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曾经有过的“闪亮的日子”……  

2006-08-11 00:20:13|  分类: 随笔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现代流行音乐30年祭

发表于2005年8月26日《东方早报》

    今天晚上,万众瞩目的“超级女声”将在鲜花、掌声和泪水中产生最后结果。可以不夸张地说,尽管这场旷日持久的大众娱乐运动即将谢幕,但它已经开启了中国流行文化的一个崭新时代。
    这些日子里,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何洁、纪敏佳……这些青春飞扬的名字几乎每天都在耳边热烈地回荡。然而,在我的内心深处,另一些本已日渐淡忘的名字却反而在“超女”压倒一切的动感歌声中重新闪亮起来。
    中国现代流行音乐萌芽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的台湾,如果要确定一个比较精确的年份的话,应该在1975年。这年6月6日,作曲者杨弦在台北中山堂举行了一场名为“中国现代民歌之夜”的演唱会,发表以余光中诗谱曲的21首歌。9月,这21首歌被录制成两张唱片,冠名“中国现代民歌”发表。就在此前一年,罗大佑发表了他的第一首作品《歌》。
    这一事件构成了台湾“校园民歌”的前身。在此之前,社会上流行的除了30年代流行于上海滩的“靡靡之音”,就是由日本演歌发育出来的吟唱浪子弃妇幽怨的“小哭调”,歌唱界充满了梨园色艺味道;而学生们则更多地追崇欧美摇滚乐。清新健康的“校园民歌”的诞生结束了这种不伦不类、不中不西的尴尬,随着越来越多青年知识分子投身“校园民歌”创作,它在以后的近10年里几乎一统台湾音乐生活。70年代末、80年代初,它们中的一部分经一批歌唱家的翻唱,在大陆也迅速流行起来,大陆人更准确地称之为“台湾校园歌曲”。
    1975年,我是一个刚念一年级的小学生。在我的记忆里,那是一个没有歌声、只有标语和口号的年代,大人们脸上的愁云惨雾似乎总也散不去。不过,那时的天空和大地是明净的,城市不像现在这么庞大而逼仄。现在想起来,有多少个放学的傍晚,我和儿时的伙伴们一起“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让“多少落寞惆怅都随晚风飘散……”
    音乐评论家李皖极富洞见地把台湾“校园民歌”分为“风”、“雅”、“颂”三部分,在他看来,校园歌手们不仅真诚歌咏美丽的自然、青涩的爱情,也尽情抒发思古之幽情、经典之雅音。更可贵的是,他们还唱出了胸怀故土家国、英雄气概的豪迈“颂”歌。“如果把少年的风花雪月(风)、 名人诗词谱曲(雅)和赞美国家民族的颂歌(颂),视为校园民歌的三大组成部分,那么,这三大部分完全可以等量齐观……”(李皖《风:风花雪月·乡土风·国风——歌从东方来之一》,《读书》2004年11月;《雅:古雅·媚雅·高雅——歌从东方来之二》,《读书》2004年12月;《颂:颂歌与禁歌·政治风云和业余精神——歌从东方来之三》)
    “校园民歌”在上世纪80年代初发展到“黄金期”,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开放带来的价值多元化,到80年代中期,中国现代流行音乐走过了她最初的10年,进入了最为繁荣的第二个10年。
    今天回过头再来看,这个阶段可以被认为是商业化与流行音乐良性互动的时代。由于两岸三地的融合度不断加深,原来狭窄的台湾、香港流行音乐市场由于获得了大陆受众的加入而豁然开朗。与此同时,以“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为代表的大陆第一批受过良好专业训练的学院派音乐人的摇滚探索和实践也在港台唱片工业的发掘下,从“地下”走到“地上”,并在一开始就以惊人的成熟度赢得了社会精英和市场大众的广泛认同。
