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解读“占领华尔街”运动之七:将被铭记的“后现代”抗议  

2011-12-02 09:3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同历史上的一切群众运动一样,“占领华尔街”运动终将落幕。即便没有警力清场,随着寒冷冬天的来临,这场一再被观察者批评为“目标模糊”、“缺乏具体诉求”、“无重点”的“嘉华年”式的政治抗议也会面临无疾而终的可能性。纽约的严冬是许多抗议者不陌生的,实际上,抗议运动刚进入第五周,也就是10月16-22日那一周,夜间的温度已经跌近冰点。此外,媒体的兴趣似乎也正在显著消退,这对抗议运动来说是更为不利的。

    然而,历史注定将会铭记它。

    正如一些评论家敏锐地洞察到的,抗议活动值得称赞的优势与其说在于其目的,不如说在于其形式——它坚持一种非暴力的运转低效的大众参与民主,祖科蒂公园“人民大会”中的每一个人,不但在每一项决策中被询问意见,还可以否决那些他或她不喜欢的决定。集会者不搞投票制,理由是不能因为持某一立场的人多就将它强加于少数人身上;而且,抗议本身的重要目的就是反对现行投票制度所孳生的肮脏丑陋的钱权交易和游说博弈。

它也尽量远离特定的意识形态,因为任何意识形态都带有偏见。正因如此,抗议者拒绝将自己与任何既有政治组织联系起来。他们不想成为政客捞选票的票仓和工会利益小团体的扬声器。在接受来自中国的财新《新世纪》周刊记者采访时,运动新闻小组成员布雷(Mark Bray)说:“如果政客们做出回应,那是他们的选择,但我们将保持独立,而并不寄希望于他们解决问题。”他还强调,“我们和工会彼此独立,但是共同合作。”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约翰?加普因此写道:“‘占领华尔街’运动的露营有一种人类堕落前的纯朴味道……”

的确,运动没有统一的组织来领导,更没有它自己的马丁·路德·金,然而这些都没有阻碍这项运动的迅速发展。更重要的是,谁能说这种“水平式”的组织形式不是更加适应现今网络时代的社会运动模式呢?著有《帝国》和《大众》等左翼畅销学术著作的美国学者哈特(Michael Hardt)和意大利学者奈格里(Antonio Negri)在《外交》季刊(Foreign Affairs)上撰文盛赞“占领”运动:“虽然他们目前还不能清楚地提出有别于现状的另一种社会模式,但已经非常有力地表达出一种对真民主的向往。康奈尔大学政府管理学教授西德尼·塔罗则将这一没有特定的选民构成、更没有明确的政治诉求的“占领”运动定义为“一种全新的抗议”。

    至于我,则更愿意命名它为“后现代”抗议,它的力量并不蕴藏于“组织”及其“意识形态”,而在舆论的“注视”之中。

更有可能的是,运动所呈现出来模糊与暧昧性正是这抗议者所想要的。

几乎没有迹象显示,示威者统一要求改革,或以传统的方式施加政治影响。对此,长期以来一直是政治活跃分子的希尔伯特(Sonia Silbert)解释说:我们不会提要求,也不会成为一个政党,只要我们开始提要求,我们就开始分裂,我们就不再是99%的普通人。的确,运动想要挑战的是代议制民主的僵化,是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内在不公,这当然不是露营两个月、一两次政府换届就能解决的问题。

对更多人而言,他们并不特别关注运动能产生怎样的即时效果,因为“占领”本身就是目的。或者更准确地说,他们希望通过“占领”运动的过程来表达自己的观点甚至情绪,进而激发一场全社会的广泛辩论,而只要议题一旦形成,就会有各种政治力量不断地去诠释其政策含义,而后通过观念的点滴改变来使这个国家的未来最终有所改变。一位抗议者形象地说,其实他压根儿不知道该采取哪些措施。他只是感觉事情越来越糟,想要提高辩论的热度,期望在这个过程中能够有一些意想不到的转机。《纽约时报》10月9日的评论一针见血:起草法规不是抗议者的工作,那是国家领导人的工作。如果国家领导人做好了这项工作,或许就不需要这些游行和集会了。

    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们已接近完成使命。事实证明,在这个网络民意的世纪,没有权威才是最大的权威,谁也不敢漠视“抗议”运动所发出的呼声。至于抗议是否能够演变为一组更有条理的诉求、甚至变成一支更为持久的政治力量,那有待于各种研究机构、工会等政治团体及民主共和两党来接棒。在我个人看来,如果从“抗议”运动的核心议题逻辑地推导下去,改革美国现行的竞选赞助法规似乎应该是最为首要和迫切的任务。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看说,“占领”运动所已经呈现出来的可能仅仅是冰山一角。素来被称为“乌鸦嘴”的经济学家谢国忠甚至预言:“占领华尔街运动”只是2012年发达国家内将要频繁爆发的白领革命的一个预兆而已。这些愤怒的声音将会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长久地回荡在西方社会内部,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对于当今这个世界上稍微上一些年纪的人来说,上一个世纪的警钟犹在耳边。


  评论这张
 
阅读(9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