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社会的精神分裂症”何以愈合  

2007-02-13 16:44:05|  分类: 政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2月11日

 

 拙文《制度改进的“第一推动力”是什么》发表以后(2006年12月26日《东方早报》),引起了一些人士的共鸣,童大焕先生撰文,针对我所谓“精英责任”提出了“大众权利”这个重要的对应概念(见《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想起英雄》,2007年1月8日《东方早报》)。确实,只有“精英责任意识”与“大众权利意识”共同觉醒,互为补充并互相制约,制度改进的推动力才有可能得以健全和落实。我庆幸有机会获得这样一次加深认识的讨论,基于这个良好的开端,我愿意把我近来深为之困惑的另一个问题拿出来向更多有识之士求教,它与寻求制度改进的推动力也是密切相关的。
 我有不少亲友从事与法律相关的专业,其中有些直接就是法律工作者,就我了解的情况,他们均属秉公执法的正派人士。然而我还了解,每当他们自己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一些棘手问题——其中大部分明显属于制度不公或执行不公——如子女入学被强索赞助费、父母就医遭遇乱收费等等时,他们在以一个普通公民身份力争而无果的情况下,从来不会想到找相关制度的制定或执行部门去讨个说法,以改变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公正状况,他们的最后解决手段仍然是找关系、走后门。
 法治精神的基石是人人平等,而身为法律工作者,责无旁贷地应当成为这一法治精神的捍卫者和践行者。不幸的是,在我们这里,就连法律从业人员都不得不以寻求特权的方式维护自身原本应当享有的合法权益,何况平民百姓!我丝毫不想指责他们践踏法治精神,相反我对他们深表同情,因为他们也是受害者。进一步说,当一种制度存在不公正的时候,没有人能够逃脱受害者的命运,包括这种制度的守护者本身。
 问题的更深一层在于:他们为什么不愿意挺身抗争?就我的了解而言,我并不认为这是因为他们自私或软弱,而是因为他们从内心深处并不相信他们的抗争是有用的。这就是长久以来一直困扰我的问题:我们的社会是不是在很多地方患有某种“精神分裂症”?是不是我们一方面天天都在高唱着“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这些大词儿的至高无上,另一方面在内心深处却并不相信它们是一种应然的现实存在,甚至我们压根儿就不抱幻想它们能够在人间实现?
 任何一种制度都不可能绝对公正,制度有缺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整个社会普遍不相信制度的改进是可能的。久而久之,社会就会陷入一种虚无主义的心态当中,从而在客观上认同(至少是默认或抱无所谓的态度)不公正现状的存在。就拿当前猖獗的权力腐败现象来说,有腐败存在甚至有严重的腐败存在,本身并不可怕,只要全社会认定腐败是一种必须得到严惩的罪恶,并欲改进制度消除它,那么即便腐败者本身也不免惶惶不可终日。最可怕的就是腐败本身的制度化:掌握权力者以腐败为理所当然,大多数民众也视权力腐败为自然而然乃至天经地义。到了那个时候,再想铲除腐败就几乎不可能了,甚至连铲除腐败的念头本身都会变得十分荒诞奇怪,不见容于人心。
 每一个社会都存在上层的价值体系(或称“规范秩序”)与下层的实践体系(或称“现存秩序”)之间的裂痕,也就是说,社会“应当成为什么样”与它“现在实际上是什么样”之间总是有距离的,人们前赴后继地努力推动后者不断地去接近前者。当然,很少有人会幻想这一裂痕能够完全弥合,否则就等于认同一个纯粹的乌托邦是可以实现的。塞缪尔·亨廷顿在《失衡的承诺》(周端译,东方出版社2005年9月第1版)一书中缜密地分析了所谓“美国理想” 与“美国体制”之间的裂痕以及美国人民试图弥合这种裂痕的努力所造成的社会后果,在他看来,美国正是由于其人民对“自由”、“民主”、“多数人治理”、“少数人权利”和“宗教宽容”等信念的高度认同而成为现代世界中“失衡社会”的典范,“对美国未来的承诺便是对美国现实的指控”。(p35)在我看来,这种“失衡”倒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如果“现存秩序”与“规范秩序”相互一致而实现了“平衡”的话,社会就失去了改进的动力,而陷于僵化。一个成熟的人会认识到,理想的实现不仅需要历经坚苦卓绝,结果往往还免不了要打很大折扣;但只有对生活彻底丧失热情的老与世故者才会因此而舍弃乃至否定理想,而这时他的人生已与行尸走肉无异。
