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奚兆永:评白岩松、陈季冰的贫富观和民意观(下)  

2008-08-16 23:13:56|  分类: 政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续前)

三、网民的意见不是“民意”?

 

白岩松说,“我们太习惯现在把网络的意见当成民意,不是,它只是人民当中的一部分年龄段的意见,而不是全体,因为网络在中国毕竟只发展了十多年的时间,可能更多的体现在15岁到30岁之间的人更多数,也有其他年龄,但这个年龄段的人更愿意在网上发表意见。因此当说网络民意的时候,我们恐怕应该解读成是更多的15岁到30岁之间的人来表达的意见,比如说我们的父母他们从来不会在网络上去表达他们的意见,但是他们不是民意吗?”

应该说,白岩松此论并不新鲜。据我所知,曾被经济学界称为“京城四少”之一的樊纲,早在20064月就发表过一篇网络和网民作用的文章,声言:“网民不能以民意代表自居”,“政府不能仅以网上的舆论来左右自己的政策”。白岩松所说,其实不过是鹦鹉学舌,拾人牙慧。但是,由于他利用了中央电视台这样一个黄金宝地,影响很大,不能不予以重视。

互联网的出现和普及,给民众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获取信息和表达自己意志与愿望的平台。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22次报告,中国的网民已经达到2.53亿,此数字已经大幅度超过美国。虽然就其占总人口的比例来说,还占世界平均水平以下,只能说是一个网络打过,还不能说是一个网络强国。但是,应该看到,网络在社会生活各方面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政治生活中,网络正发挥它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今年621日,胡锦涛总书记视察《人民日报》,并且在《人民网》的“强国论坛”向网民发表了谈话。他说他虽然忙,但是也经常上网。他指出,“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互联网已经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成为党和政府联系群众的重要枢纽。”就是说,作为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他也要从互联网获取信息,了解人民群众的疾苦、意见和要求。确实,互联网以其快速、直接、广泛和互动的优点,是任何其它方式所不能相比的。它对党和政府的决策当然也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这些本来都是大好事,但是,对于那些自由主义的“精英”们来说,互联网的发展,网民作用的加强,是他们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在过去,他们是专家,是智囊,他们的意见可以比较方便地反映给决策机构;而现在,他们的重要性明显地减弱了。决策者不仅能够听到他们的意见,而且可以听到与他们不同的声音,他们的意见已经不再是决策的唯一依据了。而这种情况又是他们所无能为力的,这样他们就有一种失落感,于是就发出了绝望的哀鸣。除此之外,恐怕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网民可以直接在网络发表意见,可以在网上批评一些精英的错误观点和丑恶行为,使一些精英威信扫地。他们当然非常恼火,但也无计可施,这也是一些精英对网络和网民非常反感的一个重要原因。

樊纲说,网民不是民意代表,我们要问:难道只有“民意代表”的意见才是民意?按照这一说法,只有人大代表的意见才是民意。如果此说正确,那还要政协做什么?因为政协之设乃是人大的补充,可以听到更多的民意。但是,无论是人大还是政协的成员都很有限,要听取更多的民意,还要进一步扩展渠道,而如果把有2.53亿网民的网络都不看成是获取民意的重要渠道,那还有什么可以叫“民意渠道”呢?

至于白岩松把网民的意见说成“只是人民当中的一部分年龄段的意见,而不是全体”,也是非常片面的。诚然,在2.53亿网民中30岁以下的青年人占有比较大的比例,但是把网民的意见说成“只是人民当中的一部分年龄段的意见”那就以偏盖全了。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的统计,30岁以下的网民占网民总数的68.6%,确实占了一个比较大的比例,但是,30岁以上的中年人和老年人也有31.4%的比例,其绝对数有7900万之众,对于如此巨大的人群怎么可以忽略不计呢?在白岩松看来,他的父母是不上网的,这当然可以认为是事实,但是,从这样一个前提里怎么可以得出所有的老年人都不上网的结论呢?事实上,一些老年人对国家大事很关心,时间也比较充裕,上网的还很不少。像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特别顾问刘国光,八十多岁了,还经常上网,并在网上就一些重大问题发表意见。又如,写作《谁是最可爱的人》的著名作家巍巍,快90岁了,仍很关心网络,也时有文章发表。再如原河北省委书记李尔重,九十多岁了,对网络也很关心,还在网上发表自己对一些重大问题的看法。至于六七十岁的老年人和30岁以上60岁以下的中年人,上网的就更多了。怎么可以一笔否定他们在网络上的存在呢?当然,青年人在网上更加活跃。这不是坏事,而是好事。因为青年代表着未来。1957117,毛泽东在莫斯科大学对留学生说,“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奇托在你们身上。”(见《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6卷)在新近发生的许多事情上,包括在抗震救灾这件事上,80后的青年人都有上佳的表现,为什么白岩松对于青年却表现出了不应该有的偏见而抹杀他们的正确看法呢?这是值得人们深思的。

