱丽舍宫现在的主人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才正式宣布参选,尽管这早已被所有人——包括他自己——视为理所当然。这位政坛怪杰摆出孤注一掷的姿态,宣布如果竞选失败就将退出政坛。

最初共有15人宣布参选,但其中的一些等不到422日的首轮投票就已退出,他们中包括一位“戴高乐主义”派前总理——魅力十足的多米尼克•德维尔潘(Dominique de Villepin)、一位绿党人士和一位天主教传统主义者以及若干边缘角色。真正有望挺进56日第二轮选举的也许只有四位:社会党候选人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现任总统萨科齐,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候选人玛琳·勒庞Marine Le Pen),一位与法共结盟的反资本主义分子——老牌的社会党议员、“中国模式”的仰慕者和鼓吹者-吕克·梅朗雄(Jean-Luc Melenchon,以及中间派的弗朗索瓦贝胡Francois Bayrou

 

●法国必须“反右”

 

  法国总统选举采用“多数两轮投票制”,即在第一轮投票中如无人获得超过半数的选票,则要进行第二轮投票,由选民在首轮选举中得票率前两名的候选人中选出一位担任总统。由于法国党派众多、选票分散,自1962年实行总统普选以来,尚无一人能在第一轮投票中当选总统,这一历史在本次大选中将继续延续。

按当下的糟糕形势来看,萨科齐胜选连任的机会很小。3月份以前的数十个不同民调均显示,中左翼的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弗朗索瓦·奥朗德将在第二轮选举中以多达15个百分点以上的巨大优势击败萨科齐。在民调中紧追萨科齐排名第三的,则是玛丽娜•勒庞。

    事实上,若不是一年多来萨科齐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紧密联手四处扑火,在应对排山倒海而来的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取得了些许成效,并在利比亚问题上果断地投下正确的赌注,赢回了一部分选民,他的处境将会更加不堪。

极端党派势力的强劲崛起是本次法国大选过程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个标志。

    迄今为止,极左翼候选人让-吕克·梅朗雄是竞选中的最大赢家。过去3个月内,其支持率迅速拉升了5个百分点,在距第一轮投票还有3周时大幅上涨至15%43日,超过2万人在北部城市里尔参加梅朗雄的集会,他们手执红旗高唱国际歌。与其说这些人对冷战时期的法国共产党有什么怀念,还不如说他们是对当下主流政党失望,对政府应对欧洲和全球金融危机不利的不满。他们中一部分是没有工作的年轻人,还有一部分是认为自己在危机中没有受到保护的老年人。

  梅朗雄号召进行“人民起义”,推翻现行的金融和政治制度。承诺当选后将最低工资提高20%,禁止获得盈利的公司解雇任何工人;他强调法国主权,号召与欧盟保持距离,并退出一切自由贸易协定;他还主张年收入超过36万欧元的部分全部上缴国家,并对部分银行和所有能源企业国有化。一位研究左派的法国学者称,如果法国的危机像西班牙那样严重,梅朗雄甚至可能会夺得25%的选票。

    不过,相对于“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极左势力,更令人担忧的是拥有更坚实民意基础的极右翼力量。

    差不多正好一年前的这个时候,201135日《巴黎人报》公布的一份民调显示:若在当天举行大选的话,执掌国民阵线才两个月的玛琳·勒庞将在首轮投票中以23%21%的得票率淘汰萨科齐,使后者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成立以来首位在总统选举中无法进入第二轮的在任总统。这个结果重新唤醒了10年前的噩梦,在2002年的那次法国大选中,玛琳的父亲、被左翼人士讥为“狗皮膏药推销员”的让-玛丽•勒庞(Jean-Marie Le Pen)出人意料地将当时深孚人望的社会党候选人利昂内尔·若斯潘(Lionel Jospin)踢出了第一轮,一时举世震动。最终只是由于绝大多数理性的选民为了阻止勒庞当选而迫不得已将选票一起投给雅克·希拉克(Jacques René Chirac),才避免了这个欧洲的支柱大国倒向极右翼。

非常凑巧且极具讽刺意味的是,10年前的两位主角——希拉克和勒庞近来都官司缠身且几乎身陷囹圄。79岁的前者于去年12月中旬因在20世纪90年代担任巴黎市长期间挪用公款而被判有罪,处以两年有期徒刑并缓期执行,他是第五共和国第一位被判刑的前国家元首;两个月后,83岁的后者因宽容战争罪行并质疑反人类罪行被巴黎一家法庭判处缓刑三个月并处以一万欧元罚金。

