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分钱”不如“分担”和“分忧”  

2009-02-15 12:01:51|  分类: 财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商务部副部长姜增伟在2月9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对成都、杭州等城市近期发放消费券拉动消费的做法表示肯定以后,社会上要求政府给老百姓“分钱”的舆论似乎得到了相当大的鼓励,类似的各种呼声越来越高涨。
    其实,早在春节前,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就在一个网络访谈节目中提出,发放消费券不如直接发现金,更优的方式是把国家的股票发给老百姓。而在近日召开的一个论坛上,另一位屡有惊人之语的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也提出,国有上市公司股票和外汇储备应该分一部分给老百姓。他还直截了当地建议,把2万亿国家外汇储备中的一半拿出来来分给居民。
    虽说发放消费券、现金和分发国有股票、外汇储备说到底都属于“分钱”,但性质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前者主要是着眼于解决眼下内需不足的紧迫问题,后者则还蕴藏了深刻的体制改革的诉求。例如,从两位市场派经济学家分发国有股票的异口同声的提议中,我就明显地嗅到了一丝私有化债券的气味。正如张维迎所说,中国的财富过多地集中在政府手里,我们应当利用当前的危机推动改革。
    必须看到,即使没有这场金融危机,上述这种将国家财富分散于民的思路,在方向上无疑也是正确的。但在当下的操作实践中究竟应该发消费券还是发现金,分股票还是分外汇,则要就不同政策对社会行为的可能影响作出具体而审慎的分析和甄别。
    体制改革的问题这里先瞥开不谈,如果仅从当前面临的严峻形势入手,眼下社会上的一个基本共识是:中国经济之所以在外部环境的变化面前显得如此脆弱,原因在于中国经济结构严重依赖于外需;而过去10多年来中国之所以会形成日益显著的出口导向型经济结构,根源又在于国内需求不足。内需不足是因为老百姓没钱。发放消费券和现金的政策建议就建立在上述逻辑上,即希望通过对低迷的内需进行一定的“弥补”的办法来扭转这种不合理的外部依赖型经济发展模式。应该说,这比依靠政府投资来拉动内需的传统思路要进了一大步。我们发展经济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而不是提高GDP数字。
    然而,“分钱”这种办法有诸多不合理之处。首先,对短期目标来说,它未必能很快带动消费。因为老百姓可以把分到的现金存起来,或将分到的消费券用于基本开支而把“节省”下来的现金转变成储蓄,这就是所谓“挤出效应”。“分钱”还会产生很高的社会成本,搞不好甚至会因为信息不透明、监督不到位等因现有制度缺失派生出来的不利因素酿成严重的社会矛盾。尤其是大规模发放消费券,我敢打赌一定会催生地下交易转让之类非法行为;而且假如对消费券实行行业(如杭州的“旅游消费券”等)或企业(如仅限于政府指定商业企业等)限制,那本身就相当于用公共财政补贴特殊经营主体,既是对公平市场竞争的扭曲,又是滋生寻租和腐败的温床。最重要的是,人人均等的“分钱”看似公正,实则不然。它是一块“天上掉下的馅饼”,而不是一种鼓励人们通过诚实劳动创造财富的“奖赏”。
    经济学家们出的分股票和分外汇的主意显然没有上面这些毛病,而且由于股票和外汇都不是“死钱”,而是一种能继续生钱的“资本”,这对提高普通老百姓对国家经济的参与度、刺激国内市场活跃度进而改善经济运行效率都有莫大好处。但考虑到中国资本市场的严重制度性缺陷以及中国社会整体金融文化素质的低下,我相信,要不了两、三轮资本市场上比较大的震荡,全国老百姓手头的这些有价证券就会以极其廉价的成本飞快地流到少数人手里,不信可以看看俄罗斯当年的情况。
    有鉴于此,我对“分钱”之后的前景十分缺乏信心。这里还要进一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老百姓为什么会没钱?我认为原因有二,一是近年来国民收入分配中“民”所占的比例越来越低,第二,还在于中国社会中各类各类从事财富生产的竞争性和创造性活动的动力有明显的衰减迹象,公务员考试挤破头的场面就是最好的写照。眼下营生不易,自己创业更是难上加难!此外,内需不振还不仅仅是因为老百姓穷,他们即使有些钱也不敢乐观消费。这是由于他们必须有足够的积蓄,以备水涨船高的上学、看病、失业和养老等来自各个方面的不时之需。
    上面这两条,概括起来说,就是老百姓从事经济活动的负担太重,而生活的后顾之忧又太多。我个人认为,这两个“相对因素”或许比钱囊羞涩这个“绝对因素”更加强大地制约了内需市场的扩展。假如这个判断成立,那么就可以得出结论:替人民“分担”和“分忧”会比给他们“分钱”对拉动内需、调整经济结构起到更有效和长远的促进作用,虽然表面上看似乎不那么能立竿见影。
    既然如此,同样是散财于民,我的建议就不是发放消费券、现金或分发股票、外汇,而是以下两条——
    第一,减税,特别是给能够创造大量就业机会的充分竞争市场中的企业减轻税负,必要时甚至还应当对某些创业活动提供直接财政补贴。减税的最大好处是,你只有为社会创造了财富,才能享受到它的好处;而且你的创造越多,所得也越丰。这是一种比“分钱”更为健康积极的政策,只有全社会从事物质和精神财富生产的创造性活动生机勃勃,人民才能真正迈向持续的富裕和幸福。
    第二,采纳吴敬琏先生多年来一贯主张的,将国有股份划转至全国社保基金,充实其帐户,并在比较短的时间里建立起覆盖城乡的医疗、失业和养老保险体系。与此同时,将外汇储备中的相当一部分用于投资国家教育,争取也在很短的时间内实现包括西北偏远农村地区在内的全国九年制免费教育网络全覆盖。如果将来每一个中国人都不担心少时失学,长大后失业,生病得不到治疗,老来无依无靠,以中国那么大的市场容量和中华民族的勤劳智慧,我们又何愁经济不发展?
    “分钱”公平,还是“分担”和“分忧”更可取?举一个例子就可以一目了然:假设有一个离了婚的懒汉加酒鬼加赌棍带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儿子一起生活,国家究竟应该发给他们每人一万元钱(或消费券)呢?还是应该帮父亲办好资金充裕的社保卡,把孩子送进不需要交一分学杂费(并且还管一顿免费午餐)的学校?
    写于2009年2月12日,发表于2009年2月13日《南方都市报》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