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2008年6月读完的书目  

2008-07-04 17:49:58|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于2008年7月3日 

    上月写了很多文章,休息时间又大多用来挑灯夜战看欧洲足球锦标赛了,所以读书甚少。花了一个月时间只读了一本书,而且断断续续地一连读了两遍。我认为,每一个现代社会的公民都应该每年读一遍这本书,它就是法国思想家阿列克西·德·托克维尔(Charles Alexis de Tocqueville,1805-1859)的《论美国的民主》(De La Démocratie en Amérique)。托克维尔仅凭自己在美国不足10个月的考察,就写出了这本近200年来被一直公认为“现代民主制度最杰出的研究”的经典著作,他本人也被称为“比美国人自己更了解美国社会”的一位思想家。托克维尔的研究方法既有学者式的理论演绎,又有新闻记者式的细节观察和记录。全书文笔浅白优雅流畅,真是一本难得的好书。考虑到出版《论美国的民主》时托克维尔年仅30岁,就更令人不得不惊叹他的天才。

    《论美国的民主》分上下两卷,原书不是一起出版的,中间间隔了5年时间。其实,它们差不多是两本书,下卷与其作为《论美国的民主》上卷的延续,更准确的书名应该叫“民主政治对社会各方面的影响”,它所研究的主题已经完全跳出了单纯的美国社会。我知道,托克维尔在大多数现代读者那里之所以受到尊崇,主要是因为他表现得像一个头上顶着光圈的神秘预言家(或先知)。他在书中对美国乃至民主社会未来发展中可能出现的许多问题都作了八九不离十的准确预言,显示了他本人高超的天分。例如,他正确地预言了半个世纪之后发生的美国北方与南方之间的战争;他还令人难以置信地预言了100多年以后美国和俄罗斯两个国家统治世界的局面。要知道,在他写这本书的19世纪30年代,正是号称“日不落帝国”的大英帝国势力如日中天的时刻,当时不足1500万人口的美国充其量只是西方世界中的二流国家,而俄罗斯则还是一个实行农奴制的极其落后的农业国,在当时世界上的地位恐怕远不及今日之印度。

    对我这个读者来说,《论美国的民主》中最值得敬佩的地方在于它所呈现的思想张力及丰富性。托克维尔并没有像马克斯·韦伯以后的社会学者那样,装腔作势地宣称自己“价值中立”。出生于贵族保王党家庭的他算不上是一个坚定的民主主义者,但理性告诉他,民主制度将以摧枯拉朽的态势取代过去的贵族专制统治,他自己也有保留地为民主制度鼓与呼。然而,如同历史上所有第一流的伟大思想家一样,他和他的思想绝不是封闭式、单向度和绝对化的。托克维尔一方面看到了民主制度对个人财富创造力、社会稳定和世界和平带来的巨大益处,另一方面也在现代民主政治刚刚萌芽时就敏锐地发现(或仅仅是预感)了它蕴藏的深刻弊端。“一个民主国家的总统在行使职权时不会有贵族专制国家的国王那种为天下苍生造福的崇高抱负,他只是觉得自己是在履行一份与国民讨价还价后签定的合同。”这样的话在《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比比皆是。事实上,托克维尔所深为忧虑的民主社会中个人的同质化和原子化、精神世界的平庸化,以及整个社会的短视化等等,已经被一个多世纪以后的现实所证明。托克维尔以自己的深邃洞察力告诉我们:世界上没有尽善尽美的社会,民主政治仅仅是人类历史上所有曾经存在过的社会形式中的一种,甚至未必是最好的一种,之所以说它不可阻挡,只是因为它顺应了当下的时代精神。民主制度与所有政治制度一样,也有它难以克服的内在缺陷。对于视僵化的“进步”意识形态为天经地义的头脑一元化的现代人来说,这一思想才是比他那些先知式的预言更具有持续启示意义的精髓。

在我看来,正是这一点帮助托克维尔当之无愧地跻身从柏拉图到康德那一脉谱系的西方思想“大师”队列。在思想的内在张力这方面能够与托克维尔比肩的还有一位名气比他更响亮的法国人,他就是伟大的启蒙思想家让·雅克·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1712-1778)。

这里顺便说一下,最近10多年以来,或许是受了当代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兼哲学家哈耶克(Friedrich August Hayek,1899-1992)的影响,中国的知识界——特别是在所谓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中——突然兴起了一股贬低鄙视卢梭的“思想时尚”,似乎他们在卢梭的思想中挖到了当代极权主义的根源。我自己的思想也曾受到哈耶克很大的影响,但我认为,哈耶克有他自己独树一帜的理论框架和分析工具,我们这里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学得了一点皮毛,就把他的一些思考结论奉为不可怀疑的“真理”,其实与他们一贯激烈反对的敌对意识形态同样狭隘。至于大多数新闻舆论圈中的“理论粉丝”,他们道听途说了这些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从西方泊来的二手思想传单,便不假思索地想用什么“苏格兰启蒙思想”去颠覆所谓“欧洲大陆启蒙思想”。说到底,他们并不了解和理解卢梭,如同他们并没有真正了解、理解休谟(David Hume,1711-1776)和洛克(Locke John,1632-1704)一样。他们在面对外国传来的一种思想文化时,真应该好好学一学托克维尔在分析研究民主制度时所采取的那种开放、缜密、毫不武断的思维方式。

至于我,在我心目中,最近300年来可以列入“第一等级”的西方思想家有三个,分别是卢梭、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和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1900)。

 

下面是2008年6月份内读完书目——

《论美国的民主(全两卷)》,【法】托克维尔著,董果良译,商务印书馆1998年12月第1版,2004年3月北京第3次印刷。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