    1985年,我从高中二年级升到三年级,在紧张的高考复习间歇,我和伙伴们也会羞涩而甜蜜地在内心期待,“隔壁班的那个女孩怎么还没经过我的窗前……”当然,更让我们心潮澎湃的是“你我为了理想历经了艰苦,我们曾经哭泣也曾共同欢笑;但愿你会记得永远的记着,我们曾经拥有闪亮的日子……”我不知道,我那些如今散落在大洋彼岸的少年伙伴们在整天为生计奔忙的间歇,耳畔偶尔响起这曾经的旋律,是否还依然会感动如初?
    1995年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年份,随着一代天后邓丽君的香销玉陨,华语流行音乐的“黄金十年”戛然而止。这一年,离我们而去的还有香港最具原创性的乐队Beyond的主唱黄家驹。以我的眼光来看,从1995年至今的10年是整个中国现代流行音乐在过度商业化的侵蚀下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的漫长余韵。
    最令人感到遗憾和无奈的是,伴随着唱片市场容量和卡拉OK等大众娱乐消费市场容量的不断扩大,整个华语流行音乐不仅逐渐失去了台湾“校园民歌”时期的“业余精神”,也丧失了以罗大佑及大陆原创摇滚为代表的批判精神,而彻底地沦为一种快速消费品。与此同时,也许是因为门户日益开放的缘故,在欧美文化工业强大的市场倾销下,华语流行音乐正在慷慨地丢弃它赖以生存的立身之本——中国的民族性。今天,从电视台里整天播放的那些MTV中,你根本看不出、听不到任何属于“中国”的东西……
    黄家驹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一再批评香港乐坛“太商业化了!”罗大佑曾经说过,“对我来讲只有娱乐是不够的,我们这个民族需要音乐中有一些比娱乐更重要的东西能够传承……”台湾“校园民歌”时期的传奇人物菲律宾华侨李双泽也曾留下过“要唱就唱自己的歌,不然就唱祖先留下来的”名言。即便是在香港这样一个远比台湾和大陆更商业化、更西方化的地方,纵横乐坛30年的黄霑也批评说,“中国人必须唱中国歌,周杰伦唱的HIP-HOP是外国文化,我们再怎么学,再怎么好,也不过像中央电视台播的洋人唱京剧一样。”(李皖《黄霑,黄霑,中国背影渐去》,《读书》2005年第5期)
    但是,他们的声音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够听到了。他们当中,有些已不在人世,健在的已被人世淡忘。
    1995年,我已经是一个准备筹办婚事的“大青年”了。我不知道,究竟是因为生活的繁忙琐碎,还是因为心态随年事一起老去,甚或是因为我所期待的美妙乐声不再出现,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几乎再也没有喜欢过一个中国歌手,甚至很少完整地听完一首华语歌曲。我把我仅有的那点欣赏音乐的业余时间全部奉献给了古典音乐和欧美当代摇滚。
    直到2004年底,罗大佑发行了他10年来的首张个人专辑《美丽岛》。尽管这位已届“知天命”之年的当代中国流行音乐界的天才人物在这张专辑里表现出来的批判意识与过去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专辑和主打歌曲《美丽岛》本身就充满了政治意味,但唱片在各地的高调宣传和热销已不过是他本人投身音乐30年以及整个中国现代流行音乐的一次回光返照而已……
一个精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也许,另一个大众狂欢的时代开始了。
    今晚的夜幕终究要降临。不过,当“超级女声”响彻天际的时候,我内心深处的那些名字却越来越清晰,幻化成一个个生动的形象,在我的眼前排成一列长队,凝固成一群浮雕:邓丽君、罗大佑、侯德健、蔡琴、费玉清、刘文正、苏芮、齐秦、姜育恒、黄霑、黄家驹、陈百强、谭咏麟、张国荣、崔健、唐朝、黑豹、零点……
    这些歌者、这些启蒙者、那些曾经有过的闪亮的日子,已经深深镌刻在我这一代人的生命历程中,那里有我们对自然的挚爱、对爱情的憧憬和对家国天下的深沉情怀……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