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披在哥本哈根会议身上的科学外衣  

2009-12-15 18:26: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在举世瞩目的哥本哈根会议召开前几天,一则令人震惊的学术丑闻意外地被曝光,估计得让那些热血沸腾的环保主义者郁闷至今。

    11月28日,由气象科学家主办的发布气候方面评论的“真实气候(RealClimate)”网站,被IP地址在土耳其的黑客入侵,并上传了一张窃取自英国东英吉利大学(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气候研究所的文件照片。同日,东英吉利大学发表声明,确认在全球气候研究中处于领先地位的该校气候研究所的资料被盗,包括大约1000封邮件和3000份文件,其中有英国和美国科学家在过去13年里通过邮件交流的记录。这些泄露出来的邮件显示,东英吉利大学气候研究所主任菲尔·琼斯与其同事在研究中选择性地使用了支持气候升高的数据,并刻意隐瞒了一些支持反面结论的数据。

假如黑客公布的资料被查明属实,那似乎表明,在过去10年甚至50年里,地球并没有像预计中的那样变暖,至少不像通常我们被告知的那么严重。这对于许多至今仍不认为人类活动与全球变暖存在必然联系的怀疑论者来说,不啻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好消息;对沙特阿拉伯以及石油、煤炭跨国公司等一些一直反对减少化石燃料使用的国家和组织来说,也是一个值得为此干一杯的重大利好。

鉴于这起涉嫌人为操纵气候数据的学术丑闻关乎人类针对全球暖化将要采取的下一步政策的重大问题,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研究小组(IPCC已)宣布,将对事件展开调查。英国气象局也决定对过去的气象数据进行审查,而处于风暴中心的菲尔·琼斯12月2日已宣布辞去东英吉利大学气候研究中心主任一职。

我最初闻知此事,是把它当作一个学术政治化的经典案例看待的。我推测,菲尔·琼斯及其同事在从事严肃的学术研究之前已经预设了一个要将人类从气候暖化的灾难中拯救出来的“正义”的价值立场;加之毕生浸淫于这一专业所支付的学术成本,堆积起了强大的路径依赖及复杂的利益关系。这种崇高的淑世精神与卑微的现实算计奇怪地混杂在一起,促使这些科学家们放弃了学术研究中必须恪守的客观中立。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就那些偏执的环保主义者而言——比方说因此而获得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的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如果哪一天看到有报道说他伪造了气候变暖的数据,我是一点也不会感到吃惊的。

事实上,尽管“全球变暖说”在国际政坛和报纸版面、电视屏幕上日益成为一种压倒性的主流意见,但学术界的不同声音始终没有停止过。这里实际上可以分为两个不同层次的问题:第一,地球气候是不是真的在变暖?第二,地球气候变化的主要动因是不是人类活动?有不少学者从自然科学和历史资料等各个方面对两方面都发出过有力的质疑。我国著名的历史地理学家葛剑雄就是全球暖化的怀疑论者,他根据中国的史料和地理学家长期研究的结果指出,以往7000年间中国的气候已经出现过多次寒暖交替。他的结论因而是,地球气候变化主要取决于自然力量,人类对它所能造成的影响相当有限。“在地球上还没有人类时,在人类活动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的年代,在人类活动所产生的热量和二氧化碳远比现在低的年代,地球上却出现过比今天更暖的气候”。

对于这类专业性极强的科学问题,我作为一个门外汉,没有资格发表任何意见。我更关心的是它所折射出来的学术政治化对学术与政治的双重扭曲,这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上实在是太让我们熟视无睹了,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尤烈。我们这个国家在近现代为此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惨痛,这是每一个有理性和良知的中国知识分子都能够切身感受的。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更为令人震惊的内幕被揭露出来,使我觉得这事显然比我想象得远为复杂。据英国媒体报道,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小组一位副主席称,窃取行为并非业余人士所为,而是一起精心策划、资助丰厚的“带有政治目”的行动,试图破坏公众对“人类造成气候”学说信心,进而直接破坏哥本哈根会议。还有些人说得更详细,他们指控此次邮件泄露事件的幕后黑手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其前身即克格勃)。俄罗斯和美国一样曾经拖延签订《京都议定书》,而且近年频频传出令全球环保人士义愤填膺的排污数据,俄罗斯科学界亦对全球变暖多有质疑。

传统的学术政治化,是指一些人或组织在从事学术工作时有意无意地在他们的研究中塞入许多他们在政治(意识形态)上的先入之见,从而扭曲了学术本身,使之成为披着学术外衣的政治宣传。在我的视野中,开中国现代学术政治化先河的最典型例子是康有为。为了支持自己的变法事业,他不惜全盘推翻2000多年来的儒家传统,通过一套附会成分很多的曲解,把孔子打扮成一个具有现代民主精神的先知和改革家。

