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真的那么“饥饿”吗?  

2008-07-08 17:36:58|  分类: 财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于2008年6月23-25日

    2008年6月19日,中国国家发改委突然宣布将汽油、柴油价格每吨提高1000元,涨幅达到17-18%。当日,美国市场原油期货价格应声下跌4.75美元。这一紧密的价格联动再次清晰地告诉我们,“中国因素”对当今世界市场的影响有多大!

2007年以来,多年来一直比较平稳的全球粮食价格突然开始大幅度飙升。我相信,全世界都在为此焦虑和恐慌的时候,有一个人一定会略微有些得意,他就是位于华盛顿的美国世界观察研究所所长莱斯特·布朗。

1994年秋,莱斯特·布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谁来养活中国?》的长篇报告。一年以后,更为系统、全面地论述上述的观点同名单行本出版。布朗在对中国和国际机构发布的相关统计数据所作的大量分析基础上,得出了述结论:在1990年至2030年之间,人口、收入增长将大幅度提高中国的粮食总需求量,而工业化和城市化又将使中国的耕地大幅度减少。因此,这一时期中国将出现2.07亿吨至3.69亿吨的谷物缺口,相当于当时全世界谷物总出口量的1至2倍。也就是说,这40年内,世界粮食增产的总量都无法“喂”饱中国这个全球最大进口国的胃口。因此,中国经济繁荣的一个直接后果是导致世界进入粮食短缺时代。

这便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国际上一度热炒的“中国饥饿论”的由来。不过,以后10多年里世界粮食市场非但没有产生大的波动,反而持续过剩,以致粮食补贴问题成为WTO多哈回合谈判破裂的罪魁祸首。更具有讽刺意味的事情是,就在布朗大声疾呼“谁来养活中国人”的话音未落不到5年,中国当时的总理朱镕基却已在为农民手上的粮食卖不出去而犯愁了。“中国饥饿论”也就渐渐销声匿迹了。到了今天,布朗想必可以再次信心十足地说,他的预言最终还是实现了。其实,在过去10多年里,“粮食版”的“中国饥饿论”虽然被证明是错误的,但随着中国制造业的持续快速增长,作为它的一个“变种”,“自然资源版”的“中国饥饿论”在国际舆论界却日渐抬头。

过去5年内,从石油到铁、铜、铝等矿物,再到粮食,世界市场上的资源类和初级商品价格经历了可能是有史以来最猛烈的上涨。其中最典型的是原油,目前的价格已经接近5年前的5倍!分析师们对其成因作出了许多解释,无非是供求关系、投机力量两个主要因素。举原油的例子来说,以美国为代表的主要消费国的政府认为,长期供求平衡之间的紧张是上涨的主要原因,他们一致向产油国施压,要求他们提高产量;而以欧佩克为代表的输出国则明显持不同看法,他们认为美元疲弱、次级债等引发股市动荡,致使金融投机资本大量涌入资源类和大宗商品期货市场,才是原油价格飙升的罪魁祸首。

相关数据表明,2007年全球原油消费量仅增长了1%多一点,当年的供应量则基本与2006年持平。上述数据显然支持了欧佩克的观点,即:原油价格猛涨主要不是供求关系发生明显变化,而是投机因素所致。粮食的情况也差不多,2007和2008两年虽然全球粮食并无明显增产,但消费量同样也未见异常增长。然而,投机是建立在普遍的预期之上的,也就是说,只有大多数市场参与者认为市场供求关系会在未来发生明显的变化,投机才能获得动力。这就回到了本文一开始讨论的“中国饥饿论”。在我看来,正是整个国际市场对中国、印度等所谓“金砖四国”经济高速发展导致对上述资源和初级商品需求量迅速增长的过度预期,为金融资本的投机提供了绝好的理由。尤其是中国,因为它是“世界工厂”,对原材料的“胃口”更加巨大,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国内的一次成品油价格调整会在国际原油市场掀起如此波澜的根源。

但世界对于中国等新兴大国的“饥饿”显然是过分恐慌了。数据表明,2007年中国和印度的原油消费量分别增长了不过4.1%和6.7%而已。而且我相信,随着国内宏观调控的深化,中国今后这一增长比例还会逐年下降。在这点上,粮食比石油更能说明问题,因为直到今天,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依然能够基本实现自给自足。这里面的道理其实十分简单,当年大多数 “中国饥饿论”的反对者就已阐明得再透彻不过了:第一,它忽略了技术进步带了单位粮食产量的提高以及能耗的下降;第二,即使中国对上述商品的进口持续增加,也不应该对国际市场造成眼下这么大的冲击。经济学里的“需求”除了购买的“意愿”,更重要的是购买的“能力”,哪怕全世界的粮食产量再增加10倍,非洲贫困国家的饥饿问题依然不会得到多少实质性改善,因为饥饿问题的本质不是粮食短缺,而是贫困。

