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拉丁美洲走出“百年孤独”  

2006-08-12 20:57:13|  分类: 政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表于2004年11月16日《东方早报》

    20世纪杰出的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在他的长篇小说《百年孤独》结尾处,用一个充满神秘主义色彩的隐喻高度浓缩地概括和预言了拉丁美洲的历史。他写道:“命中注定要一百年处于孤独的世家决不会有出现在世上的第二次机会。”(《百年孤独》第326页,[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著,黄锦炎、沈国正、陈泉译,浙江文艺出版社1991年12月第1版。)
    但是,历史往往在人们意想不到的时刻发生意想不到的转折。在经历了上世纪90年代初期席卷整个区域的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之后,拉美各国痛定思痛,展开了卓有成效的政治、经济改革,并取得了令世人注目的成就。与此同时,拉美国家在国际经贸关系中也逐渐扮演起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从上周末开始,中国国家主席胡 锦涛开始了对巴西、阿根廷、智利和古巴等拉美四国的访问。
    中国人最初把目光投向拉美这片地球上距离我们最遥远的土地,是因为她那广袤美丽的山川、富于热带情调的民间歌舞和风靡全球的“桑巴足球”,其中也不乏对西蒙·玻利瓦尔和切·格瓦拉式的充满浪漫主义气息的革命传统的缅怀和追思。但是,一旦深入接触拉美的历史和现实,浮现在我们眼前的一幅景象是:外部列强的政治和经济殖民、内部长期的军人独裁和政治腐败、巨大的贫富悬殊和社会不公以及周期性爆发的经济金融危机……中国的拉美问题专家索飒女士叙述拉美历史和现状的专著《丰饶的苦难——拉丁美洲笔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曾经在广大中国知识分子和学生中引起强烈的反响。
上世纪80年代,《百年孤独》首次被翻译成中文在中国大陆出版,立刻引起了广大中国读者的强烈共鸣。在我看来,这里面有着深刻的历史文化背景。在与另一位哥伦比亚作家兼记者普里尼奥·门多萨的谈话中,加西亚·马尔克斯曾经近乎绝望地指出:“拉丁美洲的历史也是一切巨大然而徒劳的奋斗的总结,是一幕幕事先注定要被人遗忘的戏剧的总和。(《番石榴飘香》第105页,加西亚·马尔克斯、普里尼奥·门多萨著,林一安译,三联书店1987年8月第1版。)”
问题是,这种状况是如何造成的?中国学者杨雪冬在《阿根廷危机与“制度性不信任”》一文中认为:由于历史、宗教、经济和文化等一系列原因的综合作用,拉美社会的“危机深深扎根在其现代制度建构过程中沉淀下来的制度性不信任。所谓的制度性不信任指的是社会力量彼此之间以及它们对包括国家、政党、企业等现代性制度所持的程式化不信任感。这种不信任随制度的演进固定下来,并随着制度的生长而不断加强。”正因为社会各阶层在历史上缺乏对民族未来和国家政治的共同认同感,虽然拉美各国很早就从伊比利亚半岛的宗主国那里获得独立,并在20世纪中后期相继确立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但两者都是极不完善和流于形式的。杨雪冬认为:“这种民主整合社会政治力量和获得合法性所依靠的依然是个别人的‘克里斯玛’,而不是正式的制度机制……政治的动荡造成了每一届政府都必须为自己的合法性进行辩护以及民众对政治的不信任。”(见2003年7月期《读书》杂志)
    不过,这一切正在成为过去。今天,越来越多的真正关心拉美命运的人士欣慰地看到,拉丁美洲正在走出马尔克斯施于布恩地亚家族身上的历史“魔咒”,拉美各国正在通过自己的艰苦努力走出马尔克斯的“羊皮书”手稿中所预言的“百年孤独”。政治上,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拉美大多数国家结束军政权,还政于民。最近的10多年是拉美巩固、加强和完善民主政体的新时期。各国都顺利地进行了民主选举,人民参政议政、参与国家政治生活的意识明显增强。在委内瑞拉、巴西、厄瓜多尔、阿根廷和乌拉圭,以往从来与国家权力无缘的左翼政党通过合法程序参与全国大选并取得了执政地位,这在客观上为解决贫富悬殊等社会问题提供了有力后盾。正如加西亚·马尔克斯所说:“我认为,孤独的反义是团结。(《番石榴飘香》第109页,加西亚·马尔克斯、普里尼奥·门多萨著,林一安译,三联书店1987年8月第1版。)”
    在经济上,拉美各国政府管理宏观经济的能力得到很大提高:经济增长率显著提高、通货膨胀率得到有效控制、外资持续大规模流入、对外贸易迅速增长、本区域经济贸易一体化进程加快……20世纪90年代中期,智利所进行的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被全球学者认为是这一领域的成功典范,而巴西则更是与中国、印度和俄罗斯一起被公认为21世纪最有前途的四大新兴市场国家。
    今天,中国与拉美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合作也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从1993年到2003年的10年里,中国与拉美地区的贸易增长了近6倍,其中2000年至2003年的3年间更是翻了一番多。去年,拉美对华出口增长了近80%,而中国目前在拉美实业和金融性投资的总和则已超过40亿美元。
    中国国家主席胡 锦涛12日在巴西国会发表的题为《携手共创中拉友好新局面》的演讲中指出,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对到拉美投资的前景十分乐观,拉美经委会的报告也指出,中国经济增长对拉美经济发展起到了明显的拉动作用。同日,巴西政府在正式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我们热切地希望看到拉美国家在各方面取得更大的成功,不仅是因为拉美与中国同属于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中有着许多共同利益,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拉美的经验对于同样在近现代历史上饱受挫折的中华民族和正处于转型期的中国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百年孤独》于1982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加西亚·马尔克斯在瑞典文学院举行的颁奖典礼上发表演说时以截然相反的方式重复了小说的结尾:“我坚信,命中注定一百年处于孤独的世家最终会获得并将永远享有出现在世上的第二次机会。”
    这也是我们对于拉丁美洲未来的期许。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