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给G20峰会开出理想主义药方  

2009-04-21 16:32: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前天发表题为《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提议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

    为了在即将于下周召开的伦敦G20峰会上占据一个更有利的地位,世界各大经济体近来纷纷加紧展开从舆论攻势到实际政策等各方面的博弈。目前来看,针对本次“百年未遇”的全球金融危机的成因及治理方案,国际上的主要经济大国明显地分成了三派意见:美、日、英三国主张,当务之急是通过大规模的资金注入——也就是所谓“救市”——稳定住岌岌可危的金融市场,其他一切都应该建立在经济复苏的前提之上;以法、德两国为代表的欧洲则对救市的效果持怀疑态度,它认为,必须尽早改革现行的不合理的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以中、印、俄、巴等所谓“金砖四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大国则既不否认救市的必要性,同时又强调改革的重要性,只是它们的改革呼吁更多地着眼于发展中国家在国际金融机构中的代表权。

    从过去半年来的政策实务来看,整个世界的着力点显然严重地偏向于“救市派”一边。我们可以看到,从华盛顿到北京,从东京到伦敦,一轮又一轮的政府输血和经济刺激计划争先恐后地出台,而“改革派”至今仍止步不前于七嘴八舌的嘈杂呼声,几无任何实质性进展。美国政府于过去一周内连续扔出两个重磅“政策炸弹”——其一是被评论为“开动美元印钞机”的联储自购长期国债计划,其二是旨在推动“公私合买”的金融救助和不良金融资产剥离方案——都可以被视为相对务实的“救市派”在G20峰会召开之际给高谈阔论的“改革派”的下马威。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失衡,除了因为美、日、英联盟的强大经济实力外,关键还在于“改革派”只有大方向,缺乏具体的目标,更几乎拿不出任何建设性的可操作方案。在这样的背景下,周小川文章的价值就显得非同寻常,预计这也是本次峰会上中国将要开出的最重要的药方。更加值得一提的是,周小川的建议不同于之前美、欧各怀私利的主张,它具有高度的公平性和客观性,并无显著倾向于中国本国利益的动机,因而又平添了几分公信力。

    在那篇2000多字的短文里,周小川重提凯恩斯60年前的大胆设想,建议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创设的特别提款权(SDR)进行改进和扩大,以“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循序渐进,寻求共赢”的改革,逐步创建“具有稳定的定值基准并为各国所接受的新储备货币”。鉴于它涉及到一些十分专业的金融和货币知识,我在这里不想具体展开解释。总之,文章的核心意思是要在未来建立一种不与任何国家主权挂钩的“世界货币”,以此作为国际储备和贸易结算的工具。文章还就它的实践操作性作了探讨,并提出了一套相应的解决方案。

    应当说,这是一个看起来极其理想主义的设想,其现实障碍是不言而喻的。假如它能够梦想成真,那将是人类历史上第一种在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能实际流通但却同时又承担着沟通地球上所有不同货币间交易结算使命的高度自相矛盾的货币符号。而之前的国际储备和结算货币,不论是黄金还是美元,实际上都是相应的那个时代中最具有稳定购买力的真实货币。这也意味着今后货币的信用将不再依托于货币中介物本身的价值或其背后的政治、经济、军事综合实力。然而,在一个至今仍完全由主权国家规则支配、“世界政府”遥不可及的“丛林式”世界体系中,发行这种“世界货币”的“世界中央银行”——权且假设它是IMF——自身的权威又托身何处呢?退一步说,就算IMF得到了全世界所有国家或主要大国齐心协力的支持,在技术上它又如何确定“世界货币”的发行量呢?会不会由于这种“世界货币”本身的发行不当而造成全球性的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

    实际上,周小川的主意十分类似欧元的前身“欧洲货币单位(ECU)”。但这里有一个必要的前提:如果没有欧洲一体化和统一货币的预设目标,ECU的功效将是极其有限的——它本身只是一个中间过渡产物。也就是说,假如世界各国不能就未来建立统一的真实“世界货币”达成共同的追求方向,“升级版SDR”的前景就将大打折扣。

    在全球经济日益不可分割、美元体系日益力不从心的当下,与其说周小川提出的是一个解决方案,还不如说他抛出了一个开放性的问题,相信这个问题一定能赢得举世共鸣。最早公开类似设想的其实是俄罗斯政府,它在上周一(3月16日)提出的建立“超国家储备货币”(supernational reserve currency)的主张,与周小川的“超主权储备货币”可谓异曲同工。所不同的是,周小川的方案更为细致和具体。那么,在一周以后,它会不会因为中国和俄罗斯的联手而成为金融危机重重阴霾下伦敦城里的主旋律呢?

    写于2009年3月24日,发表于2009年3月25日《新闻晨报》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