    那么,“中国饥饿论”这一明显违背经济学基本常识的论调为什么会名噪一时?10多年前就有学者极具洞见地指出,布朗的观点代表了世界最大农业国——美国粮食出口商的利益。“正是因为世界粮食不足,它们的贸易才能成立。”如果世界不是经常处于“饥饿状态”,价格谈判就不会朝着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发展。粮食出口商有意散布粮食不足论,给世界市场造成一种长期的、需求过大的心理压力,这才是他们隐藏的真正目的和经商策略。中国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又是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经济体,自然是激发“饥饿想像”的最好对象。与粮价上涨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为了防止粮食价格下跌,美国农业部在过去5、6年内对小麦生产一直采取严格控制的政策。2007年,美国的小麦产量比2002年之前下降超过10%。

事实上,石油也好,其他矿物和原材料也好,它们价格飞涨的背后都有国际利益集团打着“中国需求”的旗号推波助澜的身影。而且与粮食相比,石油等自然资源更能挑动人们的想象力,因为它们是“不可再生”的。问题的复杂性还在于,表面上看,西方发达国家同样也是高油价的受害者。但由于它们的经济结构不以制造业为主体,又拥有比较完善的市场体系和先进的能源利用技术,它们对高油价的适应和承受能力显然要远远强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考虑到它们对“中国制造”的竞争力的一贯担忧及其民众对自身贸易逆差的片面认识,西方发达国家的政府绝不会有太强烈的意愿去平抑国际油价。

然而,古往今来人们曾经无数次地为这种或那种自然资源的减少而恐惧过。100多年前英国人对煤资源消耗的担忧一点也不亚于今天我们对石油枯竭的恐惧,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地球上的煤还远未耗尽的时候,它对人类的重要性已经下降到了很低的程度。这同样是一条简单的经济规律:当一种资源(商品)稀缺到它的价格令社会无法承受时,提高它开采(生产)和使用效率的新技术一定会层出不穷,而且它的更高级的替代物也终将破土而出。因此,任何人为制造的“需求假象”迟早都是要破灭的。我据此认为,当前以油价为代表的国际资源类初级商品的价格泡抹已经吹到就快要破的顶点了。我还坚信,只要中国政府对国内原油和成品油管理体制作出正确的调整,国际油价在短期内回落到100美元以内、甚至更低,都是完成有可能的。

对于中国经济来说,当前最急迫的问题在于,我们自己怎样才能避免受到国际市场中一边倒的“中国饥饿论”的更大伤害?我认为当下中国需要做的其实再简单不过了,仅仅是将国际价格信号畅通地导入国内市场而已。简单地说,就是顺序破除成品油和原油的市场垄断,放开自由竞争和价格管制,实现与国际市场的全面价格接轨。只要国内市场运行符合经济规律,中国就一定会传递给世界市场一个未经“真实”信号:我们其实并不那么“饥饿”。

有人经常说,要利用中国的巨大需求来增强我们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博弈能力。我认为,这种博弈能力的取得,主要并不是通过许多人倡导的国内企业结成价格联盟,而首先应当来自国内市场体制的改革。每当一种商品的价格出现较大波动,总有人情不自禁地叫嚷要加大管制。粮食和石油确实都是事关国计民生的极端重要的商品,但只要是商品,它们就一定服从经济规律。管制只能做到表面上的价格稳定,但它的直接害处是进一步强化不正常的需求,扭曲市场供求关系的信号,最终反而对价格上涨提供长期支撑。而且,如果没有国家政治机器的强力介入,管制的一定会制造出短缺和黑市这一对孪生兄弟般的副产品。短期价格波动有可能酿成的社会风险应当通过对贫困群体进行直接补贴来缓解,希望用控制市场的办法来解决政治和社会问题非但大多于事无补,而且还将人为地制造许多新的问题。此外,管制对国家产业结构调整、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等各方面造成的长远损害更为严重。说到底,中国现在实行的国家垄断和管制之下的低油价政策实际上就是在用国家财政去补贴一个“浪费型”而非“节约型”的社会。从政治的视角来看,由于这种拿全民的钱来补贴的对象主要是强势社会群体,所以它比高粮价和高油价更有损于社会公正。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