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上海就是一个眼睛朝外的“滩”  

2010-03-30 12:56:31|  分类: 文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滩夜景

【季冰按】我在323日的《上海商报》评论版上发表《如果我是你的兄弟……》(博客地址http://chenjibing.blog.sohu.com/146717232.html)一文,批评了周立波“海派清口”及“海派文化”。文章在门户网站上得到了广泛转载,许多网民留言表示支持。不过我略微浏览了一下,发现这些对我文章的褒扬性评论基本都误解了我的意思。事实上,我批评上海“半吊子”、“夹生饭”的“现代多元城市文化”,并不意味着我倾心“农耕文化”或“衙门文化”,虽然它们本身不无可取之处。至于那些因赞赏我讽刺“上海小市民一付对洋人奴颜婢膝的媚骨”而将我引为同道的热血网友,我怕是要让你们大失所望了,因为我也很喜欢喝咖啡,并且对“大蒜文化”实无好感。事实上,我们彼此会相互失望的。

    多年以来,上海,就像一个被一群满怀敌意的“乡村”及“衙门所在地”包围着的“半吊子”的“城市”。我在那篇文章里所说的“先天不足”,主要源于上海的所谓“先进文化”是外来者强加于中国的;而“后天失调”,则是指上海这座“城市”在顽强抵抗1949年以后试图重新将它变回到“农村”或“衙门所在地”的强大力量的过程中,染上了许多一言难尽的痼疾,包括我最反感的封闭心态。农耕文明自有它的淳朴优美,工业文明亦免不了其自私冷漠的一面,在我的观念词典里,两者根本无所谓好坏。所以你们可以看到,在涉及文化的问题时,我每次用到“先进”、“落后”这类词,都会特意打上引号。其实,文化观念上的“领先”和“滞后”,说到底是一个对时代潮流的适应性问题。所以我一直说,假如中国认为自己应当原封不动地维持鸦片战争之前的状况,那么上海就的确是一个可恶、可笑和可耻的“小市民”;但假如中国想要融入当现代世界中去,甚至成为时代的弄潮儿,那么上海就是一个值得认真对待的“先驱”,虽然她的步履如此蹒跚和笨拙。

    下面这篇文章是我为了纪念著名的“外滩”经过近3年的维修以后重新开放而写的,当然,它也寄托了我对于一个月后即将开幕的上海世博会的期许。这篇文章与前一篇《如果我是你的兄弟……》放在一起,才算稍微完整地表达了我对于所谓“上海文化”的复杂看法。关于上海——这个近现代中国独一无二的“存在”,我在20088月出版的《下一站:中国》一书的最后一章,曾用了将近3万字的篇幅予以梳理、分析、评述和展望。(卓越链接http://www.amazon.cn/mn/detailApp?asin=b001ejnx8w&source=eqifa|506|1|;当当链接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318027

 

    3月28,一个明媚的星期天。在经过长达33个月几乎全封闭的施工后,崭新的外滩终于在初春的早晨揭开面纱。而在黄浦江的对岸,稍微往南方不远处,一片更大的工地也正在一天比一天泄露出它令人激动的神秘雏形。只需要再经过一个月的倒计时等待,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届、同时也是第一次在发展中国家举办的世界博览会就将在这里亮相。

    外滩这个名词对于上海和上海人,就像黄河这两个字之于中国和中国人。它不仅浸透了这座城市的历史记忆,也生动地展现了这个城市独一无二的精神气质。

作为中国最年轻的城市,现代上海其实就是一个“滩”。它的最令人向往的地标不是什么“宫”、什么“殿”,或什么“关”,也没有高大巍峨的城墙和宽阔坚固的护城河。上海,还是中国唯一一座没有书写着典雅名称的“门”的城市。这个事实,仿佛从反面告诉所有人:进入这座城市的大门无处不在、无所不在。就像一湾不设防的沙滩、一片没有围栏的滩涂,任何人都可以来,来了以后全凭自己的智力、体力、耐力和运气在陌生的人群当中找个立足之地,没有人会在意你或者来管你。这意味着,既不必担心这个城市会对因为你的身份而赶你走,也不要指望它因为你的血统而给予你什么有别于他人的特殊照顾。

