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阻止两拓垄断比铁矿石降价40%更重要  

2009-06-15 10:13: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澳大利亚力拓(Rio Tinto)集团单方面撤销中铝对其的195亿美元注资后的一周内,坏消息源源不断而来:另外两家国际铁矿石供应商巨擘——澳大利亚必和必拓(BHP Billiton)及巴西淡水河谷(Cia. Vale do Rio Doce)先后与日本钢铁公司商定2009-2010年铁矿石合同价格,都相当于此前力拓接受的33%的降幅。这两家公司中,前者是力拓“抛弃”中铝以后的“新欢”,双方将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后者是全球第一大的矿业公司。

这似乎意味着,中国的钢铁企业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除非冒出意想不到的变数,中钢协过去几个月来不懈要求的40%的降幅几乎已经没有可能达成。

中国方面当然也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再一次强硬表态绝不接受日韩厂商签约认可的降价幅度以后,中钢一位负责人近日向媒体透露:中方已经为谈判破裂做好了准备,“如果出现铁矿石供应问题,中国钢厂宁可减产!”与此同时,在忍受了连续大半年来的持续下跌以后,中国最大的钢铁生产企业——宝钢集团上周悄悄上调了7月份的钢材出厂价。这既可以被解读为中国和世界需求探底启稳的信号,也可以看成是宝钢为了应对铁矿石成本压力的一种未雨绸缪之试探。

经历了一周的错愕、愤怒和叹息之后,现在是心平气和地从更广的视野来看待跌宕起伏半年之久的中铝-力拓入股案和中-澳铁矿石谈判的时候了。

力拓集团上周毁约后,暗地里可能长舒了一口气的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匆忙会见中铝总经理熊维平。他强调这一决定完全出自力拓,而不是政府,“澳大利亚继续欢迎中国的投资。”然而,不管此中究竟有没有政治因素,力拓在这桩失败的“婚姻“中表现出来的“背信弃义”是很难令人谅解的。正如新华社随后的一篇英文评论中指出的:“在力拓因经济危机而陷入资金困境时,对中铝提出投资195亿美元投资深表感谢,并曾将中铝称为‘白衣骑士’。”“而随着矿产市场回暖,力拓很快撕毁与中铝协议。作为世界第三大矿业集团,这种行为反映出其短视,以及可能掺杂的政治偏见。”

然而,对商业不诚信的谴责是一回事,它不能取代对这一过程中我们自己一方失误的冷静分析。今天回头再看,中铝最终遭力拓无情抛弃的悲剧,也许早在中国政府开出4万亿拉动内需的经济刺激计划之时就已经种下。

我们知道,去年一度债务缠身的力拓如今之所以重新缓过来,有底气对中铝说“不”,根源在于今年以来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价格的持续回升,其中铁矿石和原油尤为明显。而这种价格走势,在很大程度上无疑是中国扩大政府投资的经济刺激计划所带动的。就拿铁矿石来说,实际上,去年全球金融海啸爆发以来,中国的进口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呈逐月攀升态势,今年4月份更是较上年同期猛增33%,达到5700万吨的创记录新高。由于中国是所有资源类商品的最大进口国之一,“中国需求”必然对它的价格起到极大的拉升作用。所以,从积极的一面来说,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的确有力支撑了全球市场;但在另一方面,“4万亿计划”恰恰在更高的层面上严重地拖了中铝入股力拓和中钢协对外谈判的后腿。

这么说并不是要否定“4万亿计划”本身,中铝也好,中钢协也好,都不应该指望国家的全局性宏观经济政策服从于它们各自的局部谈判。指出上述这一点,是为了更好地帮助读者分析和理解现实问题的复杂性及相互关联,以期为未来的行动积累更多的经验和智慧。

为今之计,对中国的钢铁行业来说,阻止力拓与必和必拓组建合资公司,显然比要求铁矿石降价40%更为重要。要知道,力拓与必和必连同巴西淡水河谷供应的铁矿石占全球总供应量的70%,假如它们两家联手,将使世界的铁矿石供应陷入严重的垄断,这对中国这个世界第一进口国而言,不啻是极为严重的威胁。

中国手里还是有一些牌可打的。事实上,2007年10月,必和必拓就曾提出收购力拓建议。当时中方以合并可能产生垄断为由,明确表示反对,这一立场得到了欧盟、日韩等外国政府和企业的支持。2008年12月,必和必拓不得不宣布取消与力拓的并购方案。所以,事隔半年后两拓再度联手,中国有关方面仍可以团结国际同行一如既往地予以坚决反对。我们看到,中钢协已明确表示,“两拓”合资交易应被阻止。而产量占全球钢铁总产量85%左右的全球钢铁企业上周也呼吁相关反垄断机构严格审查两拓的此项交易,该协会秘书长在公告中表示,目前看不到该交易符合公众利益,因此不应该获得通过。

退一步说,即便欧盟与日本、韩国的立场有所动摇甚至改变,中国作为两拓一半铁矿石出口的买方,依然具有单独反对的力量。根据我国《反垄断》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垄断行为,对境内市场竞争产生排除、限制影响的,适用本法”,两拓成立铁矿石合资公司将对中国进口铁矿石造成不利影响,而且两拓的营业额的数额达到反垄断的标准。因此,此项交易需要向中国政府提交反垄断申请调查。中国商务部完全有理由予以否决,如果两拓不顾中国反对,执意组建合资企业,中国政府可以依据WTO相关法律对它们实施贸易制裁。

从更长远的角度看,中国想要在今后更好地维护自身的利益,就应该利用自己全球最大买家的地位推动现行不合理的铁矿石价格形成机制的改革。在这方面,进口量不到中国的六分之一的日本不太可能成为中国的有力盟友——它很可能倾向于对这一有效运行了多年的合约体系继续采取维护的态度。但不管怎么说,中国现在已经具备了挑战的能力。正如中钢协负责人指出的,中国拒绝接受日本价格并不是先例,作为铁矿石全球第一大进口国——中国比日本更有权成为“亚洲价格”的代表。

在国际资源性大宗商品的市场交易中,中国这个后来的大买家也许在今后还会交不少学费。但放在更广的视野中分析,市场经济的规则决定了买方在价格博弈中的先天优势地位。只要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西方国家继续奉行它们多年来一直要求中国遵守的市场经济体制,谈判的天平就一定会越来越倾向于中国这一边。而假如的确像有些分析人士担心的那样,西方恐惧中国甚于恐惧垄断,它们在所谓的“中国威胁”面前不惜放弃市场经济基本原则的话,那只会加速它们自己的衰落。

写于2009年6月13日凌晨,发表于2009年6月15日《上海商报》

  评论这张
 
阅读(5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