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批判精英是一件无本万利的买卖  

2009-02-12 12:42:51|  分类: 政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德清先生23日在《中国青年报》发表评论认为,自2007年以来,精英与草根的对立越来越成为当代中国一道十分刺眼的社会景观。

这篇题为《牛年,精英当俯首甘为孺子牛》的文章分析说,草根的矛头主要指向商业精英和知识精英两个群体,尤其是知识精英与商业精英联盟,影响政策制定,并进而侵害民众利益。而由于缺乏有效证据,草根对精英的带有强烈道德色彩和盲目性的批判与攻击,不能得到精英的认真倾听和诚意对待,致使双方之间的隔阂愈来愈深。“错综复杂的表象难以掩盖争议的核心是利益之争,是话语权之争。其直接结果是导致民众对精英的认同不复存在,精英为民代言的‘合法性’丧失。”

这确实是一个具有重大讨论价值的话题。但在进入严肃的讨论之前,首先要形成一个起码的对话规范。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当前最迫切的任务,是谨慎地厘清 “权力”、“利益” 与“话语”三者(狭义地分别对应于知识精英、政治精英和商业精英)之间的关系。

于德清文章给我的感觉是,他认为精英——尤其是知识精英——应当是民众利益的代言人,而目前他们却在利用大众基于这一点授予他们的话语权力迅速地建立起一个与大众利益相对立的“特殊利益集团”。对此,我持有更为复杂的不同看法。

无论在哪个领域,所谓精英,永远是那些占据了该领域领导地位(也就是广义的权力)的少数人。但是,政治精英、商业精英和知识精英所掌握的是三种性质完全不同的权力,它们的服务对象和运作规则因而也是非常不同的。在一个民主法治完备、契约规范健全的社会中,政治精英的权力是人民大众授予的,理所当然地必须效忠于大众的利益。商业精英的权力是在市场竞争中形成的,它完全有理由用于为自身所属的商业组织谋取更大的利润。而且,在经典自由主义那里,这种自利行为只要符合法律与道德,最终将对社会的整体福利作出贡献。知识精英的权力来源则比较特殊,它既不是投票选举的结果,也不是市场销售的产物,而是源自知识本身。知识精英的献身对象应当是真理,而真理的判断标准只有真伪,无涉利害。

我当然很清楚,真实世界并不是由上述黑白分明的道理构成的,现实社会是复杂的,布满界限不清的灰色地带。例如,政治精英经常制定偏向于少数人利益的不公正的坏政策,甚至以行政权力维护少数人的特权;而商业精英很可能使用各种不正当的手段收买贿赂政治精英,诱使他们做更多上述损害社会大众的事;知识精英或许也会将真理典当给权力和金钱,打着专家学者旗号发表各种没有学术价值但却弥漫着衙门和铜臭气息的谎言。但是,要解决这些令人懊恼的问题,只能通过更加规范地限制和监督政治、经济和知识精英的权力,而不是混淆三者之间的区别,比如要求本来应该“诚实经商”的经济精英去做见义忘利的行善者,或者要求本来应该为“知识而知识”的知识精英去充当大众利益的代言人。

今年113日,《证券日报》及其副总编辑董少鹏因为一篇《美国公民谢国忠在对中国股市说什么?》的头版文章而丢足了脸。该文对近年来一直唱空中国股市的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提出了严重的道德指控:“他的身份并不‘独立’,论述也并不‘经济’,而是一个被愚钝外表和华丽经济学词藻包裹的‘遏制中国股市的海外势力代言人’”。

董少鹏在文章中写道:“在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政府经考核评估,正式接受谢为美国公民,他的名字也早改为‘安迪·谢’。在隆重的入籍宣誓仪式上,谢国忠先生右手紧压在胸前,面对美国国旗,庄严宣誓:‘我完全放弃我对以前所属任何外国亲王、君主、国家或主权之公民资格及忠诚,我将支持及护卫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和法律,对抗国內和国外所有的敌人。我将真诚的效忠美国……’”

董文内在的荒谬逻辑错误这里权且撇开不论,当谢国忠向媒体公开其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号码和户籍地以后,人们更加诧异的是,作为一位资深的媒体人(副总编辑),董少鹏何以竟能如此言之凿凿地将自己的观点建立在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虚构事实之上,而且还描述得如此绘声绘色!

要不是接下来的春节长假,董少鹏先生在媒体上的曝光也许还会进一步升温,并延续更长时间。但不管怎么说,在我眼里,他的这篇文章已经构成了近年来充斥于国内时评界的恶劣文风的代表性范文,这类令人作呕的文风最擅长的武器就是“诛心之论”。用一句大白话来说,如果我要批评某人的某一种观点,我根本不需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分析这种观点上,而是首先质疑他为什么要提出这种观点?进而将他贴上某类特殊利益集团代言人的标签。这样一来,就非常省力地自动达到了“他的观点是错误的”这个目标——那些怀有阴险目的的人提出的观点建议当然一定是想损害我们利益以牟取他们自己不可告人的私利,这么简单的道理谁不懂?

邓聿文在118日的《东方早报》上撰文《经济学家真的那么可笑吗?》,对网上近来广为流传的一篇名为《经济学家骇人语录》的帖子作了详细分析后指出,“一些时评作者喜欢把自己打扮成草根的代表,而把经济学家假想成精英和富豪的代言人,这样批评起经济学家来就获得了一种道德的正当性。”文章呼吁警惕这种人为制造社会对立情绪的做法,并认为这映照出某些评论者“自身思想的狭促,以及我们这个社会的乖戾之气。”

如果我在这里也照搬董少鹏先生以及许多时评家惯用的武器,那我也想反问他们这样一个问题:你们是出与什么利益发表这些批判的呢?我接下来可能还会沿用他们的口吻回答:是因为你们精明地知道,“草根”人数众多,一旦成功窃取了“草根阶层代言人”的地位,你们很快就能名利双收。事实上,当你们愤慨的身影忙碌地出现在一个个电视访谈节目或现场签名售书会上时,我一定也不会感到吃惊……

我一贯明确地反对和谴责这类拙劣的诛心之论,我把它的逻辑拷贝在这里,仅仅是为了告诫那些深陷其中的人士一个道理:你所驾轻就熟的锐利武器不过是一件可笑的“皇帝新装”而已,你在道德法庭上义正严词地起诉的那个对象不把它反套在你身上,也许只是因为他在公众面前丢不起那个脸。

有一点是不容否定的,无论是经济学家还是其他的知识精英,他们发表的许多观点是不正确甚至可笑的,客观上也确实有可能造成对社会大众利益的损害,甚至主观上也不能排除为特殊利益集团服膺的动机。但对这种错误观点的正当批评和反驳同样应该建立在知识和逻辑的基础上,否则,观点或学术的交流就变成了政治口号和道德大批判。我一点也不想站在所谓“精英”的立场上说话,但这确实就是我在本文开头时所说的对话的基本规范。

在任何社会中,拥有财富和名望但不掌握政治权力的人——也就是本文中的商业精英和知识精英——都是最容易受到攻击的人。那些把假扮的“草根代言人”想必非常清楚这一点,要不他们怎么会如此轻易地就放过了这个社会中真正掌控 “草根”的命运的那一部分精英?

写于200925日,发表于2009212日《中国青年报》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