白岩松强调民意是全体人民的意见,表面上看,似乎很对,但是,如何从“全体人民”那里收集民意呢?这是一个好说不好办,难于操作的问题。流行的做法是搞“民意调查”。但是,事实上也不可能向“全体人民”进行这种调查。通常的民意调查实际上是抽样调查,由进行调查的单位设计一套方案,提出一些问题,向有代表性的人群发出问卷,收集答案;或者通过电话访问、街头访问、入户访问的方式进行这种调查。由于选择的对象有限,提出的问题未必科学,加上被调查者由于事先对问题缺乏研究思考,所给出的回答也未必就是真正的民意。相较之下,网民在网上发表意见,一是人数众多,二是有备而发,三是不受问卷的局限,能够畅所欲言,充分表达自己的思想,其所表达的民意的客观性、真实性和准确性都是一般的民意调查所比不上的。

 

四、关于所谓民意的边界和“典型的民粹”问题

 

陈季冰认为,民意的内容是表达“多数人的愿望”,这是正当的,但是,任何公理都是有条件的,无论是“民视”、“民听”还是“人民的声音”,只有在一定的边界以内,它们才有资格上升为“天视”、“天听”和“上帝的声音”。即使是“多数人的愿望”也“只有在关涉公共事务的那些领域才具有正当性的,它无权染指私人领域。”他举例说,眼下大多数人认为粮食价格太贵,希望粮价下降或不再上涨,这个要求当然可以理解。但假如多数人要求国家以行政力量,强制米贩子不能涨价,那么这种要求就必须坚决抵制。因为在他看来,“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米卖什么价格,是粮食商人个人的经营权利,多数人无权以自己认为合理的价格强买强卖。”他还认为,由大多数人说了算的思想是“对民主的严重歪曲”,是“典型的民粹”。

我认为,陈季冰的上述思想是完全错误的。

在我看来,民意不仅是表达人民的某种愿望,它是人民意志的表现,它不是执政者可听可不听的东西,而是必须倾听和遵从的东西。毛泽东在七大报告即《论联合政府》中说,共产党“区别于其他任何政党的又一个显著的标志,就是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人民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向人民负责和向党的领导机关负责的一致性;这些就是我们的出发点。”他还说,“二十四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凡属正确的任务、政策和工作作风,都是和当时当地的群众要求相适合,都是联系群众的;凡属错误的任务、政策和工作作风,都是和当时当地的群众要求不相适合,都设脱离群众的。”(《毛泽东选集》低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094-1095页)毛泽东的这些论述被写进了七大党章,不仅教育了广大干部和党员,甚至还使蒋介石受到了深刻教育。大陆第一个阅读《蒋介石日记》的历史学者杨天石在一篇文章里披露,蒋介石“读到七大制定的党章,把其中两节完整地抄在日记里,一节是《党员与群众》,一节是《上级与下级》。他认为这两段写得太好了,‘读了得益匪浅,本党必须要奋起急追,否则消亡无日’。”(转引自200877“新华网”)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国体定为人民民主专政,我们国家、军队、政府的名称里都有“人民”二字,法院、检察院、电台、银行、保险公司的名称里也有“人民”二字,中共中央的机关报叫《人民日报》,新中国自己办的第一所大学叫“中国人民大学”,……。这些都是人民意志的表现。但是,假如我们只有“人民”的名称,而没有足够的“民意”体现其中,那么我们就会徒有“人民”其名而并无其实,只有在这些机构中充实了民意的内容,“人民”二字才真正是名副其实的。81,胡锦涛总书记在接受外国记者采访时说,“我始终认为,作为国家领导人,必须倾听人民呼声、尊重人民意愿、关心群众疾苦、维护人民利益。要想人民之所想、办人民之所需。”可见,民意在党和国家领导人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重要,陈季冰把它仅仅作为一个可听可不听的“愿望”,显然是把民意的重要性贬低了。