两起刑事案件对同属右翼阵营的尼古拉·萨科齐和玛丽娜·勒庞的选情将产生怎样的影响,现在还很难料。萨科齐是希拉克政府的一名部长,在“国父”级的希拉克被判有罪之前还曾出现过未经证实的传言,称萨科齐从女亿万富翁利利亚娜•贝当古((Liliane Bettencourt,欧莱雅集团女继承人)那里收取现金而没有申报。雪上加霜的是,今年27日,萨科齐的前筹款人埃里克·沃斯因涉嫌进行非法竞选筹款和以权谋私受到法国检方的正式调查和初步指控。沃斯是执政党的前国库部长,还曾在萨科齐政府内担任预算部长。而在另一边,42岁的玛琳·勒庞是让-玛丽•勒庞的小女儿,后者目前仍然是国民阵线的名誉主席。

2011320的首轮地方选举投票结果也显示,总统萨科齐领导的中右翼人民运动联盟仅获得16%的选票,不敌左翼社会党所获得的25%的选票,也仅以微弱的优势领先极右翼国民阵线。此次地方选举被视为今年总统大选的风向标。

更使萨科齐措手不及的,是他的老对手、著名“文艺政客”德维尔潘于去年1211日在卸任总理四年后的突然宣布参加大选。尽管以德维尔潘的政治资源而论,想要问鼎总统宝座简直是天方夜谭,但他的参选消息一出,爱丽舍宫反应异常强烈,主要原因是出身中右阵营的德维尔潘的加入将导致部分原本支持萨科齐的选民倒戈,分流选票,从而使萨科齐的两位最主要竞争对手——奥朗德和勒庞渔翁得利。因此,与其说德维尔潘是个强有力的竞争者,不如说他是个颇具特色的搅局者。而在德维尔潘宣布参选后,执政党内多位要员称,这将让萨科齐面临首轮出局的“真实风险”。

 

不受欢迎的萨科齐

 

    对萨科齐来说,值得庆幸的是去年夏天曝出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主席多米尼克•施特劳斯-卡恩因性侵害丑闻,这为他扫除了头号劲敌。去年5月初的另一份民调显示,萨科齐若在总统大选中首轮就遭遇这位社会党的明星政治家,则根本没有机会进入决胜选举。但即便如此,大多数法国人仍然相信,失去了卡恩的法国社会党仍将轻松赢得总统大选。

社会党近来的确风头正劲,去年109日举行的该党第一轮党内初选吸引了近250万左翼支持者前往投票。英国《金融时报》的社评指出,在一个弃权票数持续上升的国家,说服那么多选民参加投票本身就已是一项相当可观的成就。意料之外的高投票率表明,民众非常渴望寻找到一个可靠人选以替代不受欢迎的萨科齐。自那次出师大捷以后的半年来,社会党人也一直顺风顺水。

与之形成鲜明反差,过去大半年来,萨科齐的民意支持率持续低迷。即便浑身散发魅力的第一夫人布吕尼(Carla Bruni)去年为他喜添爱女,也难以提振他的人气。尽管不同机构(媒体)发布的民调结果略有出入,不同月份发布的民调结果亦有所起伏,但自去年7月至今的所有民调结果均显示,萨科齐的支持率徘徊在31%34%之间,远低于2007年上台时的57%而不满意率则高达66%-69%3月初的一份民调结果还显示,奥朗德对萨科齐的领先优势似乎在进一步扩大。预计在总统选举首轮投票中,奥朗德和萨科齐将分别获得31%24.5%的选票;而在第二轮投票中,奥朗德有望以58%42%的得票差距战胜萨科齐。

法国的失业率目前已蹿升到l0%左右,为12年中最高。法国央行的调查估计法国今年第一季度经济增长率为“零”,2011年最後一个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仅为0.2%,且未有迹象显示法国经济会在未来数月出现强力恢复。而标准普尔今年115日将法国的债信评级由“AAA”调降至“AA+”,则更给了萨科齐致命的一击。反对党抓住这个机会不放,认为它证明萨科齐不适合领导国家经济建设。社会党领导人玛蒂娜·奥布里(Martine Aubry)尖刻地指出,萨科齐将会被作为“法国降级总统”而被后人记起。

