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从2008年留下的废墟中重新出发  

2008-12-31 12:50:52|  分类: 政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站在2008年的终点对过去这震撼人心的一年作一个回望是一件非常不轻松的事。也许历史将会证明,这是中国当代历史上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年份,其重要性足可比拟结束了十年文革的1976年。即便如此,如果让我评选2008年的标志性事件,我将毫不犹豫地把票投给“三鹿奶粉事件”。

我们现在可以把这个事件分解到原料供应、渠道、生产企业、政府或技术、监管、法律、制度等各个层面加以详尽剖析,然而在进行这一切理性反思之前我们都不能忽略这样一个基本事实:三聚氰胺这种无孔不入的白色粉末已经突破了一个文明社会最基本的道德底线。我想,这才是现实损害程度远低于四川地震的“三鹿奶粉事件”之所以对整个社会造成如此强烈的心灵震动的根源。

在任何社会——包括中国的传统社会——里,都大量存在着欺行霸市、以次充好、投机宰客的丑恶现象,可是老人们常说,“伤天害理”的事情是做不得的。即使是不法奸商,也很少有人明知一样东西会吃死人还拼命兜售给客人。常识告诉我们,在一般情况下,只要是精神正常的人(即便是公认的恶人),除非处于敌对关系或在受到强迫的情况下,没有人会愿意做有可能伤害他人性命的事,哪怕从中可以得到一定的利益,哪怕可以确保不被发现。我们每个人的意识深处都这样一条几乎不可逾越的高压隔离带,上面写着“禁忌”二字。

可以肯定地说,筑成这条“禁忌隔离带”的基础材料并不是法律或制度,否则很难解释为什么在确保不会败露的情况下大多数仍然不肯做伤天害理但有利可图的事情。它可以是某种宗教信仰,也可以是某种传统道德,甚至还可能只是一些关于“报应”、“地狱”、“惩罚”、“轮回”之类的“愚昧”迷信。但不管怎么说,这条“隔离带”一直是行之有效的。事实上任何一个社会都不能离开这样一条由社会中所有人内心的这条“隔离带”编织在一起而成的道德底线,否则社会就会趋于解体。

但是,三聚氰胺挑战了这条底线。从奶农、奶站,到奶粉生产企业,直到地方政府,所有环节上的人们就这么因为各种各样不同的现实利益而轻松地逾越了它,灵魂里没有烙下一丝一毫的负疚。在三聚氰胺的白色迷雾背后,我们看到的是道德大厦倾覆后残余的一片废墟。更加令人心凉的是,以时下的一般标准来衡量,疯狂地往牛奶里倒三聚氰胺的那些人中的绝大多数也许根本算不得什么“恶人”,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

三聚氰胺的故事并非首次上演,从近年来屡屡曝光的食物、药物“吃死人”的骇人听闻的事件中可以看到,我们社会的唯物质化已经达到了怎样的程度。但是,今年的“三鹿奶粉事件”是集所有这些故事之大成的经典案例,因而也就格外值得为此展开广泛而深入的讨论。

然而,在2008年里,我们却在另一片更大的废墟里发现了人性的光辉一面。汶川大地震之后的两个月里,举国上下,不分贫富、年龄、地域、城乡、职业……几乎每个人都自然而然地对灾区同胞倾注了发自内心的关切,付出了各自力所能及的帮助,感人的场面在那段时间随时随处可见。更加令人欣慰的是,我们在地震废墟上忙碌的志愿者中看到了许多以往被认定“冷漠自私”的“80后”一代的身影,有朝一日他们注定将肩负起我们民族的明天。我甚至还可以肯定地说,在各地向灾区捐款的慷慨解囊甚至撸袖的人群中,并不乏那些往牛奶里放了三聚氰胺的人。

这就是我们身处的时代,我们一边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不惜毒害我们的婴儿,一边又近乎本能地向我们素昧平生的人伸出援手。过去30年、60年、乃至100多年翻天覆地的制度与社会的变迁已经彻底瓦解了曾经支撑中国社会2000多年的文化传统和道德基础,而适应市场经济和现代化、并为大多数人共同接受的新的文化和道德尚未确立,社会也因此到处充斥着失范与纯真,时而令人悲哀绝望,时而令人欣喜心动,更多时候则令人迷惑不解。

这样的状态也许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但2008年这个重要的年份以一种尖锐对照的形式同时向我们呈现了这个时代的两极。因此,让我们从2008年留下的这两个有形和无形的废墟中重新出发,去探寻(或者哪怕仅仅是思索)我们未来安身立命的精神家园。

写于20081229日,发表与2008年12月31日《中国青年报》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