叫它“冒险家的乐园”也好,称之为“创业者的天堂”也罢。总之,这就是“滩”的精髓——开放、自由,同时当然也伴随着冷漠和势利。也许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站在“滩”上的人,总是习惯于朝浩瀚大海外边投以毫无保留的憧憬目光,而不是像站在“关”上的人那样,时时带着敌意警惕地俯视着关外……

    在未来的半年里,这个城市将要迎接来自世界和中国各地的7000万人次的游客,他们中有萨科齐、希拉里那样的闻名政治家,也有你我一般的无名百姓;而世界各国、中国各省份和许多国内外企业、机构将在这里竞相展示这个时代最日新月异的科技发明、人文创新和生活方式。所有这些,都将集中地展现人类文明所达到的最新高度以及人类对未来的无限希冀。

    实际上,相比于世博园这个争奇斗艳的大舞台,黄浦江斜对岸的外滩本身就是一个世界博览会,而且是一个永不落幕的博览会。由于这段不过1.5公里的河岸西边散落着几十幢风格各异但同样美仑美奂的大楼,因而外滩历来又被誉为“万国建筑博览会”。

    我曾在哥德堡向几位瑞典朋友介绍我出生和生活的这座城市时说,上海拥有比那座美丽的“姐妹城市”更多的西式古典建筑,他们都瞪大了眼睛表示难以置信。其实,对略知中国近代历史的人来说,这根本没什么奇怪的。上海,若究其出身,原本就是西方人在东方建造的一座辉煌的西方城市。20世纪20年代,耗资800万两白银的汇丰银行大楼在外滩落成,它在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一直被认为是“从苏伊士运河到白令海峡最气派的建筑”。而外滩本身,又有“东方华尔街”之称,就像上海本身也被叫做“东方巴黎”一样……

    历史有时候会通过许多看似偶然的巧合精心地传递出意味深长的信息。或许在一个来自罗马、巴黎或伦敦的游客眼里,外滩的那些建筑实在只是年轻后生。的确,外滩发源于19世纪中叶,而它们大多建于19世纪末到20世纪上半叶,拿到任何一个欧洲大城市去,都得算“新建筑”了。而且从西方建筑史的角度看,外滩建筑群兴建之时,它们是明显落伍于时代的。那个时候,纯正的古典风格已经衰落,各种流派的现代主义风起云涌,太平洋彼岸的美国甚至已经开始出现我们这个城市直到90年代以后才有的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然而,正是这种相对西方而言的“保守性”,造就了上海这片古老东方国度里的现代城市的独特魅力。相似地,上海即将举办的世界博览会也已历经了将近160年的沧桑,应当说,它是典型的工业时代的产物。在西方世界普遍步入后工业文明的今天,中国这个自身拥有悠久文化传统、但在当今世界又属于“新兴市场”的“后起之秀”热切地把它接过来,是不是体现了一种不甘人后、急起直追的决心呢?

    同样是弥漫着西方现代文明气息的世博园,与黄浦江西岸的外滩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不是外部世界强加于我们,而是我们主动敞开胸怀接纳外部世界。为了完成这样一个看起来十分简单的转变,我们民族已经花去了足足170年!我因此十分赞同一位中国历史学者对上海世博会的寄语:这并不是一个借以向世界展示中国成就的表演舞台,而是一次中国了解和学习世界的课堂。“这比出国考察或旅游看单一国家接触得更多,一次看遍全世界的成就。”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我还希望,在下一个百年里,伴随着国家的崛起和民族的复兴,上海能够成为一个比现在更宽阔、更无障碍的世界大“滩”。

    写于2010328日晚,修改于2010329日上午,发表于2010339日“新民网”评论频道。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