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可恶的“跑跑”,可怕的“跳跳”  

2008-06-21 00:22:01|  分类: 政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于2008年6月19日,发表于2008年6月21日中国青年报

     “跑跑”教师范美忠外强中干的自我辩解和“跳跳”评论家郭松民声色俱厉的鞭挞责骂经过大众媒体的持续发酵,逐渐演变为一堂生动的“个人权利、传统美德与法律底线”之间关系的公民普及课,着实是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原本一目了然的是非曲直到了那么多有知识的人那里,怎么就变得如此复杂高深了呢?

    为了了解最普通的老百姓对“权利”与“道德”的基本认识,我特地拿这事“请教”了一下我的一位没有太多知识的长辈。她对我说了三句话——

    “这个老师不象话!”

    “但他也没犯法,好像不能把他怎么样吧?”

    “不过我要是校长,就不再让他在那个学校做老师了。”

    我小心翼翼地问:“为什么不能让他继续做老师?”

    得到的回答是:“不然以后家长怎么看这个学校?他教的小孩子拿什么来判断好坏?”

    我的这个年逾八旬的长辈只有小学文化程度,她不太可能搞得清楚“个人权利”、“法治社会”这类概念是什么意思。至于“自由主义”这个词,她恐怕听都没听说过。不过,我觉得,至少在这件事上,她倒真称得上一个有道德自觉的自由主义者。她还告诉我,她对范美忠在地震发生时落荒而逃虽然也很气愤,但完全能够理解和原谅:“我这辈子见过的人不算少,他们当中的‘活雷锋’可不算太多。我看祸事真的来了,那个骂他的人不见得就比他跑得慢。”真正让她气恼和不能原谅的是范美忠的那套让她听不太懂的自我安慰、自我推脱的高论,“嘿!人家救人的英雄都没他显得那么有理,那么光荣!”

    从这位长辈身上,我看到了我们民族的文化传统中最值得称许的理性中庸的一面。这种通过日常生活的潜移默化形成的社会规范力量是无形而巨大的,如果不是过去几十年里经历了“反右”和“文革”等一个又一个思想文化浩劫,我们的社会也许就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价值混乱,媒体也就没有机会拿知识含量并不高的“范郭之争”来对读者进行唠唠叨叨的“启蒙”了。

    在我的眼里,范美忠与郭松民之间的口水仗几乎就是中国近代以来各种“主义之争”或“路线之争”的简化版和低级版——每一种“主义”都会被私利和权力败坏,而与它敌对的“主义”总会紧抓住这一口实一举占领道德制高点,进而依靠多数人对它的失望和痛恨夺取前一种“主义”的权力;然而它的代言人也逃脱不了私利的腐化……社会就这样一直处于循环往复之中。我的那个活了80多岁的长辈凭借她对人性的朴素观察已经洞悉了这一点,她把范美忠从课堂上赶下来之后,多半不想聘任郭松民去接掌这个讲台。但困难在于,她必须费力说服那些因为对范美忠的义愤填膺而站到了郭松民一边的乡亲们。此外,她手头还必须有其他“中间选择”。

    世界上没有、也永远不可能有十全十美的人间天堂,原因在于这个世界上没有、也永远不会有品德上无私为公、智慧上洞察一切的圣人和完人。更加困难和复杂的是,对“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这类人生根本问题,不同的人有时会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为了让社会在不同私利和价值的永恒冲突中生存下去,我们必须设立一条强制性的底线。而在这条清晰而僵硬的法律底线高得多的上方,还有一条不能强制且边界不那么清晰的“美德高标准线”,我们绝大多数人的日常行为都游走于这两条线之间。现在,范美忠想强词夺理地把“美德高标准线”与低标准的“法律底线”混为一谈;而郭松民的理想则是将没有指望或许也没有愿望成为圣人的我们强制提升到那条原本就分歧重重的“美德高标准线”之上。

    我鄙视范美忠的怯懦与巧言令色,但我觉得自己还是可以与他相安无事的,只不过不与他交朋友、不在紧要关头把家小托付给他就是了;我钦佩郭松民的高调与大义凛然,但我觉得自己很难与他相处,因为我怕他动不动就强迫我做自己做不到或不想做的事。因此,如果郭松民掌握了权力的话,我自己怕是也只能落得个仓皇“跑跑”的下场。

对人性素来持复杂看法的我还觉得,我们每个人内心其实都有一个范美忠,也有一个郭松民。我们的那个“跳跳”更多地应该用以约束和提升自己身上的那个“跑跑”,而不是一天到晚对别人身上的那个“跑跑”暴跳如雷。当我们拥有一定权力的时候,这一点尤其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