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张铺在G20会议桌上的世界经济旧地图  

2009-04-21 16:36: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G20峰会即将于欧洲边陲的那个曾经无限辉煌的岛国开幕之际,来自海峡对面大陆东部国家的呼救声却反而越来越不被重视。原因并非东欧已经从危机中摆脱出来,而在于经过大半年的观察和争论,人们对这场汹涌袭来的全球金融危机的机理及其背后所呈现的世界经济一环套一环的相互依存关系的认识也日益加深。

一两个月以前,许多观察者紧张地注视着岌岌可危的东欧经济局势,并悲观地预言它将是破坏力更强的“第二波金融危机”的导火索。但这种看法显然过分夸大其辞了,倒不是我抱持多么乐观的态度。尽管近年来东欧保持了相当高的经济增长速度,但它在全球经济中的份额依然是十分有限的。必须看到的一点是:目前世界经济的重心在太平洋,而欧洲经济的重心则仍在西部。最悲观地看,即便整个东欧经济陷入全面崩溃,它又能对世界经济的整体格局产生多大的冲击作用呢?

因此,以德国为代表的西欧主要经济体断然拒绝以政府财政挽救东欧危局,是非常明智的。许多评论家用“大难临头各自飞”来揶揄西欧发达国家的自私自利,我认为并无道理。更恰当的比喻应该是一家飞行中遇到威胁的飞机上的乘客,为什么乘务人员总是会一再提醒:在帮助别人之前请先帮自己系好安全带和戴好氧气面罩?如果东欧危机真的会给全球经济带来灭顶之灾的话,最大的威胁并不在于东欧本身,而在于它“成功地”将庞大的欧元区一起拖入泥潭。一旦出现那样的情况,结果还真的不好说了。相信这才是默克尔和萨科奇等西欧领导人如此狠心的考量基础。

过去10多年来,来自西欧发达国家的资本大量涌入东欧,在短时间内推升了东欧的房地产和资本市场,致使东欧国家的名义财富快速增长,掩盖了它们本国经济并未像勤劳的中国那样创造多少真实财富的本质,东欧的劳动生产率也没有得到与GDP相匹配的同步增长。一旦危机降临,西欧的金融机构和企业及个人投资者为求自保不得不抽回资金,把很大程度上是由“财富效应”吹起来的光鲜的东欧经济立刻打回了原形。由此可以看到,东欧危机的根源在西欧,要救东欧,西欧必先自救。反过来看,以东欧经济这么小的体量,如果世界经济不能止跌回稳、西欧经济不能扭转下滑,它又怎么可能独善其身呢?如此,救与不救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东欧国家本身将承受严峻考验和巨大痛苦,并将加深对西欧老大哥的不信任感,从而为下一步的欧洲一体化进程设置更大的障碍。

这就是全球化的双刃剑在欧洲内部造就的脆弱的依存关系。那么,在更高的全球层面上,各国又呈现出怎样的一种依存关系呢?

针对这个问题的评论可谓汗牛充栋,我不想在本文中再多赘述。概言之,当前世界经济的最显著特征就是穷国过度生产和储蓄,富国过度消费和透支;而穷国又将这种过度生产和储蓄挣来的辛苦钱借给富国,使富国得以维持这种过度消费和透支;而这又是穷国保持出口和经济高增长的前提……进而得以继续维持这种严重失衡的全球经济增长模式。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美国与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之间的双边经济关系正是这种失衡的增长模式的最主要的引擎。

之所以上述这种看起来极不合理的模式能够维持那么长时间,主要的原因在于:一方面,发达国家拥有领先的科技,在一定程度上以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弥补了民间资本积累不足的缺陷;更重要的是,发达国家是全球金融市场不可撼动的执牛耳者和规则制定者,建立在此基础之上的令人眼花缭乱的高度复杂资本市场及其衍生产品确保了世界各地的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入发达国家。从这个意义上看,与其说东欧是全球化的受害者而中国是全球化的得益者的话,倒不如说东欧是被高估而中国是被抑制了。同样是整体经济实力尚不足以与发达国家匹敌的发展中经济体,东欧的“受害”源于提前享受,中国的“得益”来自刻意节俭。

失衡的全球化经济依存关系终究难以永远维系,爆发于2008年夏的金融海啸终于剪断了这一不合理的循环链条。目前的状况是:发达国家因金融泡沫的破裂而变得没钱了,发展中国家因发达国家没钱购买而失去了市场——因为美国买不起,所以中国卖不出;因为中国卖不出就不能继续储蓄,就不能更多地购买美国国债;于是美国就更加买起……整个循环完全倒转过来。

如今再回头看,中国过去的10多年实在是有些可惜的。设想一下,假如我们能够明智地利用GDP保持年均10%以上的高增长,以恰当的宏观政策引导国民财富更多地向民间社会分配,那么以中国13人口的庞大市场和城市化高速发展时期的强劲内需,我们何至于会像如今这样如此受制于国际市场的波动?中国自身就是一个世界,原本足以在相当程度上置身此次危机的事外。危机当头,许多政府官员和学者都庆幸于中国积累了世界第一的庞大外汇储备,并欣欣然仿佛这笔钱是拯救中国和世界的灵丹妙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假如中国在过去10多年里没有积累起如此巨额储备的话,也许今天我们的绝大多数经济困难就根本都不复存在了。

当然,如今再说这些事后诸葛亮的话,充其量也只能起到关照未来的作用。以当下的情势来看,整个世界经济要想从金融危机中走出来,前提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首先要遏止住进一步下滑的趋势,只有发达国家的需求稳定和回升了,全球经济才能重新走上新一轮增长的轨道。欲救世界,必先救美国,这里的道理同东欧与西欧的关系是一样的。然而,奥巴马的雄心壮志和盖特纳的冒险计划想要免于破产,又离不开中国的配合,因为只有中国有可能填补美国为刺激经济而开出的惊人的“赤字支票”。而眼下中国除了冒着这么多年来辛苦积蓄的外汇储备损失的危险去继续增持美国国债以外,似乎也别无第二条路可以走,因为中国严重过剩的产能只有等待回暖的美国市场的吸纳。况且,在国际金融秩序没有根本性改变的前提下,美国国债也确实是中国外汇储备相对最安全的栖身之所。

所以,尽管英国首相布朗一再表示,本次峰会的东道主将对所有20国与会领导人一视同仁,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G20的真正主角是G2。我非常相信,只要中美两个举足轻重而又高度互补的大经济体不相互拆台,达成比较良好的共识和默契,在今后采取协调配合的政策,确保金融危机不继续蔓延和深化,制止世界经济恶化的目标,是完全有可能实现的。

但是,如果漏洞百出的国际金融体系不得到迅速的改革和重整,如果中国和美国各自身上存在的截然相反但都极不合理的经济结构不得到及时的扭转和调整,那么,仅凭加大刺激力度和反对保护主义等屡试不爽的20世纪旧药方从本次排山倒海而来的金融海啸中抢救回来的,将是一个依旧百病缠身的“全球一体”的经济。在海啸退潮后千创百孔的世界经济版图上,我们会发现,一些传统的经济体——如日本和欧洲——将更加边缘化;新的真正的主角——中国和美国——之间的依存关系比危机前更加失衡;世界也将在一种虚假的繁荣中无望地迎接注定无法逃脱的下一场更大的经济危机。

写于2009年3月31日,发表于2009年4月1日“网易评论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60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