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应当让奥巴马倾听到些什么?  

2009-11-18 17:21: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总统奥巴马昨天在上海与中国青年的对话交流,是以他对中国日新月异的今天和博大精深的过去的由衷赞叹和最高尊重作为开场白的。这既是必不可少的客套,也符合上台一年的民主党新政府国际政策的总的路线图。

    作为当今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越来越认识到,面对中国这样一个拥有悠久和灿烂文明的大国,任何轻慢乃至教训式的态度和口吻都是极其要不得的。这固然与中国迅速膨胀的实力有关,但也与近现代屈辱伤痛的历史在我们的民族意识里烙下的对自尊的极端敏感分不开。

    如果做一个简单概括的话,奥巴马在他的演讲和回答中,主要传递了以下意思:美国愿意倾听中国——特别是中国年轻人,因为他们肩负着中国的明天——的声音,愿意通过与中国更多、更深的接触和沟通来加深对中国的了解和理解。就世界而言,在相互了解和信任的基础上,美国愿意接纳中国作为日益重要的国际力量,与美国一同制定规则,参与行动,承担更大责任,共同为世界勾画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就两国自身而言,美国无意将自己的政治制度强加于中国,但美国依然视诸如人人平等、多元文化、宗教自由、言论自由、人民对政治的普遍参与权利等等为普世价值,美国自身强大的奥秘正源于这些伟大价值,因而美国愿意以一种并非强制的方式帮助世界各个角落——包括中国——的人们落实它们,并从中分享到美国已经因此享有的好处。

    从这里,我们能够再一次比较清晰地把握奥巴马新政府的国际政策指导思想,即它并不打算放弃美国既有的价值观,并且仍将不遗余力地在全世界推广它们。所不同的是策略,美国希望摆出更谦虚的姿态、更多地通过与其他国家交流协商来实现这一目标。也就是说,不变的是目标,改变的是手段,更多地依赖加强沟通(而非单方面说教)、率先垂范等“软实力”,而不是经济制裁、武力威胁之类“硬实力”。

    对于广大将信将疑的中国听众而言,有一点一定是非常值得欣慰的:在这次亚洲之行中,美国的最高领导人第一次用清晰明确的方式表达了美国并不打算遏制中国的崛起。不仅如此,美国还愿意在许多领域主动与中国分享世界的领导权。

    然而,任何交流和沟通都是双向的。除了欣然接受了世界唯一超级大国领导人充满善意的承诺,并向他表达了我们对等的友善以外,中国又向、或者打算向美国以及整个世界传递出什么我们自己的价值理念呢?

    从昨天的交流来看,中国年轻学生的提问大多温文尔雅且中规中矩。这并不是说他们对奥巴马没有提出任何代表中国方面的诉求,而是说,他们的诉求大多仍然集中在希望美国对中国的核心利益给予保证这样一个现实层面上。换句话说,中国人最关心的问题仍然是美国打算怎么做?应该(我们认为)怎么做?尤其是对中国怎么做?这是一种典型的以美国(西方)为中心的世界意识。

    很长时间以来,很多国人都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将美国看作中国顺利崛起道路上的最大障碍。他们中很少有人认真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所谓的“中国崛起”对世界、甚至对中国人民自身意味着什么?

    的确,中国领导人不厌其烦地在各种场合向全世界保证:崛起以后的中国将是一支维护和平的力量,中国永不称霸。就在昨天,也还有中国学生对奥巴马谈到了,中国的理想是构建一个文化多元化的和谐世界。但多元和谐是一种相互间的关系,并不代表着持这种世界理想的人(或国家)没有自己的稳定价值观或自己认为什么是“好”的东西。中国希望未来的世界是一个多元的和谐世界,决不可能意味着中国没有自己的价值,或认为任何价值都是同等的。承认多元至多只表示:我不打算将我这一套强加于你,也不接受你那一套强加于我,绝不是说:我不打算有自己的一套,或者,随便哪一套我都打算接受。

    当下的中国,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这样一个既令国人骄傲但更令他们尴尬的位置上:随着中国影响力的与日俱增,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正急切地关心中国的价值观,简单地说,即中国认为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才是理想的世界?中国打算为此做些什么?因为它们必须据此对自身的未来行为作好必要的准备和调整。对中国人来说,崛起似乎就是一个国家强大的问题;但对世界来说,中国崛起意味着他们将要情愿或极不情愿地发生或多或少的改变,就连美国都不例外。更为紧迫的问题是,中国对世界未来的态度又在很大程度上塑造着世界现在对中国的态度。

    因此,我们从美国总统那里倾听到那些友善的许诺固然重要,我们自己能让美国和全世界倾听到些什么也同样重要。而他们倾听到的,远不应当仅局限在中国希望他们怎么对待中国这样的低层次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意义,显然不可能止于让奥巴马学会一两句《论语》(“温故而知新”)以及我们回应一两句出自同一经典的话(“和而不同”)。未来崛起后的中国既不会回到古代,也不会变成西方。它一定是根植于自身的悠久传统,又汲取了包括西方文化在内的许多外来伟大价值,虽然它的轮廓至今依然模糊,前景也充满不确定。

    100多年来,中国人民从来都挣扎在救亡图存、解决温饱、自强发展的最低生存线上。面对骤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中国将如何影响和塑造世界”的问题,我们不能说已经作好了足够的准备,我们甚至连认真思考一下它都还没来得及。但在21世纪,这对中国和世界很可能是一个头等重要的问题。如果中国能够继续顺利发展下去,那么,昨天向奥巴马提问的那些稚嫩的声音,在30年、40年以后终将成为震撼世界的最有力声音。他们会准备好吗?

    写于2009年11月16日,本文系我应约为《南方都市报》撰写的2009年11月17日社评

  评论这张
 
阅读(58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