但这类学术政治化并没有抹杀学术与政治之间的界限,康有为在撰写《新学伪经考》、《孔子改制考》和《大同书》等的时候,依然比较严格地遵循了学术的规范。不管康有为自己究竟对他宣扬那套政治哲学体系是信以为真抑或仅仅视之为一种策略(我愿意相信他本人的确是康氏儒教的虔诚信奉者),至少是把它当作了一门学问在认真地做。因此,过了一个世纪以后的今天,我们仍然不能断言上面提到的那几本著作是没有学术价值的不合格之作。至少,康有为的创见为我们更好地理解儒学打开了一片崭新的洞天,这里的谬误在于他有意识地要以此“指导”政治实践。

此次“气候门”事件及其扑朔迷离的背景则向我们呈现了一种现代社会条件下的学术与政治及商业利益间错综复杂的关联及由此产生的新型的学术异化,其实,这种趋势在过去半个世纪里一直存在并日趋强大。如果仅就气候变暖的研究而言,它的逻辑是这样的:地球气候究竟是不是在变暖是无关紧要的,重要的是主张和反对气候变暖的观点究竟是为了什么?代表了什么人、国家、集团的利益?我们站在哪一边?该怎么做?……很明显,这就完全模糊了学术研究与政治活动之间的界限,学术的逻辑被政治的逻辑所淹没。

那么,学术逻辑与政治逻辑之间的本质区别是什么呢?一个反面例子非常典型地揭示了它——美国科学家詹姆斯?汉森是最早提出全球暖化与温室气体排放之间密切关系的学者,因而也被称为“全球气候变暖研究之父”。然而正是他,却是哥本哈根会议最坚定的抵制者。他将这次气候变化大会称为一场“闹剧”,并公开宣称“希望它失败。”原因即在于,他认定《京都议定书》规定的减排在方向上就是错误的,因而不可能真正控制温室气体排放。从中我们可以看出科学与政治的逻辑、科学家与政治家的思维是多么的不同!科学的生命是真伪,二者之间不存在任何中间地带,任何一种理论在被证实(证伪)之前都只是假说;而政治的精髓则是妥协(民主政治尤其如此),现实世界里不存在绝对的“好”或绝对的“坏”,任何决策都是利弊权衡和利益博弈的折中产物。

我认为,造成这种新型学术政治化的根本原因有两点:首先,科学在现代社会与日俱增的重要性导致科学领域的话语权成为各种社会势力争相抢夺的重要战场,因为再没有什么其他说教(包括宗教、道德、审美等等)比“科学真理”更有能力让现代人心悦诚服地接受一种主张了。其次,这也与现代科学研究的高度体制化密切相关。过去的科学研究经常是一种基于人的求知天性的业余行为,而当代随着科学研究的高度专业化和对仪器、团队、经费等的依赖日益加深,科学家本身成为一种谋生职业,并被体制吸纳,成为它的组成部分。在这两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科学研究的独立性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严重威胁,甚至科学研究的方向(哪些领域里的哪些项目应当被研究或优先、着重研究),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广义的政治所决定的。

在这方面,迄今为止我看不到还有哪一种力量比科学家自觉坚守底线的学术良知更能够发挥效用。现在流行一种说法,认为质疑“全球变暖”的论著大多得到美国石化财团的资助,是为石油化工利益集团说话。但葛剑雄教授就曾一针见血地说过,且不说真相到底是不是这样,即使如此,也不能根据这一点就否定一种科学研究的结论。请问当今世界上,还有哪些科研项目没有基金资助?肯定“全球变暖”的项目不都有政府或基金会的资助吗?它们的结论是否就不可信了呢?

    在我看来,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学术要自觉地与政治分开,特别是保持对现代社会中无孔不入的政治(商业)影响的抵御力量。事实上,大多数像葛剑雄这样主张人类活动并非地球气候决定性因素的学者,从没有为温室气体排放做过任何辩护,更没有反对环境保护。反过来亦然,坚持气候变暖的许多科学家也从没有明确提出过任何改变这种状况的政治方案。对他们来说,这只是一个是否实事求是的简单问题。科学家的天职是通过不懈的研究和探索提出他们自己认为正确的新知识,至于它能不能造福社会、如何运用于社会实践……还是交给善于讨价还价的政治家和商人们去处理吧。

    换句话说,正在热烈讨论中的哥本哈根会议是一次建立在现有认识水平之上的全人类投票活动,那件披在它身上的科学外衣其实并不厚实。

    写于2009年12月8-10日,发表于2009年12月12日“网易评论”我的个人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167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