在右翼内部,由于萨科齐去年对吉卜赛移民的强硬弹压惹恼了许多温和派人士,再加上最近提出讨论穆斯林在法国的地位问题,导致自己所在的政党内部出现分化。一些法国政治观察家认为,萨科齐在上一次大选中用他在法治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吸引了自己所在的保守派阵营中的右派选民,但四年多来却没有在这方面取得任何成绩。

此外,萨科齐特立独行个人生活方式和引发分歧的行事风格,也是他在中间选民中不受欢迎的重要原因。调查机构BVA Opinion3月初公布的民意调查还显示,萨科齐在欧洲五大领导人——其余为德国总理默克尔、英国首相卡梅伦、意大利总理蒙蒂和西班牙首相拉霍伊——中最不受欢迎。

萨科齐本人则将造成他声望下跌的罪魁祸首归咎于过去3年多的金融危机,他在宣布竞选的首次集会上大打“危机牌”。他对支持者表示:“法国并未遭遇信任危机,这场危机破坏了很多国家。我们没有看到绝望和暴力。”他宣称,任何质疑他危机管理能力的人都应该看看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腊等国的绝望处境。此外,他还承诺要努力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并希望向选民呈现一个经验丰富的领袖形象,让他们相信自己可以带领法国走出经济衰退和克服欧元区危机。萨科齐攻击其对手奥朗德缺乏内阁和国际事务经验,在眼下经济不景气时期是个问题。

为了讨好右翼,萨科齐这次似乎决定把选战重心放在玛琳·勒庞长期经营的领域内——移民、全球化、同性恋、身份认同和安全感等容易引发争议的意识形态问题。311日,他在巴黎郊区一场竞选集会上对6万名支持者发表演讲时扬言,假如今后12个月内欧盟不修改《申根协定》来打击非法移民,他就让法国退出欧洲的互免签证区。就在一周前,他承诺将移民入境数量减半,“法国有太多的外国人”。他还为法国和欧洲开出一系列保护主义药方,其中包括制定《购买欧洲产品法》,支持在欧洲大陆购买欧洲货。萨科齐再次扬言,如果欧盟未能在一年内制定这项法案,他如若连任将单方面实施《购买法国产品法》。

目前看来,这一战略似乎还是收到了一些成效的。3月中旬,法国公共舆论研究所(IFOP)和商业机构菲杜奇(Fiducial)所发布的民调中,萨科齐在第一轮大选的得票率为28.5%,在经历了持续5个月以来的低迷后第一次反超奥朗德,后者则下滑至27%;而在第二轮投票的民调中,奥朗德的得票率也下降至54.5%,萨科齐则为45.5%,仍然相差10个百分点。

319,法国宪法委员会正式宣布经过审核后的总统候选人名单,确认10名候选人参加2012年法国总统竞选,这意味着总统竞选活动正式开始。但就在同一天,西南城市图卢兹发生了举世震惊的犹太学校枪击案,连同此前311日和14日发生的连环枪击事件,遇难者包括三名士兵、三名犹太儿童和一名教师。

    这令萨科齐亲定的竞选标语的“强大法国”(La France Forte)显得如此苍白空洞,好在警方很快查到了24岁的作案凶手——一个名叫穆罕默德·梅拉赫Mohamed Merah的阿尔及利亚裔青年,并于322日将他击毙于其所居住的公寓内。这稍稍提升了一些萨科齐的民意支持率,因为在安全和移民两个问题上,人们认为这位总统比奥朗德更加可靠。但现在看来,枪击事件给萨科齐带来的优势不仅有限,而且转瞬即逝,并不足以颠覆总统大选。

 

不对症的药方

 

政府债台高筑和经济增长停滞是法国当下面临的重重困境中的核心,因此,总统大位角逐战中的两名领跑人都不约而同地将自己的竞选重心放在削减赤字和振兴经济上。然而,奥朗德和萨科齐显然都没有做好充分准备,他们并没有(或根本不愿意)认识到形势有多么严峻。

