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公安“抽烟文件”其实遍地都是  

2009-05-15 15:04:42|  分类: 财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楚天都市报》5月初一则不起眼的报道曾令全国舆论哗然:湖北省公安县政府竟专门出台“红头文件”,对县内政府机关、事业乃至企业单位的香烟消费作出“明文规定”。更让评论员们急红了眼的是,“红头文件”对县内各单位“明文规定”了定量的“抽烟指标”,不完成或“违规”抽外地烟的,将受到扣罚处分!

说句老实话,看到这条新闻,我既没有义愤填膺,也不觉得它有多好笑。因为类似的“红头”的或“口头”的“文件”和“规定”在眼下的中国实际上遍地都是,只是公安县很不识相地把这篇文章做在了香烟这种敏感商品上,便为一种普遍现象平添了许多戏剧效果。

我并不认为公安县的领导是在鼓励公款消费,更不认为他们会愚蠢到鼓励公款消费香烟的地步。我猜想他们出台这个开玩笑似的“红头文件”的逻辑是这样的:本地烟民甚多,公务接待中香烟的消费支出亦不菲。既然横竖抽掉的是公款,采用一定的行政手段使这笔变成本地卷烟企业的销售额和利润岂不天经地义?这样既扶持了本地的烟企,又增加了本地政府的税收。况且从爱公安心切的他们的角度来看,本地烟的口感、质量哪点不如那些高价的外地香烟?凭什么把这个庞大的消费市场拱手送于外乡?报道援引公安县卷烟市场整顿工作领导小组一位干部的话来说,公安县每年烟草税收流失很大,出台这个指导性意见,意在引导公务人员为地方经济做贡献。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这件看似匪夷所思的事情背后最值得关注的,其实并非绝大多数时评家冷嘲热讽的那些政府官员的脑残举动,而是眼下无所不在的地方保护主义的政府思维。试想,连区区一包香烟钱都不舍得让外地企业赚,那些为了拉动内需而动辄几千万、上亿元的政府投资怎么可能允许非本地企业前来分一杯羹?我相信,只要是公安当地能够生产提供的商品和服务,公安县的领导一定都想方设法地不让外省市企业染指,不信你去查查当地的其他“红头文件”和“明文规定”!

近年来中国一直不遗余力地在全世界治理于反对各种类型的保护主义,尤其是贸易保护主义。在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爆发以来的不到一年时间内,中国的各级高官在每一次的全球性首脑会晤和财经论坛上所发表的言论中,首当其冲的更是反对保护主义。理性的人士都应该能够看到,无论是在短期和长期内,这对中国和世界经济的复苏都是有益和必须的。

而在另一方面,中国也正同时致力于扩大内需,中央政府甚至大手笔推出4万亿投资计划以期带动国内市场。针对内需——尤其是民间消费和投资——长期不振的问题,一段时间来有识之士发表了许多见解。目前大家普遍关注的重点及共识主要集中于“国富民穷”和后顾之忧两个方面,即一方面,社会财富的分配过分倾向于国家,致使民众的购买力严重不足;另一方面,社会保障体系的不完善导致民众对教育、医疗、养老、失业等许多未来需要花钱的不确定领域存在严重担忧,限制了他们当下的消费意愿。

这种看法当然是非常有见地的,但我同时还认为,国内市场上俯拾皆是的市场壁垒和地方保护主义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拥有13亿人口的庞大的中国内需市场始终受到抑制而不能充分释放的重要原因——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地方保护限制了竞争,保护了落后产业和企业,从而使商品和服务的成本与价格不能有效降低,质量不能有效提升,最终的结果是降低了全社会的购买力。这些大道理,相信以公安县领导为代表的各地决策者们没有人不懂,但只要一落实到具体实践中,个体的理性就很难不压倒全体理想,进而将全体引向非理性。

但既然现在从中央高层到普通建言者都把内需看得那么重,我们就应该将在国内反对地方保护主义就提升到比在国际上反对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更优先的位置。冷静地看,只要地球上没有建立起一个世界政府,国际经贸中一定程度的保护主义事实上是不可避免的,归根结底,这取决于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但国内的情况却完全不同,地方保护主义是完全有可能彻底铲除的,特别是在中国这样一个历来强调“全国一盘棋”的中央集权国家。

我们看到,西方发达国家内基本上都不存在地方保护主义,甚至如实行联邦制、地方政府权力很大的美国和本身就是松散联盟的欧洲,尽管它们对外经常挥舞保护主义大棒,但内部市场却都惊人地开放和统一。由此可以得出结论,不同地区间市场相互开放的根本保证不是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的政治权威,而是完备的法治。对中国而言,消除地方保护主义的良方恐怕也不在于更高一级政府的管理、监督和干预,而恰恰是政府权力退出市场竞争。因此,当务之急是建立一套强有力的制度,紧紧地管住政府时不时地想要伸向市场的那只有形之手。

倒霉的公安县委、县政府迫于媒体曝光的压力,日前已明令废止了那份滑稽的“红头文件”,并由该县纪检监察部门紧急出台了另一个文件,要求厉行节约,严控公务接待用烟开支。据我从《楚天都市报》的跟踪报道中了解到的情况,公安县对这件事情的总结反思还是比较全面和切中要点的。据该县政府新闻发言人介绍说,“抽烟文件”主要存在3个方面的不妥:香烟销售与消费属于市场行为,政府不宜下达指导性计划;用文件的形式将香烟列入政府采购项目并纳入单位考核,不符合行政机关公务开支厉行节约的要求,特别是在当前金融危机背景下,不符合中央压缩公务开支的要求;香烟属个人特殊消费品,吸烟有害健康和环境,用行政文件“引导”抽烟,是错误的消费理念。

在我眼里,上述“三不妥”中的第一条是所有政府最应该时刻铭记在心的。只是公安县的检讨还是稍嫌轻描淡写了一点,正确地说,政府不是“不宜”,而是“不得”介入市场行为,因为这是违法的行为。等到哪一天,这样的“抽烟文件”不再是由异地的媒体冒着巨大风险率先披露出来,而是越来越多地因红塔烟草集团或公安县吸烟人士之类的“市场主体”向该县政府提起反垄断诉讼时被外界获知时,中国的市场经济就算是见到了希望的曙光。

    写于2009510日凌晨,发表于2009515日《中国青年报》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