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这篇文章不是我写的  

2008-12-18 17:30:52|  分类: 报业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1218

    因为要在网上搜索一篇几年前发表的文章,昨天我偶然在中国新闻网山西新闻频道里发现一篇署名“陈季冰”的评论文章《为2009牛年“春运”细节提个醒》。文章结尾处注明:“来源:山西商报”,意思显然是,这篇文章是中国新闻网山西新闻频道从《山西商报》上摘来的。

    我看到这个网页时吃惊到了极点,因为我从未写过这样一篇文章,而且我与山西商报也素无任何往来,甚至不知道有这样一张报纸。虽说现在文坛不正之风愈演愈烈,但我只听说过用自己的名字发表抄袭别人的文章,从没有听说过自己写的文章用别人名字发表的。况且我也不是什么名人,借我的名头恐怕也达不到什么特别的传播效果。

    然而事实毕竟就是这么发生了。为了搞清楚这件事情,我询问了一下我的两位朋友魏英杰和于德清,他们对目前国内时评圈比较熟悉。可惜见多识广的他俩也不认识山西商报的编辑,不过他们倒是为我分析了三种情况:第一,写这篇文章的人与我同名同姓,或者取了一个与我同名同姓的笔名;第二,山西商报或中新网的编辑在编稿子的时候搞错了;第三,有人冒用我的名字给山西商报投稿,或许他认为那样更容易发表,目的是想要取得稿费。

    从这篇文章中提及的“上海”、“评论员”、“虹桥机场”、“返沪”等来看,作者似乎应该是一位在上海生活工作的媒体人士。可是据我所知,上海新闻界并没有与我同名同姓的第二人。说老实话,“陈季冰”三个字并不是什么值钱的牌子,再说这篇文章写得也挺好,至少我本人不反对它的观点。我比较担心的一种情况是,有什么人抄袭了别人的文章,冒我之名投稿给山西这家报纸以骗取稿费。这样一来,原作者可能会对我产生误解,甚至与我莫名其妙地发生法律纠纷。

因此,我希望山西商报和中国新闻网认真查一下这篇文章的来龙去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并给我一个答复,也烦请读到这篇博客的人士中与山西商报有往来的,向该报有关人士转告一下我的疑问和希望。

 

 

 

我将该文全文转摘于下:

 

2009牛年“春运”细节提个醒

 

农历牛年春来早,春节“关”在元月内。为此,铁道部于日前提前公布了铁路春运方案。估计不日内,交通运输部和民航总局也将适时公布公路、水路和航空的春运方案。

鼠年春运“大乱套”,全国民众记忆犹新。“乱套”的直接原因,固然是南方多省区罕见的持续冰雪灾害天气作祟。事后总结反思,天气原因被置于“乱套”成因的第一条,然而,真正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包括气象保障、信息发布、运输保障、抢险保障、指挥调度、运能替补在内的一连串环节都暴露出准备不足、应急无力、方寸自乱的困惑与无序。

前两天,大半个中国遭遇了一场寒潮侵袭,中央气象台的气象发布官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声称,今年再次遭遇大范围冰雪灾害天气的概率很小。人们当然希望春运期间天公作美,但此话一出,春运各承运部门的运输准备工作会否有所放松,春运保障协调部门的应急预案会否补漏不到位,抢险物资和器材准备会否打了折扣,一句话,各部门的侥幸心理会否重新滋生。丑话说在前头比到时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要好——我们以为,以上几个疑问不光“公民表达”有理由过问,各职能部门更当逐条对照。

全球经济危机已然重创国内经济,牛年春运期间,外来民工回乡人数肯定会多于去年。鼠年春运前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防经济过热,许多企业因出口任务重,至少有20%的外来民工因加班而无缘回乡过节。眼下的情形则相反,许多企业开工不足,停工停产的也不少,这种态势延续到春节,经济危机所带来的延后效应,有很大一部分恰会在春运期间爆发出来,于是,牛年新春来临时,因任务饱满而必须春节加班的企业恐怕少之又少,这就意味着往年外来民工春节后错峰返乡省亲的那部分人流,绝大多数也将赶挤春运这趟“大班车”。如是,“铁、公、水、空”的综合运能是否足够,新增运能的弹性系数有多大,各职能部门不可再如以往那般毛估,更不可事先就把话说满。

还有,经济现状摆在那儿,牛年春节后,民工重新找饭碗肯定比鼠年新春更不易,于是,有两种情形势必会出现:一是节后返城时间继续提前;二是节后返城时间比以往更拖后。因饭碗难找,拖后现象已绝迹多年,但眼下的经济形势意味着牛年的“倒春寒”会比鼠年的严冬更冷,所以拖后现象恐难避免。果真如是,意味着正常的春运周期将被人为拖长,对国内整个春季运输(尤其是铁路)计划造成持续干扰,组织耐心、安全运输防患等级、春运秩序维护执法都将因为打疲劳战而有所松懈……

应急抢险从预案到人财物的准备可能问题更多。今年年初,南方持续大雪的第三天,一位评论员买当天早班机票从厦门返上海,结果从早晨等到天黑飞机仍未能起飞,原因是虹桥机场缺乏融雪剂而导致大量航班无法起降。返沪后查气象信息,前一天晚间和当日一早,虹桥机场的降雪强度最多够上中等偏弱,却因平时救急物资准备不足而导致数百个航班延误,数万名乘客吃苦受累。同样的遭遇,鼠年正月初一再次出现。年三十晚间的一场中雪,导致杭州萧山机场连续关闭到正月初二下午才复航,以至于上千乘客的出行计划全部被耽搁,事后追查“元凶”居然又是融雪剂断档。

春运票价涨不涨也是个问题。1127日,铁道部就“中长期铁路网规划调整”举行新闻发布会。会后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对在场记者说:“给大家一个定心丸,牛年春运火车票肯定不涨价。”这个表态听着不错,但发布场合在“会后”,再说涨不涨价由发改委说了才算数。人们欢迎铁道部不涨价的“非正式表态”,期待“公、水、空”也照此办理,并请发改委早早给全国民众吃上正式的定心丸。鉴于眼下外来民工集中的低端制造业普遍不景气,很可能年末的工资奖金会有一定程度的缩水,我们更希望“公、铁、水”三家对定购单位团体返乡票的外来民工,予以一定程度的票款优惠。

总之,春运是否顺畅与安全检验执政能力,检验以人为本的落实程度,还有1个月时间,各职能部门当把准备工作做实做细,莫如去年那般,到处临时抱佛脚,苦了返乡客。

(载20081210日《山西商报》)

原文链接:http://www.sx.chinanews.com.cn/2008-12-10/1/74707.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