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新闻评论的同质化及其后果  

2008-06-20 01:39:01|  分类: 报业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于2008年6月14日 

    2008年6月13日,我在上海发行量最大的两张报纸的评论版上各发表了一篇文章。一篇是应约之作,另一篇是我自己突然心血来潮而写的。

    我在自己的日记里数落这件事,当然不是出于自鸣得意。对于一个经常写作的新闻工作者来说,这算得了什么?我知道,国内时评圈有些人士的名字有时会在同一天出现在全国五、六家甚至十几家报纸的评论版上。我恰恰想借自己的这个例子说明一个日益突出的不利现象,这样比较稳妥一些。我认为,它很有可能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内困扰上海乃至全国新闻评论界一个重要问题。

还是先从上海说起。

在东方早报之前,上海报纸基本上没有评论。我知道这话一定会冒犯许多沪上老报人,这里的关键在于怎样定义“新闻评论”这个概念。在我的词典里,评论就是独立思想。如果把对政策的官方式解读与展开或对领导言论的通俗化及普及化视为评论,上海的新闻评论自然拥有其全国一流的光荣传统。我个人并不反对和轻视这一类“评论”,因为在中国社会,它往往会向社会传递许多重要而又微妙的信息。但仔细推敲起来,这些评论的原创“版权”归根结底属于政府和领导,不属于新闻媒体自己,它们每年在各级评选中铁定囊括的一个个“新闻评论奖”也理所当然地应该授予领导及其秘书班子。因此,我并没有说“上海没有评论”,而是说“上海报纸没有评论”,这个判断仍然站得住脚。

东方早报将一种全新的评论模式第一次引入上海报业,这不仅是指东早评论在性质和气质上与传统报纸显而易见的区别,而且也是指它的气魄——如同新闻报道一样,东早评论不是自然而缓慢成长起来的,它一开始就向读者展示了其大体量和高成熟度,这与这张报纸创办之初以及其前半程的高远抱负密不可分。作为一个在东早评论板块工作过的媒体人,我要在这里向东早的早期奠基人致以由衷的敬意。他们给上海的报业打开了一片崭新的洞天,也给我个人提供了一片天地,相信历史将记住他们。

从今年5月起,上海目前早间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新闻晨报开出了专门的评论版;而此前经过几年摸索,上海发行量最大的市民报纸新民晚报的评论版也取得了长足进步,其面目越来越清晰。我从中看到,上海的报纸评论正在走向春天。一家报纸的评论在一时间做好不难,难的是培育和营造出一个良好的新闻评论社会生态系统。如果好的生态始终建立不起来,单打独斗的努力注定将以夭折告终。假如新闻晨报和新民晚报的评论版能够在现在的基础上稳扎稳打、步步为营,进而使自己的规模得到适当扩大;假如第一财经日报能够真正按照日报的规律对它的评论版进行一番重组,我深信,上海的市场化的新型新闻评论很快就会像传统的党报评论那样赢得全国领先的地位。毕竟,相对于其他地方,上海有最充分的新闻信息资源,也不缺报纸运作的人才、资金等资源,上海传媒业唯一欠缺的可能就是一份魄力和一片视野。

就我个人的观察而言,当前摆在上海报纸评论人面前最大显在问题,是作者资源的整合与管理问题,其实这也是全国性的普遍问题。就像我在本文一开头举自己的例子那样,我们经常可以在同一天的东方早报、新闻晨报和新民晚报评论版上看到许多雷同的作者。所幸还未出现过文章雷同的丑闻,这种事情在中国新闻职业操守普遍缺失的今天不是没有可能发生的。之所以没有发生,恐怕主要仰赖的是三张报纸评论编辑的责任心,而不是行业共同体内“规矩”的约束力。如果你再进一步研究一下,你会发现,上述三家——尤其是东方早报与新闻晨报两家——评论版的固定作者几乎雷同;新民晚报不是有幸避免了这一尴尬,而是它的作者面更窄,被早报和晨报完全覆盖了。我可以告诉你,眼下,比较频繁地为这三家写评论文章的作者其实加起来不过三、四十个人。我还可以告诉你,比较频繁地为南方都市报、新京报、中国青年报等评论办得比较出色的国内报纸写评论的,加起来也不过四、五十个人!这支统吃全国市场化新闻评论版面的“万能型”队伍由10到20个学者、20到40个报纸评论员组成,他们每天都在就政治、经济、文化等涵盖整个社会的一切问题发表高见。他们在拿走了上面这些报纸每年为评论版面支付的200-300万稿酬的同时,也用他们自己的那些似乎可以通用于一切问题的观点见解在亿万读者心中打下或深或浅的烙印。

如果你是一个外行,你也许会觉得新闻评论是那么高深莫测。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办一张报纸的评论版并不难:只要你拿到了这份50人通讯录(甚至只有其中一半),只要你能支付千字400元的平均稿费,你就能办出一个相当不错的评论版。如果你所在的这家报纸是一张发行量、影响力都属上乘的报纸,如果你的报纸还有一个运转不错的网站(电子版)并且你碰巧还与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的交情不错,那么,你就完全能办出一个全国一流的评论版面来。我说得也许有些尖刻,但事实就是这样,目前中国的新闻评论没有太高的专业技术门槛。

