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解读“占领华尔街”运动之三:西方民众的心声  

2011-11-28 09:07: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占领华尔街”运动自始就因其“目标涣散”、“指向不明确”、“缺乏具体诉求”而不被看好能够达成什么有益的成果,甚至被斥为一群“嬉皮士”演出的一场“缺乏理性”的“街头派对”或“行为艺术”。然而,它背后的原因却是再清晰不过的,否则便不可能在短短一个月内从全美乃至世界各地吸引来那么多响应者。事实上,“占领华尔街”运动在最恰当的时候呼应了西方发达国家中许多人的心声,而且还找到了最恰当对象和口号。

毋庸置疑,这些愤怒的抗议者所抗议的,是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失灵及其后果——日益加剧的贫富不均。

数字可以说明部分问题:1980年,世界五百强企业CEO收入是白领的80倍,1990年扩大至150倍,2000年达到450倍,2008年金融危机前已经升至650倍。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的一个估算是,过去30年美国真实的经济增长的58%被收入最高的1%的人获得。与此同时,最新数据显示,美国有460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占总人口的15%。目前,400个最富的美国人占有的财富超过1.5亿底层美国人占有的财富总和。就连美国中央情报局也在其向世界各国公布的国家报告中得出结论:美国的贫富分化比不久前发生革命的突尼斯和埃及更为严重。许多人认为,美国社会已经重回将近百年前马克·吐温所称的“镀金时代”。而在拥有27个成员国的欧盟,年轻人的失业率为20%,而西班牙甚至高达45.7%;在英国,年轻人失业率由2008年第一季度的14%上升到了20%。可以这么说,今天欧美每5个年轻人中就有一个在为争取工作岗位而战斗。

    更令人愤慨的是,2008年金融风暴以来,联邦政府花了7000亿美元纳税人的钱去救助花旗、美国银行等金融巨头(华尔街即是其典型),而它们正是一手酿成危机的罪魁祸首。不仅如此,次贷危机稍稍平息后,金融界高管们非但没有受到任何追究,反而还在继续领取高额奖金。组织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报告称,如今银行发放给新聘员工的保底奖金甚至比危机前的水平更高。而那些得救了的大企业、大银行反过来还利用自身的政治影响力要求为富人减税、削减政府支出、大幅裁员……无辜的弱势民众则因为政府的赤字压力而被削减福利开支。此外,联储数轮“量化宽松”政策造成的通货膨胀恶果,也主要由绝大多数普通民众承担。

难怪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10月4日现身祖科蒂公园对占领者们表示支持时,将这种极为不公的体制总结为一句话:“损失大家摊,利益自己得”。被称为“末日博士”的纽约大学教授努里尔·鲁比尼在他的最新专栏文章中也呼吁:应对不平等问题,世界亟须新的经济发展模式。对此,西方政客们一直叫嚷着要改革金融体系、完善金融监管,但三年多来却一无所获!就像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指出的:“问题的症结在于,腐败在美国已变得合法……在投行造成的破坏之后,权力应该交回到监管者手中。但在美国,国会是可以收买的,用来限制银行的监管措施形同虚设。更重要的是,这一切都是合法的。”

正因为这样,近来多个民调结果均显示,大多数美国人(特别是纽约人)了解并支持“占领华尔街”运动。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似乎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倾向于站到示威者一边。赞同占领华尔街“目标”的受访者中,有多达三分之一称自己支持共和党。转述奥巴马的话,无论住在美国的“蓝州”(倾向于支持民主党的州)还是“红州”(倾向于支持共和党的州),美国人对美国金融界(以及政界)精英都有一种深深的鄙视。

就连一开始痛批示威“无益”、“导致纽约工作机会流失”、“不利于旅游业”的共和党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在示威进入第四周后也明显软化了自己的立场,他在10月10日明确表态,只要示威者遵守法律,市政当局将允许反对大公司的抗议活动在祖科蒂公园无限期继续。布隆伯格还表示,抗议者的有些诉求是合理的,自己完全理解和同情(但到11月3日,他再度猛烈抨击“占领华尔街”运动示威者,称自己对这场持续了七周的抗议活动“已经失去耐心”)。纽约州州长库莫(Andrew Cuomo)的态度则更加明确,他不仅同意“示威历来就是我们的民主的重要部分”,还认为,“大家对经济的失望重点在于没有工作、没有机会,这种情绪不光是从华尔街传出,普通大众、整个纽约州乃至整个美国都有这种情绪。”

我们还发现,10月15日“愤怒日”抗议活动在全球各地爆发后,各国政界乃至商界领袖大多对此表达出有限的理解。现在,当运动进入第二个月时,即使是华尔街的大亨们——像摩根大通公司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花旗集团CEO潘迪特(Vikram Pandit)以及黑石集团CEO赖瑞?芬克(Larry Fink)等——都先后对这些示威者的诉求表示“同情和理解”。此外,按照哥伦比亚大学前教务长、社会学系教授乔纳森·科尔(Jonathan R. Cole)的说法,地处纽约的哥大已有超过300名教授已经发表联合声明,支持占领运动。

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提醒道:“华尔街的银行家应该计算一下,为了获得免税待遇,一共要在游说活动上花多少钱……”若并把这些钱分给穷人,情况又会怎样?“富人应该认识到,提高纳税的短期成本,会带来巨大的长期收益。”而一位中国作者最近更加直截了当地说:“钱在少数人手里,这少数人得做出一些让步。”

  评论这张
 
阅读(172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