 我深信,我们这个社会是绝不应该也绝不可能堕落到这种境地的,但作为有责任心的知识人,保持清醒的警觉仍然是有益甚至必须的。事实上,法治领域仅仅是“病灶”特别严重而已,类似的“社会精神分裂症”还广泛存在于政治、经济、文化各领域,所不同的只是程度轻重。那些在各级政府部门中主政一方的官员中有几个从内心里把自己当作人民的“公仆”呢?这还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民”中又有多少个体在主观意识上把自己当作“主人”,而不是把“公仆”当作“父母官”呢?另外,依我看当下中国的文化艺术之所以荒废,也是这种“精神分裂症”造成的:官方正统价值观将文化艺术当作宣传教育手段,从事文化艺术生产的知识分子则自视为曲高和寡的创作探索,而普通老百姓则仅取其娱乐消遣的商品性,三方缺乏基本的共识与信任,结果自然是它难以发展繁荣。
 造成这种“分裂症”的客观原因有很多,这里不可能详尽讨论。但根源可能还是在于文化的缺失——一方面,中国的文化传统中本来就缺乏“民主”、“法治”、“个人权利”等源自西方的现代性因子;另一方面,十年“文革”又几乎彻底摧毁了传统中既有的“仁义”、“慈孝”、“中庸和谐”等积极因素。作为一种社会共识的旧的价值系统已经崩塌,而新的价值系统又未见雏形。在这样的“道德真空期”,人心很难不茫然涣散。
 我在《制度改进的“第一推动力”是什么》一文中已经说过,我决不同意人是社会物质状况的奴隶,我相反坚信,在特定历史节点上,人自主的“道德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是社会进步决定性的推动力。然而,当精英并不(既没有,可能也不愿意)认识到自己肩负的责任和使命,而大众并不(既没有,可能也不相信)意识到自己享有的权利时,制度改进何以可能?
 最近同一位青年时期远赴西方求学的儿时旧友争论国家改革的方向与前景,我们之间的最大分歧在于政治体制改革与社会道德重建的关系问题。他的持论是国家在进行政治改革之前首先应当动员包括宗教在内的一切力量重塑社会道德体系,缺乏制约性的道德价值作为准备,政治改革非但不可能成功,反而可能引爆更大的动荡隐患;而我则柄持西方现代化历程中的一般规律,坚持政治应当同道德分开,亦即政治改革与道德重建并无必然联系,更无主次先后之分。
 我相信我们之间的分歧源自不同的视角:他已经习惯于从西方社会内部看待西方,进而以西方的眼光审视中国问题;而我则完全站在中国的现实土地上,希望借鉴西方的成功经验为中国所用。(之后我又认真思考了这个问题,主要是觉得他与我由于生活背景的不同,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同——他看到的西方是他“生活”其中的西方,所以,他更多看到它的“社会”的一面;而我看到的西方是我“外在”地审视的西方,所以我更多地看到它的“政治”的一面。在西方基督教神权统治被推翻以后,它没有像中国的“孔家店”那样被全盘打倒,它通过自己的世俗化逐渐融入社会中去,成为了制约政治的重要力量。这与中国儒家体系的全面崩溃走的完全是两条路。)从道理上说我并不反对他,但我觉得他的设想要得到落实更加困难,而这也正是我希望通过本文提出的一个根本性难题:一个社会如何才能从它的传统中发现、汲取、发扬有利于现代化的因子,如何才能引进、嫁接、催活自身传统之外的有利因子,进而将这些因子整合在一起,形成新的社会共识?只有找到了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社会的精神分裂症”才有希望真正愈合。
 我之所以认为我那位朋友的方案是不可行的,原因就在于:我们能够依靠什么力量来推动道德重建呢?在现代社会,政治是公共事务,道德则大部分属私人事务,如果连协调公共事务的政治的改革都不可能,那么要重建主要属于私人事务的道德就根本是天方夜谭了。在一个缺乏起码民主意识的社会里以政治权威推动民主,在一个缺乏基本法治精神的社会里以严刑峻法推动法治,也许本身就是“不民主”和“不合法”的,甚至多少有点自相矛盾的意味。但政治制度及其相应的法律体系毕竟是一种具有普遍约束性的力量,缺乏这种力量的推动,达成思想价值共识的基础又在哪里呢?
 如果说建设法治社会的首要前提是公民普遍都要有厚实的法治精神的话,那恐怕中国非再经历几代人(可能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启蒙而很难建成真正的法治社会。即便这个判断恐怕也仅是一个良好的愿望而已,谁能保证这一启蒙过程必定以成功告终而不因一些偶然或必然的挫折而灾难性地中断呢?反过来,如果公民普遍缺乏法治精神,合理完善的法律体系要得以建立、施行和维护似乎也是难上加难的。这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我一直都没有想透彻过。(发表于2007年2月13日《东方早报》,有较大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