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cntv和cnc屏幕上的中国  

2010-02-01 12:26:33|  分类: 报业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站在新世纪第二个十年的门槛上,许多人突然发现,原本应该是新闻的报道者和评论者的媒体(舆论)自身频繁地成为轰动一时的大新闻。不说别的,仅一个“谷歌事件”就足以将立场与关注点各不相同的人们头脑里所有的政治、经济、文化神经搅动得不安良久。

    相比于外来和尚的大动静,中国媒体向外出击的消息在国内就太不被当回事了:20091231日,由新华社通讯主办的中国新华新闻电视网(CNC)在京举行开播仪式,并于2010年元旦起正式上星向亚太地区和欧洲部分地区播出;此前两天,20091229日上午10时,中央电视台花2亿元前期资金打造的中国网络电视台(CNTV)正式开通,具有独立采编权的它被恰如其分地称为网络视频“国家队”,据说它还被列入国家文化体制改革试点企业,将采取产业化和市场化的运作模式,并“积极筹备”上市;再往前倒推大半年,2009420日,在国内发行量数一数二的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的英文版(Global Times)创刊,英文的环球网同时开通,它是中国第二份面向全国发行的英语综合性报纸……

这连串动作当然都是为了向世界传递更多、更全面的“中国声音”,服从于中国在国际上提升自身“软实力”的战略需要。而人民日报、新华社和央视则分别代表了中国媒体在报纸、通讯社和广播电视三个不同领域里的“国家队”,国家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它们,并投入巨大的资源,亦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希望CNTVCNCGlobal Times确能不负重托,在促进世界对中国的更多了解以及提升中国文化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这两方面均能有所作为。

一段时间以来,有一种似是而非的观点在国内传媒界、学术界乃至政界颇有市场。它首先不无洞见地指出,西方的声音之所以牢牢占据着当今世界大多数领域内的话语权,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正在于西方媒体的强势,因为西方媒体传递了西方的价值观;而西方媒体之所以强势,则是因为西方在经济、技术等各方面的优势。换句话说,西方掌握了比其他非西方社会强得多的传播力。这种观点进而认为,传播能力方面的强势已经并且将越来越使西方的文化与价值观润物细无声地渗透到非西方社会的各个层面,从而从根本上侵蚀非西方文化,对之进行文化殖民。换用政治术语来说:覆盖到地球上每一个角落的西方媒体是和平演变最有力和有效的工具。

应当承认,这种分析的确包含了相当多的正确成分,实际上也十分契合约瑟夫·奈的“软实力”理论的真意——一种使人由衷景从和自觉跟随的吸引力。我相信,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中国的社会各界——尤其是最高决策层——才更清楚地认识到,提高中国传媒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是多么重要,这才会有投向CNTVCNCGlobal Times的巨大国家资源。

然而,国内的这类分析有意无意地将对传媒传播力和影响力的关注过度地集中于传播的技术层面,不在少数的极端观点甚至在传播到达与影响力之间划上了等号,这就严重地遮蔽了中国文化软实力非常贫瘠的另一面。

商学院课程里经常有所谓“渠道为王”的说法,意即谁掌握了通往客户大门的钥匙,谁就取得了未来商业竞争的制高点。许多人据此简单类比,认为谁能把报纸和电视信号最大范围地送达受众的客厅,谁就掌握了舆论的主导权。然而,“渠道为王”是建立在“互相竞争的商品拥有相同(或相差无几)质量”这一不言而喻的基本假设之上的。这是对“酒香不怕巷子深”似的传统商业销售理念的颠覆,只是更强调了营销环节在激烈的现代商业竞争中地位容易而已。没有一个商学院的教授会告诉我们说,只要你掌握了销售渠道,质量低劣的冒牌货也能热销并击败高质量的竞争对手。相反,他会告诫我们,假如你兜售的劣质商品,那么你的渠道越广、越通畅,你的牌子也就砸得越快,企业的损失也就越大。

因此,如果说影响力与传媒的覆盖面成正比的话,它也同样基于一个不言而喻的前提:传媒的内容是高质量的,或者最起码是基本过关的。我们很难相信,一张频繁刊登不实的假新闻、散布违背基本伦理的偏激观点的报纸,仅仅因为它在世界上每一个报亭都能看到,就能够影响全世界的读者。相反,我们倒是几乎可以断言,假如一个电视台是这付德性的话,那么它的信号即使覆盖到了月亮上,所能换得的只是鄙夷和耻笑。

当然,作为一个拥有近20年新闻从业经验的媒体人,我承认,新闻和观点(进而包括其他文化商品)不同于普通商品,它们的质量——例如所谓客观、真实、深度——的标准本身就是不客观的,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接受者本人的立场和视野。但是,同样不能否认的是,新闻产品依然是有一些基本的质量底线的。例如,某地发生了矿难,对于它的原因、后果以及接下来应该如何处置,显然是见仁见智,但矿难发生在何时、何地,造成了多少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等等,这些“5W”的硬元素是永远都不会随受众的价值立场而改变的。你可以在一篇1000字的新闻中花900字描写中央、省委、市委、县委领导如何布置救灾、怎样关心伤员,只花100字在结尾处将那“5W”一笔带过,但我认为,假如这篇报道少了最后这100字,那它就是质量不合格的新闻次品,即使让地球上每一个人都读到,也不会对他们的思想感情产生任何正面影响,不过是徒增他们的反感而已。

客观地说,西方媒体的影响力绝不仅仅源于资金、技术上的优势而造就的广阔覆盖面,很大程度上也来自其新闻内容的高质量。至于它们传递了什么样的价值观,那是第二位的。别的不说,2005年的印尼海啸,其发生地距美国大大地远于中国,美国媒体派驻当地的人员也未必就比中国媒体多那么多,但我们在第一时间所得到的铺天盖地的有关这次海啸的信息却依然主要来自美国媒体。这就是内容(也就是新闻质量)的强大竞争力。

因此我想,如果我们真的想要让中国的声音在嘈杂的世界舆论舞台上取得一席之地,光在传播的渠道和技术方面下工夫恐怕是远远不够的。让世界听得到中国的声音并不难,这是个投入多少钱的问题,难的是让世界接受中国的观点。说到底,真实可信的新闻事实与具有道德感召力的价值观,才是传媒乃至任何一种文化产品的影响力之源。而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我们对国内新闻出版体制作出勇敢的不懈的改革探索。

写于2010130,发表于201021日《成都商报》我的个人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