至于民意的适用范围,首先当然是公关领域,但是若说“它无权染指私人领域”,那就太过分了。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尽管还处于初级阶段,但是方向还是社会主义,是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社会主义当然应该把社会利益看的高于一切,而不允许把个人利益凌驾于社会利益之上。实际上,就是在资本主义社会,如果有人为了私人利益而侵犯公共利益,也是要受到国家干预的。恩格斯在讲到资本主义的国家时说,“现代国家也只是资产阶级社会为了维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使之不受工人和个别资本家侵犯而举例的组织。”(《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629页)就是说,资本主义国家是代表资产阶级的,它当然要保护资产阶级的利益,使其不受工人阶级的侵犯,但是由于它所代表的是资产阶级的整体利益,因此也要使其不受“个别资本家的侵犯”而无所谓“无权染指私人领域”之说。如果个别资本家侵犯了资产阶级的整体利益,资产阶级的国家也是要进行干预的。最近美国发生了次贷危机,美国政府不是就进行干预了吗?至于陈季冰举的米贩子涨价的例子,我们可以用很多事实说明,为了人民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政府肯定是要干预的。当然干预的方法可以不同。比如,1949年底1950年初,上海的投机商人以为米价肯定要上涨,于是调集资金大肆购进,囤积大量大米,以便待价而沽,高价出售。政府为了维持物价稳定,及时从华南和西南等地调入七亿斤粮食敞开供应,投机资本家继续抢购,但是只抢购了3天,就再也没有资金了,而要卖存货,却没有人购买。他们的如意算盘落了空,而上海的米价得到了稳定。1953年,国家实行大规模的经济建设,对粮食和工业原料的需求大幅增加,而农业生产却不能与之同步增长,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怎么办?是任物价上涨让有钱人可以自由购买,穷人则处于无钱可买、无法生活的地位,还是实行统购统销,定量供应,满足所有人的最基本的需要?国家从大部分人的利益出发,选择了后者,保证了人民的基本生活需要。这些,岂止是“染指”,简直是强硬干预,但是,不这样做,人民就没法生存,一个人民的政府岂可坐视不理吗?今年5月,汶川发生地震,有地方矿泉水卖到十几元一瓶,如果不是采取非市场手段,举全国之力进行救援,灾区人民还能生存吗?把所谓市场原则看的高于一切,认为私人领域神圣不可侵犯,实际上是一种幼稚病,除了暴露作者的新自由主义面目外,是什么问题也不难说明的。

在我们看来,国家政策涉及到每个人,当然应该由大多数人说了算。但是陈季冰却认为,“这是对民主的严重曲解,事实上它是未来中国政治民主化进程中必须谨防的一种典型民粹。”

什么是“民粹”?民粹主义是19世纪在俄国出现的一个社会思潮,最初由伟大的革命民主主义者车尔尼雪夫斯基、别林斯基提出,主张推翻沙皇专制制度,实现社会主义。应该说,它有革命的一面。但是,它的历史观是错误的。他们不懂得历史的发展规律,想在俄国村社的基础上不经过资本主义的发展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他们也不懂得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把人民群众看做是“群氓”,认为不是时事造英雄,而是英雄造时事,主张历史是由英雄创造的,主张由少数密谋家通过一些恐怖手段取得政权,而不主张发动群众进行人民革命。先是普列汉诺夫,后来是列宁,对民粹主义思想进行了坚决的斗争。

陈季冰显然不知道,所谓“民粹”其实并不重视人民群众,他们重视的是英雄,他们的历史观是英雄史观。这一点,倒是和陈季冰的观点很合拍的。在陈季冰看来,“大多数人”只能够提出愿望,至于要达到这个愿望,靠“大多数人”是不行的,因为他们缺少“医治社会病症的专业能力”,而这就需要“专家”、“精英”了。原来在他的思想深处,还是一个英雄史观在作怪。因此,如果我们把“典型的民粹”这顶帽子带到陈季冰的头上,那岂不是要更适合得多吗?

当然,我们并不否定个别杰出的个人的历史作用,但是,正像马克思和恩格斯所说的,“只有在集体中,个人才能获得全面发展其才能的手段”。(《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84页)列宁在《悼念雅·米·斯维尔德洛夫》一文里曾说,“无产阶级革命第一次为过去单枪匹马进行革命斗争的英雄提供了真正的土壤,真正的基础,真正的环境,真正的群众,真正的无产阶级军队,使这些领袖能够大显身手。”(《列宁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710页)

可以说,英雄,领袖人物,如果没有人民群众这个真正的基础,不倾听和遵从人民党意志,就将一事无成。毛泽东很懂得这个道理,所以成功了;蒋介石不懂这个道理,结果失败了。后来蒋虽有所反思,但为时已晚,而在台湾亡羊补牢,才小有进步。而陈季冰全然不懂这个道理,是很令人遗憾的。

 

本文把白岩松和陈季冰连在一起进行评论,当然有些偶然。但是二人也确有不少共同之处:一、年龄差不多,一个是1968生,一个是1967年生;二、职业差不多,一个是央视新闻节目主持人,一个是独立的新闻评论员;三、观点差不多,二人都有相似的贫富观和民意观。而他们最大的共同点,是对马克思主义都很不了解,很不熟悉,对新自由主义却十分热衷;对人民大众缺乏尊重和感情,而对富人新贵们的思想却一拍即合。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新闻工作者,我觉得,这是一个致命的弱点。社会主义国家的新闻工作者赋有教育群众、引导群众的光荣责任,如果自己对马克思主义都不甚了了,对时事政治缺乏应有的正确的认识,那又怎么能够担负起用正确的舆论引导群众的使命呢?(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