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从“限塑令”执行看“素质问题”  

2008-06-06 14:05:01|  分类: 政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于2008年6月5日,发表于2008年6月6日《新闻晨报》

    这个礼拜我作为一个消费者的心情是很郁闷的:6月2日,在家门口的超市买东西,因为超市停止供应塑料袋,只得不情愿地掏钱买了一个,节省着用,塞得满满的拎回家;6月3日,没有吸取前一天的教训,像往常一样去医院为老父亲配药,医院更绝:塑料袋你想买它还不卖!最后只得狼狈不堪地把一堆瓶子、袋子用手捧回家;这两次经历一下子唤起了我身上新闻工作者的热情,6月4日,我索性暗地里做了一回社会调查——一上午下来,竟没有在家门口的一条小街上讨到一只免费塑料袋!连在一家只有两爿门面的个体烟杂店买条香烟后也被告知“现在没有塑料袋了”。

    到我现在写这篇文章时,国家的“限塑令”已经执行快一周了。我上网查了一下,有关“限塑令”执行情况的报道很多且莫衷一是。显然这主要不是新闻报道的问题,而是中国各地参差不齐的客观国情造成的。我手头没有权威资料,但从个人的微观体验来看,我认为这条法规至少在上海的中心城区执行得相当有力,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

这使我不由想起大约在半年前上海开始实行的中心城区禁止机动车鸣笛的地方法规,应该说在它推出之前,我一点也不看好它的前景,我甚至已经十分主观地在为它流产之后作反思了。可是我后来不得不承认我是错的:大街上绝大多数机动车都能够安静而默默地行驶。当然,那些挂着各式各样警灯的汽车除外。其实,没有了其他机动车的喇叭,它们依旧呼啸而过的实际意义也就失去了一大半,剩下的就只是那点也许在当事人看来必须用足的特权了。

在中国迈向民主法治的道路上,“老百姓的素质”始终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在我们的许多政府官员眼睛里,中国老百姓一向以来法治意识薄弱,社会公德缺乏。比方说去年新推出的主动纳税申报制度,之所以执行不利,当然是国人依法纳税观念淡漠;再如垃圾分类、废旧电池等有毒垃圾回收困难,当然是国人保护环境的头脑欠缺……总之,中国的问题,根源在“老百姓素质”太差。从这种认识出发,进一步推演下去的逻辑结果自然是:现阶段中国是没法搞真正的民主和法治的,只能由政府权威(实际上也就是持这种认识的人自己)铁碗管制,否则一定会天下大乱。

的确,在这些官员敏锐而全面的观察中,“老百姓素质”中的所有问题他们都看到了。但他们惟独没有看到的,是他们自己的“素质”。这其实是一种永恒的人性:很少有人会认为自己是素质低的,可是当权力缺乏有力的监督时,判断素质高低的标准就变成了权力本身。多年以前我在外地一个乡镇采访时遇到过一个税务干部,到了吃饭时间,他在一家饭店热情地招待我这个上海大报的记者。席间他一直在抱怨农村税费征缴的困难,酒足饭饱之后我客套说我来付钱,被他严词拒绝:到了我们这里,哪有这种事情!可是直到店老板诚惶诚恐、满脸堆笑地把我们这两个他眼里的“大人物”送出大门以后,我到底也没见到这位税务干部付帐。在中午的日头下,微醺中的他唤来税务所的公车,在送我回住处的路上还在一个劲地在我这位大概算是见过点市面的大城市新闻工作者面前感叹:“你看人家外国老百姓,依法纳税的意识多强?我们这里的老百姓……唉!”不用说,他心目中的“人家外国”自然是西方发达国家。在那一刻,我心里也泛起一阵强烈的感慨:要是在“人家外国”,你这样的“公仆”怕是早就被“素质高”的老百姓给炒掉了!

回到“限塑令”和半年前的“禁鸣令”的话题,从现在看到的执行情况来看,老百姓的素质是不低的,至少比我们有些政府官员想象得要高得多。尤其是“限塑令”,不仅说明老百姓有法治意识,而且更说明他们的社会公德也不差。我至今都没有看到有因为商店不再免费供应塑料袋而与商家争执骂娘的不讲理的消费者,这就充分说明老百姓是充分理解、认可和拥护政府的环保举措的。一些官员之所以认为老百姓素质低,恐怕主要是由于他们“领导”下的老百姓没有能够做到时时处处顺他们的心意行事。

我进一步认为,“禁鸣令”也好,“限塑令”也好,它们开了个好头,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未来的希望。但任何好的法律制度,要持之以恒地坚持下去,直至它们成为全社会根深蒂固的共同信念和规范,一定不会一帆风顺。其中最有可能的风险,首先来自掌握权力的政府乃至其它强势特权团体自己对它们的违背和践踏。对于没有权力的小老百姓而言,不管他素质是高还是低,社会上到处有管着他的人,因而他无论如何也出格不到哪里去。可换作大权在握、甚至这种权力缺乏必要监督的部门和个人,就完全是另一种情况了。

如果大街上的大多数带有警灯的汽车不再耀武扬威,我们就不怕整个城市的“禁鸣令”执行不好。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