正如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在、一针见血地指出的,自1974年以来,法国一直未实现账户盈余。今天的法国背负着总额高达其GDP90%的外债,并且还在日益盛高;公共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6%,占据了国家支出的“半壁江山”;这一比例高于欧元区任何一个国家,甚至高于瑞典;各大银行皆投资不足;自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失业率一直居高不下,近30年来,从来没有低于过7%的水平;出口陷入滞涨,尽管它一直喊着嚷嚷着要超过德国,如今按名义价值算,法国有着欧元区数额最大的经常账户赤字;或许在金融危机前,法国可以靠信贷为生,因为当时很容易借到钱。但是,那样的时代再也回不来了……毫无疑问,经济不景气、改革不力的法国已经发现,自己就是下一场欧元危机的引爆点。

好消息是,两人都承诺要削减预算赤字,尽管奥朗德承诺解决问题的时间要比萨科齐长整整一年。但用《经济学家》杂志揶揄的话来说,这对一个“已经有40年没有算清过账目”的国家来说,无疑是一个进步。坏消息是,奥朗德和萨科齐似乎都将主要采用增加税收、而非削减开支的方式来解决赤字问题。这对政府规模已经非常庞大的法国来说显然是一件坏事,一味提搞税率暗示法国仍不愿意抛弃自一直以来办事效率低下的坏习惯。但事实上,法国真正需要的是经济增长,而过往经验表明,削减开支比提高税收更能带来增长。

作为主政者,萨科齐相对更加脚踏实地一些,他试图引入一些德国式的紧缩政策。然而这在享有欧洲最好福利体系的法国实在太难了,任何降低选民权益的举措都会立刻引起抗议甚至骚乱。为了应对主权评级的下调,萨科齐不得不实施很不受欢迎的经济改革,他以前的减赤计划重增税而轻节支,现在他许诺要效仿10年前的德国,开展劳动力市场和福利改革,其中包括让企业更容易雇用和解雇员工、以及将退休年龄从现在的60岁提高到62岁。此项改革引发了数百万人参加的示威游行,并将年轻人和即将退休的选民赶到了执政党的对立面。反观德国,当政府将退休年龄提高到67岁时却几乎没有遭遇任何反对。

今年2月中旬,法国众议院财政委员会拒绝了萨科齐关于削减企业社保费用的计划。萨科齐原本希望在大选前推进这项旨在恢复法国企业不断下滑的国际竞争力的计划,并指望通过该计划恢复他的经济声誉。眼下他只能将赌注压在以宣誓强硬姿态来博取极右派支持者上面。他在右翼民粹主义色彩浓厚的政治纲领中威胁说,如果失业者拒绝就业,他们的福利津贴会被取消。他还警告说,如果工会阻挠这项改革,他可能会诉诸全民公决。

作为在野的挑战者,在民意调查中更受欢迎的奥朗德更少顾忌,也许也更容易说到做到,但这将把未来的法国推入更大的风险。奥朗德不但不反对政府过多干预经济事务,反而鼓励它继续这么做。例如他宣布,上台后将让政府对富人征收更多税——计划对超过100万欧元以上的部分征收最高达75%的税收,这让巴黎的商业精英们直冒冷汗。英国高档地产顾问服务公司莱坊(Knight Frank)称,今年第一季度,法国人对伦敦高档社区住房的在线咨询量飙升了19%,因为对本国未来政策的强烈担忧,伦敦市中心的豪华社区正不断吸引着新一波法国富豪移民们的兴趣。奥郎德允诺在教育领域新增6万个工作岗位,他还想在未来5年中让政府开支进一步上升200亿欧元。他的竞选纲领中最蛊惑人心的一项,是取消萨科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推动的养老金改革,恢复60岁的法定退休年龄。

确实,在经济上如何“师法德国”,成为这次总统大选初期双方辩论的焦点话题。不过,萨科齐和奥朗德从近年来德国经济的巨大成功中得到的结论却迥然不同。萨科齐认为,法国应当效仿德国大幅削减预算、控制工资增长、以及放开就业市场,以促进经济繁荣,他还表示要向德国出口拉动的增长模式学习。而在民意调查中遥遥领先的奥朗德却警告说,这样的撙节措施可能会扼杀仍然脆弱的经济复苏。他希望效仿德国增加研发投资、支持小企业并且使工会在决策中发挥更大作用,同时又保留法国优厚的福利制度。

 

法国更要“防左”

 

