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离真正意义上的全民社保再近一步  

2008-12-23 14:02:52|  分类: 政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系应《新闻晨报》编辑许莽之约而作,发表于20081223日《新闻晨报》

    全国人大常委会22日对社会保险法草案进行了审议,再次提交审议的社会保险法草案对原来的结构作了适当调整。

在我看来,调整后的草案有三大亮点:一是个人跨地区就业的,其基本养老保险关系随本人转移;二是草案将农村居民纳入了社保体系;三是明确规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实行省级统筹,逐步实行全国统筹。这是朝真正意义上的覆盖全国城乡的“全民社保”又迈出了重要一步,

当然,上述三个亮点中的后两条暂时还只能是一种长期的愿景,之前许多中央文件中也一直提到,真正全面落实尚有待时日。因此,这次的新草案最具当下实效的应该是基本养老保险的随人转移。

实际上,基本养老保险关系不能转移接续,已越来越成为当前制约中国社保事业乃至经济社会发展的突出问题。许多劳动者参保积极性不高、企业有抵触意见、大量农民工退保等现象,根源均在于此。而当前的中国,又适逢历史上和平时期规模最大的社会流动,这个问题已经到了不得不解决的时候,尤其是在国际国内经济萧条、就业面临巨大压力的当前。

不过社会保障的转移接续毕竟只是一个技术性问题,它所能够突破的是眼前最急迫的一个瓶颈。要实现根本性的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未来的重点仍在于后两项更为艰巨的任务。

许多人认为,城乡二元结构是中国现代化道路上的最大的制度性障碍,它也是时下许多尖锐的社会矛盾和社会不公的渊薮。这种认识当然是不错的,但问题在于,化解城乡二元结构的钥匙在哪里?大多数论者将重点放在了呼吁改革现行户籍制度上。但我一向坚持认为,将中国人生来就分为“市民”和“农民”的这种极不公正的户籍制度只是残缺的中国社会保障体系的一个逻辑结果而已。只要后者不能得到改进,即使国家在一夜之间取消户籍分隔,也不可能消弭城乡二元,反而很可能直接引曝许多新的社会矛盾。

20世纪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初,中国在很短的时间内取消了包括粮票在内的所有票证。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都很明白,“票证时代”终结的根本动力并不是国家取消了票证,而是票证本身已经越来越失去价值。票证是“短缺”的逻辑结果,在短短10年时间里,国民经济实现了从“短缺”到“过剩”的巨大转变,取消票证只是对社会现实的一种追认而已。

以户籍管制为代表的城乡二元结构在性质上与票证是一回事情,它是“社会保障”这种公共品供应严重短缺所产生的必然的逻辑结果。在没有户籍管制的世界上其他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大城市普遍存在大量的贫民窟,这已成为这些国家的经济社会生活中难以治疗的“毒瘤”。道理就在于此——一种能够发挥现实效果的制度,假如它是不合理的,那必定是一种不合理的社会现状的投射。

然而,如果说改革开放前半段国家不具备财力建立覆盖全国城乡的社会保障体系的话,那么现在已经是时候的。而且,这个问题如果继续拖延下去,将会严重阻碍未来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和社会稳定。从这个意义上说,本次金融危机应当成为促发我们尽快偿还这一历史积欠的巨大旧帐的宝贵契机。在我看来,如果政府希望以巨额财政投入来缓解金融危机对中国造成的冲击的话,我们的钱首先就应该花在建立覆盖全国城乡的社会保障体系,其中当下尤其要着力加快完成的是涵盖农民工的失业救济机制。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