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特里谢的接班人  

2011-03-21 10:4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2月初,素来以固执面目示人的埃克塞尔?韦伯作出了一个对他自己来说或许极为明智的决定,他表示希望于今年夏天卸任德国央行行长,并私下里透露自己无意趟下任欧洲央行行长的浑水。相对于那个正处于火山口上的位子,韦伯更想谋求低调实惠的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职位。韦伯甚至缺席了2月11日在本国首都柏林举行的德法财长和央行行长双边会议。

韦伯的任期本应于2012年结束,此前他一直被看作是最有可能在今年秋天接替任期届满的特里谢出任欧洲央行行长的第一人选。如今这个意外消息让一部分对韦伯心存疑虑的欧洲财经人士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但却让更多人忙做一团。对水深火热中的欧洲来说,这即便算不上一件坏事,至少也平添了不少乱子和看点。据媒体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被韦伯的突然决定搞得措手不及,并感到不满。她在2月中旬先后致电和会见韦伯,不过内容外界无从知晓。默克尔原本打算将一位德国人推上下任欧洲央行行长的位子,以赢回德国人民对欧元的信心。但现在她不得不仓促地寻找到一个可靠的替代人选去争取这一要职,很显然,德国目前没有像韦伯这样众望所归的合适人选。

不仅德国,眼下整个欧洲范围内合适的人选都屈指可数。略有些人望的奥地利央行行长诺沃特尼不久前已公开宣称,自己没有兴趣举家搬到法兰克福去。意大利则想要推选本国央行总裁、拥有丰富国际金融经验的马里奥·德拉吉为候选人,目前看来他也的确是最具优势的竞争者。但鉴于南欧是本次欧债危机的发源地和重症泛滥区,意大利自身的情况直到今天仍相当危急,因而“南欧”的标签肯定会成为德拉吉的制约因素,政治形势显然较为有利于来自欧洲北部的候选人。

    为了缓解外界的焦虑,对欧盟及欧元区事务具有举足轻重影响的德国和法国政府近来都曾就未来欧洲央行行长人选问题公开发表过一些冠冕堂皇的声明,诸如“应对通胀和欧元危机的能力比国籍更重要”之类。不过,毫无疑问的是,这个烫手山芋背后必定隐藏着许多明争暗斗。

    过去一年里席卷整个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造成的众多引人注目的变化之一,是欧洲央行重要性的骤然上升。而它对这场11年前创立共同货币时根本未能预见到的危机所采取的一系列果断而成功的应对,反过来进一步加重了它自身的发言份量。按照落诸白纸黑字的原始设计,欧洲央行基本克隆了保守的德国央行的模式,它应该是一个独立超脱、其职能范围仅限于对抗通货膨胀的机构。但金融危机——尤其是欧债危机——永久性地改变了这一定位,欧洲央行的角色在短时期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一年来,在几乎每一个领域,它和它的领头人——大胆心细、经验老到的法国人让-克洛德?特里谢——的活跃身影无所不在,彻底颠覆了之前人们对弥漫于法兰克福的那种沉闷刻板氛围的观感。

    但正因为欧洲央行地位的不断上升及其角色的日益政治化,为能干的特里谢寻找到一位称职的接班人就显得尤为重要——眼下,它是风雨飘摇中的欧洲单一货币的唯一值得信赖的守护者。

    自希腊危机爆发以来的一年里,特里谢率领欧洲央行将四分五裂的欧洲各国及其领导人凝聚在一起。他一方面顶住了萨科奇和自己祖国的强大压力,坚决敦促各国政府在获得救助前首先必须出台负责任的银行改革及财政紧缩计划;另一方面又说服了将信将疑的默克尔和德国,达成总额7500欧元的援助基金计划。因为一些不太透明的操作,欧洲央行去年底还遭到了彭博新闻社的诉讼。

对特里谢的继任者来说,最重要的是承袭他那种平衡中庸的处事风格。许多人过去之所以对韦伯心存疑惧,主要是因为他处处表现得像一个缺乏弹性的死板的德国佬。除了咬定强化财政纪律和削减赤字不放松之外,韦伯对一年来欧洲央行所作的几乎所有抒困举措——包括成立和扩大稳定基金、购买欧元区国债等——无一不表示坚决反对。这不免使人担心,一旦他接任欧洲央行以后欧元区还能否继续存在下去?财政纪律对于一个国家就像健康的生活方式对于一个人,长年不健康的生活方式酿成致命的疾病,但如果一个人已经罹患重病,当务之急则是给他输液以维持其生命,而不是逼迫他立刻改行健康的生活方式——比如坚持体育运动。当然,大概没有人比特里谢心里更清楚,过去一年来的所有努力充其量只不过是给欧元区这个危重病号输液、勉强保住了它的性命而已;至于它的病灶(比如统一的货币政策与独立的财政政策之间的根本性矛盾),一个都没有消除。因此,现在已经到了真正需要一个手术医生的时候了。

不管多么难产,第三任欧洲央行的位子必须有人来坐,而且这个人必须比特里谢更进一步,因为特里谢已经大大拓展了欧洲央行的使命。但有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那就是欧洲央行的独立性。

据《华尔街日报》的一篇长篇特写披露,去年春,为了援助希腊事宜,特里谢与他那位喜怒无常的同胞萨科奇爆发了激烈争吵,法国总统不断对欧洲央行行长发号施令。一贯温文尔雅的特里谢也跟萨科奇一样提高了嗓门答复说:欧洲央行不会听命于人。直到默克尔告诉萨科奇说德国支持欧洲央行的独立性,特里谢这才平静了下来。

未来,不管是韦伯还是德拉吉、抑或是现任欧洲金融稳定机构负责人的德国人雷格林和他什么人,也不管是谁让他们坐上那把交椅的,他们都必须有特里谢的这种气魄和胸怀。

写于2011年2月18-20日,发表于2011年3月号《投资有道》月刊我的个人专栏。链接:http://www.moneydao.com/Article.aspx?aid=486

  评论这张
 
阅读(4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