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究竟想在奥运会上看到什么?  

2008-08-15 16:21:58|  分类: 文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于2008812日星期二,发表于2008年8月13日《中国青年报》

    对于像我这样的体育爱好者来说,四年一度的奥运会就像一道视觉大餐,其中精彩的比赛常常让我目不暇接,回味无穷。正在举行的北京奥运会就更不用说了。不过,对于我这样一个多少有点专业要求的观众和读者来说,国内媒体对这次奥运会的转播、报道和评论是令人失望的。

    首先是媒体的指导思想。也许是过于想表达中国作为东道主的热情好客以及中国人民对世界人民和平与友谊的崇高追求,国内大多数媒体对奥运赛场上激烈的竞技成分似乎没有什么兴趣关注。绝大多数报道——尤其是评论——将重点放在了对胜利者“拼搏精神”的赞誉、或者对失败者“尊重”、乃至对过失者的“理解”方面,于是我们的眼前充斥着“对杜丽的‘温暖评论’见证大国进步”、“聂卫平炮轰郎平是一种落后观念”之类的标题。

媒体的这种价值取向当然折射出经过30年改革开放以后整个社会观念的巨大进步,但多年来一直从事报纸评论工作的我却认为,宏大的价值理念不能代替对具体新闻事件的报道和分析。奥运会毕竟属于体育新闻,不管它承载了多么多的人类理想,把它当成一桩纯粹的“好人好事”去报道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况且,所谓“奥运精神”,其真谛似乎并不是“和谐、团结、宽容、理解……”而是“更高、更快、更强”。人类的和平友谊是一种我们应该在任何时刻任何地方都不懈追求的伟大理想,但不同的国际组织和国际活动是从不同的途径去追求这一理想的。假如奥运会的唯一目的是体现体育领域中的和平友谊,那我们把全世界运动员邀请到北京来举办一次“世界运动员联谊大会”不就得了?何必还要在赛场上脸红脖子粗地一较高下?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无论在动西方都是一种符合“政治正确”的原则,但这并不意味着“友谊”可以代替“比赛”。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当然应当尊重每一位奥运参与者,但过分的“一团和气”则是对那些出色的运动员的不尊重。对于四年才有一次的全球顶级体育盛会,我们想看到的是精彩的比赛和有内涵的专业评说。

再看电视转播。我连续几天坐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地收看央视和地方电视台对许多比赛的实况转播,发现大多数主持人说的绝大多数话都是对观众已经在荧屏上看到的东西的复述,而且不知怎么,作为“专业人士”的他们好象比我们这些普通观众更容易激动。除此之外,我听不到什么我很想了解的幕后新闻和专业分析。由此我得出一个基本结论:在中国,只要嗓音比较好,情绪上比较有感染力,你就可以胜任电视体育解说员的工作。

当我一再听到解说员声音发颤地说“我真为他(她)捏一把汗”或“我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的时候,每每禁不住要发笑。我很理解解说员当时的心理,他(她)确实是真心地为赛场上的中国运动员紧张担心,但他把自己当成了我们这些普通观众中的一员,全然忘记了自己应该是普通观众欣赏比赛的引导者。最令我失望的是,见多识广的解说员甚至不会站在运动员的角度去考虑一下问题。此时的解说员把他(她)自己想象成了那个正在平衡木上表演高难度技巧的中国运动员,他(她)站在那上面自然是一定会掉下来的。可是不要忘记,那个运动员不是我们,也不是解说员,她是吃这碗饭的!日复一日的工作岗位就是平衡木。她能够在成千上万的佼佼者中脱颖而出,一路闯进奥运会赛场,就说明她至少不至于让我们可爱的解说员紧张成那个程度。

在分析一个有实力的运动员失利或成绩不理想时——例如杜丽的首金旁落——,我们解说员唯一能够说出的原因就是“紧张”、“压力”。这时候,他再次把杜丽想象成了他自己。如果我问他一个问题:你此刻面对全国几亿观众做直播会不会因紧张而发挥时常?进一步,假如你是一个多次荣获全国最佳电视主持人称号、并且每天都在向几亿观众做转播的解说员,你会不会仅仅因为“紧张”或“压力”而发挥不佳?我想他就会立刻明白他的分析是多么简单肤浅。

如今,为了更好地提高报道和转播的水平,报纸和电视台等也邀请了大量专业运动员和教练作为嘉宾参与。但效果暂时还不明显,我想这是因为中国的专业运动员和教练员整体的文化素质本来就不高,而能够在媒体上用普通读者和观众能够理解的通俗话语把专业的竞技技巧和心理问题比较清晰地表达出来的,就更加凤毛麟角。

说到底,中国媒体的专业化水平实在太低了,精彩的奥运会再次让这个可悲软勒暴露无余。当然,我并没有苛责我的同行的意思。是长期的严苛管制把中国的传媒造就成了身无任何一技之长的没有专业门槛的行业,遇到重大事件,媒体人只能僵硬夸张地渲染一下自己平时没有机会表达的无节制激情。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