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2007年2月读完的书目  

2007-03-01 19:21:05|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3月1日 

 上个月花了大量时间认真精读了两本大部头的著作,一部是北京大学哲学系外国哲学史教研室编译的《西方哲学原著选读》,上下册共计80万字;另一部是列奥·斯特劳斯和约瑟夫·克罗波西主编的《政治哲学史》,也是上下两册,近90万字。这两部书从编撰者的本意而言,都是给相关专业的低年级大学生用作教材的,因而与我这个门外汉兴趣爱好者在这方面的理论基础和理解水平十分匹配。
 两部书的编译和出版都很早,北大哲学系的《西方哲学原著选读》第一版的上册出版于1981年6月,下册出版于1982年5月。我的印章落款显示,我是在1991年2月在福州路上的上海科技图书公司买的,厚厚的两大本,一共5元1角。那时我还没有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毕业,正在文汇报实习。一晃已经整整16年了,真是“逝者如斯夫”啊!《政治哲学史》第一版出版于1993年,我是两个月前在地铁陕西南路站的季风书园买的,应该是重印。
 《西方哲学原著选读》是重读,不过十几年前读的时候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印象。这次精读《西方哲学原著选读》和《政治哲学史》两部大书,帮助自己粗略地梳理了一下对西方思想来龙去脉的认识。
 按照我个人的观点,西方思想——这里我主要是指“理性”思想——在其演进的历史上存在两大显然难以逾越的高峰:一是2000多年前的古希腊时期;二是17、18世纪的“启蒙时期”。
古希腊是整个西方的源头,希腊人在思想上建构了西方,而罗马人则按照希腊人的设计图纸在现实中建构了西方,所以人们说“光荣属于希腊,伟大属于罗马”。可以说,如果不把基督教的引进考虑在内,直到19世纪后期西方思想都没有超越古希腊哲人确立的基本范畴,后世西方思想家只是使古希腊思想不断精细和调和以使之适应时代的变迁而已。古希腊哲学尤以柏拉图为杰出代表,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维特根斯坦曾经说过,一部西方哲学史,就是对柏拉图思想的注释。虽说这种表述给人以夸张之感,但细想之下其实是不为过的。在我看来,与世界上其他文化相比,西方思想的本质特点概括起来有两点:第一,以一种“二元论”的观点看待宇宙万物;第二,用分析/思辩(而不是整体/直觉)的方法关照现象世界。而这两块基石正是在古希腊时期确立的:柏拉图的“理念论”奠定了以后“二元论”的基础,而亚里士多德则开启了以分析的方法论进行科学研究的大门。
启蒙运动最重要的意义不在于思想水平的提升,而在于拨开专制神权和封建王权的迷雾,使理性光芒(在古希腊已经相当完备)照亮整个世界,这也正是“启蒙(Enlightenment)”这个词的字面含义。启蒙运动是西方历史的分水岭,正是它将世界历史拉出了中古,推进了“现代”。启蒙思想的最高代表是德国哲学家伊曼努尔·康德,他是我最为景仰的思想家。有一句话叫做“罗伯斯庇尔杀死了国王,康德杀死了上帝”。其实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不是并列,而是因果:没有以康德为代表的思想革命,就不会有以罗伯斯庇尔为代表的政治革命。但在我看来,康德的伟大之处不仅在于他完成了对他的时代之前的西方思想的集大成,更在于他在那个普遍信奉“知识就是力量”的盲目自信时代已经清醒地认识到了人类理性的局限。他试图为理性划定边界,为信仰保留余地。所以,从本意来看,康德自己从没有想过要去杀死上帝,他一方面要为人本身争一块地盘,另一方面又希望比从前更好地维护那块天然属于上帝的地盘。遗憾的是,以后的西方历史并没有顺利地走上康德设计的轨道,他的“道德律令”没有起到多少约束作用,而他的“永久和平”看起来也遥遥无期。当然,如果乐观一点,我们还是能够从当今的欧盟身上看到一丝“永久和平”的影子的。
要全面地把握西方思想,不能忽略古希腊哲学之外的另一个重要的来源,即建立于“神启”而不是理性之上的“犹太教-基督教”的信仰传统。而且古希腊哲学与基督教这两大来源之间本身也是有关联的,比如,基督教将柏拉图的二元论发展到了极至——在柏拉图那里,“现象”与“理念”的关系不是对立的,“现象”毋宁说是“理念”的不完善的模仿物;而在基督教那里,灵魂与肉体、天堂与尘世、来世与今生……之间则完全是对立关系,前者是绝对的善,后者是绝对的恶,尽管这种恶也许是通向善的过程中所必须的。在我看来,“天启”宗教对西方思想的最大贡献是:一种激进的对平等理想的追求;一种弥漫着末世气氛的弥赛亚精神。自从基督教教益日益深入人心之后,西方受剥削受压迫的底层民众(或民族)总是相信,未来有一天(尽管具体什么时候难以确定),会有一个先知降临人间,在他的带领下,通过“最后”的革命,我们就能够一劳永逸地摆脱所有不公正和苦难,建成真正的人间天堂。这种通过一次“最后的斗争”一蹴而就地建成人间天堂的“弥赛亚”式幻想在最近两个世纪中引发了波澜壮阔的社会运动,塑造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但也直接造成了前所未有的骇人听闻的血腥。

下面是2007年2月份内读完的几本书的目录——
《政治哲学史》(上、下),[美]列奥·斯特劳斯、约瑟夫·克罗波西主编,李天然等译,河北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1版。
《西方哲学原著选读》(上、下),北京大学哲学系外国哲学史教研室编译,上册商务印书馆1981年6月第1版,下册上册商务印书馆1982年5月第1版。
《文史传统与文化重建》,余英时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4年8月北京第1版。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