    从本质上说,左派奥朗德几乎所有的经济政策都是在走回头路。用我们这里一句曾经耳熟能详的话来说,就是“重新回到大锅饭时代”。站在温和右翼立场上的萨科齐也许有改革现状的愿望,但他的手脚被强大的民意所束缚。用我们这里一句当下说得最多的话来说,就是“在日益固化的既得利益掣肘之下举步维艰”。因此,无论是奥朗德还是萨科齐,他们的政策说到底大同小异。无论他们俩中的哪一位在56日那天笑到最后,未来法国迫切需要的国内经济改革都不太可能顺利展开。

在绝大多数问题上,萨科齐最终都不得不很不情愿地被左翼牵着鼻子走。例如,针对减赤,最近他也日益倾向于增税而非减支。然而法国的政府开支一直在欧盟内部位居前列,更是远远高于“好邻居”德国。其总税收占国民生产总值的42%,而经合组织(OECD)的平均值是34%。在法国,年度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富人的实际税率甚至要高于丹麦和瑞典等著名的北欧福利国家。谁都知道,一味增税只是杀鸡取卵而已。而在自由贸易领域,萨科齐表现出同奥朗德相同的反全球化姿态,两人都已承诺,将防止法国向境外迁移工业生产,尤其是汽车业等战略性工业部门。因此,巴黎政治学院教授霍华德•戴维斯上周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发表文章,悲观地语言,“无论谁在5月份赢得大选,布鲁塞尔、柏林、甚至伦敦方面都会面临麻烦。”

只不过奥朗德更为激进,他还进一步承诺,把生产迁回国内或坚持在法国进行生产的企业将享受减税优惠,并誓言让那些将生产迁出法国的企业退还过去享有的国家补助。但依靠这些保护主义措施,真的能重振法国经济吗?

与在法国国内的高支持率截然相反,奥朗德因其反金融资本家的激烈言论而遭遇欧洲盟国——尤其是保守派执政的德国和英国——当局的强烈反感。奥朗德过去的口头禅就是“我不喜欢富人”,据说直到现在还有人经常能在巴黎街道上看见他还骑着助动车上下班。他在今年1月底的第一次竞选集会上公开宣称:“金融界”是自己的“大敌”。2月底他又在伦敦金融城向侨居英国的法国选民拉票时再度强调:“我想要来这里……表明金融必须服务于经济以创造财富,而不是在实体经济中自肥。”

但对于欧洲领导人来说,更令人不安的是奥朗德誓言要就欧盟25国领导人已经签署的财政纪律协议进行重新谈判,要求添加金融交易税及共同债券等条款,那份“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协议是德国支持对欧元区国家纾困的前提条件。奥朗德的主旨是将经济成长放在更为优先的地位,并让欧洲央行发挥更大的作用。他对当前德国在形塑欧元区问题上已经取得的主导地位甚为不满,希望明年与德国缔结新的双边条约来重塑法德联盟,让主导欧洲的两国关系“更加平等”。他甚至还利用法国民众长期以来针对德国的特殊心理攻击萨科齐“向德国投降”,其顾问对媒体称,“德国模式”并非样样都好,都适合法国。

    这当然引起了德国方面的严重关切,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甚至毫不讳言自己将“跨境”支持萨科齐竞选。这种一个国家的领导人试图公开和直接地影响其邻国总统大选的做法,不仅在素来剪不断理还乱的德法两国关系史上绝无仅有,就是在世界现代史上亦属罕见。而颇得法国民众尊重的默克尔自己却认为这很自然——的确,几年来默克尔和萨科齐一直被称为欧洲“奇怪的一对”。尽管性格和行事风格迥异,但在面对欧元区危机上,两人的观点十分趋同,因而被并称为“默科齐(Merkozy)”。他们轮流发挥带头作用,但倡导明显是德国观点。

 

“奥郎德总统”带来的不确定性

 

最新一期德国《明镜》周刊的报道披露,默克尔与英国、西班牙和意大利领导人达成口头协议,不在法国总统大选期间会见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原因当然正是奥朗德主张在其当选后就欧元区财政条约进行重新谈判,此举“惹怒”了这几个国家的领导人。虽然德国政府稍后断然否认了这一消息,但奥朗德在欧洲大国中受到的冷遇乃至排挤,是显而易见的。奥朗德本人以及法国社会党对此则不仅不以为意,反而试图将其转化能够激发民众情绪的为竞选资源。他在回应此消息时说:“我们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伟大的国家,不会听命于友邦领导人。”

