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在博鳌寻找“亚洲”  

2009-04-21 12:21:42|  分类: 政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鳌已经曲终人散,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的喧闹消退于日复一日的海浪拍岸声中。

好几位出席今年亚洲论坛年会的重量级嘉宾在启程前往博鳌前,异口同声地对媒体说,金融危机中的世界应该更多“倾听亚洲的声音”,博鳌就提供了一个绝好的场合。

这话说起来相当有底气,听起来也相当有道理。但如果我们以严谨的态度继续求证下去,就会立刻陷入难以克服的困境——什么是亚洲?亚洲在哪里?

分析家们几乎每天都在告诉我们一些似是而非的数据,例如亚洲占全球人口60%,经济总量占全球四分之一,贸易总额占全球三分之一……不过在我看来,这些就好比说“地球分成五大洲,其中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是亚洲”一样,仅仅是初中生都应掌握的课本常识。我们最应该明白的真相是,世界上并不存在一个具有实体意义的“亚洲”。

为了方便理解这句话的意思,让我们先拿一个对应概念来作参照,这就是近年来中国民间舆论似乎日趋反感的西方。当我们提到“西方”这个词的时候,我们也许会想到美国、英国和法国,我们也许还会想到白人,想到基督教……可是,澳大利亚不在西半球,我们却会认为它是“西方”,尽管它自己很希望被看做是“亚洲”;阿根廷地处西半球,大多数国民是白人,并且信仰基督教,可怎么看它都不像“西方”……

我相信,不管多么憎恶西方,大多数人都不得不承认,它是一个坚实而强大的实体。而之所以如此,根源并不是“西方”是多么团结一心(事实上它的内部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喋喋不休的言语争吵和相互拆台的利益争斗)。所谓“西方”,是一个文明,而不是一块地方和这块地方上的一堆人。因此,与其说“西方”存在于地球的西面一半,不如说它存在于地球上某一部分人群的共同记忆和认同里——现代西方其实就是对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的共同记忆、以及上述这些历史过程所塑造的民主宪政、市场经济、多元文化等一整套价值理念的认同。归根结底,西方的外部整体力量源自其内部凝聚力,而后者又来自上述历史记忆和价值认同。从欧盟对申请加入它的捷克和土耳其这两个国家的不同态度上,我们就可以一眼窥破所谓“西方”的庐山真面目。

那么,关于“东方”或“亚洲”的共同记忆和认同在哪里呢?至少到现在,我们只能无奈地说,我们找不到。当人们谈论着许多亚洲国家和地区具有的经济高增长、高储蓄、高外汇储备等共同特征时,我们仿佛能够从互相身上找到一些共同点。然而,只要稍微再深入一层,谈到对过往历史和现实世界的看法时,中国人和日本人、印度人和泰国人、马来亚人和印尼人……立刻会陷入不可调和的纷争和敌对。这个地区的政治家和学者们大概是从欧洲的成功实验中看到了一幅美丽图画,他们不断地夸夸其谈所谓“亚洲一体化”,但他们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一体化的欧洲是建立在共同的记忆和认同基础之上的。

亚洲——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东亚——在现代以前也曾有过相同的记忆与认同。但是,19世纪的西方帝国主义列强的扩张、20世纪前半叶的“热战”和后半叶的“冷战”几乎彻底摧毁了这种记忆与认同。正是“西方”强加的现代秩序,建构了亚洲内部的民族和意识形态的分裂和对立。一个更大的悖论是:在西方人闯进来之前,东亚根本不识“民族”和“主义”为何物,今天我们却比发明了它们的西方人更加狂热于“民族”和“主义”之争!

因此,“亚洲的声音”要想获得世界的认真倾听,我们必须先找回那个真正的“亚洲”,也就是在这个四分五裂的观念和情感世界中重新“发现”一种新的认同。否则,所谓“亚洲的声音”只是一些嘈杂凌乱并相互抵消的噪音。

但这项使命注定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它应该是一种重新建构。而且,它显然也不是政府或精英群体能够大包大揽的,未来更多地需要靠民间力量来推动。尤为重要的是,这种建构必须使用东方人自己的智慧和方式。假如我们试图以过去200年来西方所惯用的那套方式去从事“一体的新亚洲”的建构——比如半个多世纪前日本想要搞的“大东亚共荣圈”那样——的话,那么它既不会得到亚洲这块土地上大多数人的支持,因而也不可能成功。退一步说,即使勉强做到了,那也仍不过是一小部分亚洲人根据欧洲人的设计图纸建造出来的一幢蹩脚的赝品洋房而已。它将根本不是真实的亚洲,而是我们通过西方这面镜子进行自我关照时看到的一个扭曲的哈哈镜像。可能正相反,要发现和寻找到真正的“亚洲”,首先要做的,恰恰是熨平强大的“西方”用血与火在亚洲人心灵中烙下的创伤,还记忆以正常状态。从另一方面看,一个健康和恒久的“亚洲认同”也绝不可能建立在对西方的同仇敌忾之上。换言之,“亚洲”不能通过“亚洲可以说不”和“亚洲不高兴”来得到确认。真正成熟的“亚洲”,不应该是“西方”的敌人,而应当是一个不同于“西方”的拥有自身独特价值的独立存在实体,它还应当是“西方”很好的对话者与合作者。

我认为,对建立属于亚洲人自己的“新亚洲认同”进而在此基础上推进亚洲一体化这个宏大目标而言,本次全球金融海啸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因为它能够让更多亚洲人懂得:独立自主地掌握自身命运是多么可贵!当然,在这个全球化时代,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但对外依存的前提是不能丧失自主权。

作为亚洲唯一的高层次交流平台,一年一度的博鳌论坛应当是一个重新寻找和发现“亚洲”的起点。徜徉在这片从未被污染过的美丽海滩上,我们能够更好地思索“亚洲”的本质。

写于2009420日凌晨,发表于2009421日“网易评论”我的个人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