评论作者资源的匮乏与雷同造成的一个后果,是报纸评论版的同质化。也就是说,看起来每家报纸的评论都有声有色,每天在对各种问题发表意见。可实际上,各家的意见不论立场、视角、表达方式都差不多,因为所有意见都出自为数不多同一批人。更有趣和意味深长的是,他们经常代替媒体设立议题,而且往往能够遥相呼应,在全国范围内制造出一个接个声势浩大的舆论焦点。我并不是说这是他们有意识的集体行动,事实上,他们中的许多人相互并不认识,更无什么私人交情。我的意思是,这个“圈子”内平日热心关注的问题就是这些,分散在各地的这些圈内人通过阅读报纸评论版互相启发灵感,激发冲动,反过来又通过在这个共同“平台”上就同一议题发表各自观点而使那些议题得到强化。而所谓“论战”,即由一场笔墨官司吸引众多人在不同报纸上展开争论,通常是设置和强化议题最有效的方式。我认为,这一现象的意义超越了报纸业务本身,它正在和将要对中国社会的“民意”形成机制产生深远影响。这种情况如果发生在各地不同的报纸上还不容易察觉,但在发生在同城的三张报纸上,那就一目了然了,这正是我对上海刚刚有点起色的报纸评论的重大担忧。当然,我也知道,读者不像我,他们不是“专业人士”,他们一般不会在家里同时订阅晚报、东早、晨报三张报纸,更不会拿来对照比较。就普通读者个体而言,三家中的任何一张或许都能基本满足他对评论的阅读需求。但就整个城市的“舆论市场”而言,这就又回到了那个困扰我们几十年的老问题:既然这样,只要有一份报纸不就得了?我必须要说,过去的老问题或许是新闻管理体制造成的,今天则不是,它是报纸自身低下的专业水平的直接产物。

国内少数高质量的专业性报刊在这个问题上要表现得好很多,财经杂志、南方周末、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及经济观察报等也有它们自己的“30人”或“50人”作者名单,但是它们的名单却与上面提到的那份“50人通用名单”很不同,因为那里面更多的是“非全能型”的专业人士。我从来不认为一个媒体的评论作者越多越好,一份囊括了全国所有作者的报纸一定是一份全国最没有特色的报纸。我想说的是,每张报纸应当有一贯专属于自己的独特的作者群。

我在东早时其实已经很清晰地看到了这个问题,并一直努力地希望带领东早评论走出这个困局。但是,我们当时在上海并无竞争对手,因而这不是东早评论当时的紧迫问题。另一方面,我知道这是一项长期和艰难的任务,几乎等于要从基础上重建整个中国的新闻评论生态,因此也决不是单枪匹马能够实现的。我以前常对东早评论部的编辑说,我心目中的一个优秀的评论编辑,能够在报纸需要就某一新闻事件发声音时迅速地找到那个全国范围内最有资格就在这一领域公开发言的人,并尽快将他的观点变成适合于报纸的文字。毫无疑问,这个人就是那些既具备最高一级专业水准、同时有比较有社会影响的专家学者,通常是那些活跃于社会的中青年专家学者。但这谈何容易!更何况它也不是一张报纸的评论板块有能力独立做到的,它需要整个报社的一套完善运转机制作保障。为此我曾为自己制定过一个有板有眼的“五年规划”,遗憾的是,从参与创办东早到离开,我一共都没有在这家报社呆满五年。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了不可测的变故。不过,或许正因为暂时身处“圈外”,我才有可能相对超脱地研究一下这类具有普遍性的业务问题。

新闻评论要走出当下的困境,我认为财经杂志这样的专业性期刊、周报已经给我们指出了一个方向,那就是专业化。本来,这就是一个日益专业化的时代。当然,综合性报纸不同于专业期刊,报纸面对的读者决定了它不可能过度专业化。但这并不意味着不同综合性报纸的读者都是同一类人,他们对信息和观点的需求没有自己的偏好和取向。改革开放以后,与整个传媒业的发展同步,中国的新闻评论也完成了一次重大的突破:随着都市报从党报的蹒跚身影中成长起来,社会性的新闻评论也从政策宣讲式党报评论的夹缝中脱颖而出,现在需要又一次专业性的突破。我把党报评论和目前比较市场化的评论分别称为“会议发言”和“广场发言”,下一个阶段将是各种“专业讲座”。况且,随着现在读者自身专业文化水准的普遍提高,他们本身也将越来越不满足于报纸评论目前这种热烈而浅薄的“广场发言”。我曾经比较说过一句比较刻薄的自嘲的话:我们现在许多搞评论的报人把读者的智商想象得与我们自己一样低!

与此同时,可以预期的是,专业性新闻评论的兴起将淘汰一大批目前活跃在各地报纸版面上的“万金油”式报纸评论家,他们过去凭借着新闻人的敏感和热情占据的位置将会被经过严格专业知识训练的各领域“吃专业饭”的知识精英取代。我相信,尽管中国当下人文社会科学学术研究水平并不高,但在国内大学和研究机构总还是能够挖掘到这样一批知识型和专业型的评论人士的。对报纸这种大众传媒而言,困难的不是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专业水准,而是学者们的一般人文素养。在中国,既取得了较高学术造诣,又拥有广博的知识面,兼具新闻敏感和良好文笔的人士暂时的确还不多。但这不是所谓“公共知识分子”自身的问题,而应该是媒体编辑的工作。

专业性的新闻评论的背后,是一整套有待创新的评论理念。对此我也有一些思考,会在以后的一些专题文章中作进一步探讨。由于本文是对目前国内新闻评论业务乃至一些报纸评论质量的一般性评价,因而必然会涉及到一些相关人士,其中包括我的同行、同事和友人。我并不希望自己的文章引起他们的不快,但如果真的造成了不快,还请他们谅解。如同目前的许多事务一样,中国新闻报纸评论水平低下和内容同质化并不应由时评人士承担主要责任。据我所知,目前国内时评圈确有许多职业操守和职业水准问题,但说到底这还是报纸本身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