无独有偶,3月上旬,德国社会民主党(SPD)也公开表态支持奥朗德,称他们将设法协调政策立场,以与奥朗德保持一致。在德国左翼人士看来,已经签署的财政协议与其说是一个“法德协议”,还不如说是一份右翼人士的宣言。设想一下如果奥朗德当选法国总统,同时社民党主席西格马尔•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在明年成为新任德国总理,欧元区危机政治的局面将与默克尔和萨科齐两人都成功连任的情形完全不同。

    在应对债务危机问题上,奥朗德的左派方案延续了他的明星同僚——因性丑闻出局的IMF前主席多米尼克•施特劳斯-卡恩——的做法。平心而论,它比目前实际执行的“紧缩换取援助”的德国版方案更积极,也更容易在短期内见到明显成效,使欧洲金融市场重获稳定。然而,同社会党的国内经济政策如出一辙,这仅仅是一种“输液式”的急诊抢救。不仅无助于从根本上治愈当下的“欧洲病”,而且如果使用过久,还会导致严重的道德风险,最终将欧洲统一货币和整个统一市场带入灭顶之灾。

    这就是为什么性格谨慎的德国人固执己见的根源,在他们自己看来,这不是许多夸夸其谈的人所指责的吝啬,而恰恰是负责,为欧洲的长远未来负责。更为重要的是,不管容易激动的法国左派怎么看待这场“输血VS紧缩”的争论的——德国人也许确实过于小心和固执了一些,主动权现在掌握在默克尔和德国人手里,除非奥朗德能够说服德国人(这甚至比萨科齐成功连任的可能性更小,而且奥郎德似乎根本不打算这么做),以法国本身捉襟见肘的财力,只要德国人不开支票,“奥郎德总统”的主张就是一纸空文。不仅如此,假如他不愿意像萨科齐一样向德国妥协,而是在上台后继续坚持其竞选主张的话,那么以法国在欧洲的特殊地位,结果必然是整个欧元区和欧盟的严重分裂。

正因为如此,每一次媒体公布奥朗德在法国选民中的高涨支持率,总是伴随着国际债券市场上欧元的巨大波动。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评论说:“如果奥朗德在五月份的总统大选中获胜(并且他所在的政党在6月份的议会选举中获胜),他会发现,在投资者撤离法国债券市场前,他只有几周而非几年的时间实施改革。前往英国的法国富裕的年轻人(他们在法国被征收高达45%的所得税)数量会迅速增加。”当然,奥朗德可能还会看到,大量跨国企业和法国大公司纷纷逃离法国,而非像他希望的那样从外国搬回法国。

    在一个由两位主治医生组成的医疗小组中,如果一个坚持要给病人无条件输血的医生自己手里不掌握血浆,而又不愿意与拥有血浆但却主张只有动手术才能输血的医生妥协,那么结果注定只有一个:病人将因为既得不到输血、又无法动手术而很快失去生命。这就是56日弗朗索瓦·奥朗德胜选以后整个欧洲所面临的巨大风险,我相信,这也是奥朗德在欧洲不像在自己的祖国那样受欢迎的原因——在若泽·曼努埃尔·巴罗佐、赫尔曼·范龙佩、安格拉·默克尔、甚至还有大卫·卡梅伦这些欧洲的决策者看来,萨科齐也许不是一个好的领导人,但如果他能继续执掌这个欧洲第一大国,那么欧洲至少可以在已经通过两年艰苦谈判达成的基础上继续推进危机的解决,而不至于推倒重来,甚至分崩离析。也许感受到了这种隐患,甚至连意识形态上属于左翼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近日都通过一些隐晦的方式表达了自己对萨科齐的力挺。

但时间不站在萨科齐和欧洲稳定的大局一边。除非发生奇迹,否则他要在仅存的一个多月里完成对奥朗德的“惊天大翻盘”,是不可能的。在萨科齐执政令人失望的5年后,还有多少法国人相信他?看来,在被中右翼执掌了整整17年后,法兰西注定将再度向左转。

因此,眼下最应当关心的问题倒是:奥朗德一旦入住爱丽舍宫后将掏出什么样的锦囊妙计?深谙西方选举的人都知道,政治家从来都是心口不一的。

    写于201237-8日,修改于2012420-22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24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