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改革,依然是改革!——从股权分置改革说到“费改税”  

2006-12-07 15:38:09|  分类: 财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表于2006年12月7日《东方早报》

 中国股市大约在去年这个时候跌到了谷底,而在今年这个时候眼看就要创下历史新高。仅仅在一年时间里,上证指数翻了一倍,我相信谁也不会认为这一年里我们上市公司的业绩也翻了一倍。
 的确,中国股市至今仍没有摆脱“政策市”的强大惯性,近期的放量上涨恐怕也主要是由流动性过剩和人民币升值预期两个因素推动的。然而,这两个因素在去年这个时候也同样存在,而且丝毫不比当下弱。因此,我们可以说,是一年多来股权分置改革的成功推进扫除了中国证券市场最大的制度性障碍,提振了市场的信心,从而推动股市迈入了比较良性的上升通道。当然,规范证券市场的制度建设还有待进一步完善,而上市公司的经营效率也优待迅速提高。
 这就是改革所解放的“生产力”,或者说得更深一点:对公平与透明的执着追求带来了效率。所幸中国的市场潜力是如此之大,发展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于只要在任何一个地方做出哪怕很小的一点朝向公正透明的制度调整,都会迸发出巨大的生命力。在我看来,这是上天对当代中国的赐福。所谓“机遇”,这也许就是最大的机遇。不过,摆在我们面前的这种赐福(或机遇)不是无穷的,也不是永远的。我们应当趁着这样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加快扫除阻挠我们更好地发展的各个领域里的那些制度性障碍,惟有这样,我们才对得起历史的眷顾。
 股权分置改革的成功使我联想到了另一个令人沮丧的胎死腹中的改革例子。
 上世纪90年代初我刚从大学毕业进入报社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了“费改税”这个词。时至今日,这个话题想必最起码已经说了15年,但这项改革却几乎没有任何进展。开征“燃油税”,取代现行的养路费收缴可能是“费改税”这个系统性改革中最具典型意义的一项。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燃油税”几乎是每年“两会”热点议题中的保留曲目,关于它的新闻和评论更是层出不穷。可惜,15年过去了,养路费到底还是没有改革成燃油税!据我所能搜索到的信息,直到2006年11月底,还有中央政府部门的官员专门解释养路费的收缴政策。连一个燃油税改革都这么难,可想而知那些涉及到千百万基层乡镇干部饭碗的农村税费改革是何等地不可能了!
 任何改革都会遇到困难,都会遭到反对和拒抗。而且,改革在多数情况下会在一段时期内造成某种暂时的“紧缩效应”,这加重了改革者预判中的改革风险,也为反对的声音增添了砝码。每次讨论到“燃油税”改革,总有人提出极大的忧虑——比如:国际原油市场的价格居高不下,改革后的成品油价格社会公众将更加无法承受;又如:收缴燃油税致使拥有公车的各级政府和事业单位增加巨额支出,甚至有可能使很多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入不敷出;再如:养路费与燃油税之间的转换将迫使地方和中央之间在财税方面的事权进行一次重大调整,而这种调整的准备还没有做好……
 股权分置改革走过的路也不平坦。大约从90年代末开始,就不断有要求全流通的呼吁,期间,人们对全流通的未来也没少担忧:有人担心流通量放大使股市进一步萎缩甚至崩盘;有人担心补偿办法无法设计得尽善尽美、皆大欢喜,不是导致国有资产流失就是引发股民不满和骚动……幸运的是,股权分置改革没有重蹈“费改税”的覆辙,最终还是下决心推了出来。当然,这个所谓“决心” 其实也是不得不下的,谁都明白,到2005年股改之前,中国股市实质上已经完全丧失了融资功能,再不改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了。今天的事实也证明,全流通没有使天塌下来,甚至可以说没有造成一丁点负效应;相反,它造就了5年来最大的持续牛市。今天我们可以事后诸葛亮一下:如果股改早3年搞,也许我们付出的代价要比现在小得多。
 那么,对于同样棘手、同样令我们瞻前顾后的“费改税”,我们是否也要等到现行的税费体系难以维系的那一天才“下决心”去做呢?
 归根结底,改革牵涉到既有利益格局的重新调整,因而必然触发既有利益群体的激烈反弹,而所谓“风险”,其实也就是这些反弹对整个社会所造成的伤害。改革的目的正是把原本“内卷型”的制度改变成“外扩型”的制度,就拿人们时常用的一个关于“做大蛋糕”的比喻来说吧,对于如何分配蛋糕这个问题,现在的制度是:谁掌握了那把切割的刀,谁就拥有分配的权力,因此它将鼓励人们去竭尽全力争夺那把刀而不是去制作蛋糕。如果我们把制度设计成:谁对制作蛋糕出了多少力谁就能分得相应的分额,那么势必鼓励人们把力气花在做蛋糕上。这是一项能够做大蛋糕,并最终使每个人得益的改革,但它的推行之初一定会遭到那个当下正握着分割蛋糕的刀的人的强烈抗拒。但我们不能因为这个人的反对就一直等下去,等到事实上已经无蛋糕可分,就连那个握刀人也不再反对改变的那一天。
 股权分置就是一种鼓励国有企业在无须承担任何责任的前提下最大限度攫取社会资源的 “内卷型”制度设计,而“费改税”则正是一种规范政府行为、减轻纳税人负担的“外扩型”制度设计。如果说实施“燃油税”改革会有巨大风险的话,我也可以举出无数的理由说明它有巨大的好处。且不说财政体制的问题,就拿时下中央高调倡导的建设“节约型社会”的目标来说,照我看,“燃油税”是一种鼓励少用车的有利于节约的制度设计,而养路费却是一种鼓励多出车的倾向于浪费的制度设计。
类似税费体制这样亟须改革的领域有太多太多,因此我们有必要不断呼吁加快各领域内的改革,改革,依然是改革!从近30年改革历史看,凡是符合绝大多数人民群众利益的改革举措,不仅不会因为少数既得利益群体的反对而对社会造成重大的损害,反而会极大地解放社会生产力,最终赢得所有人的认同。相反,越是犹豫不决地拖下去,将来需要付出的代价可能就越大。况且,正如我在前文中指出过的,上天不会永远地、无限地赐予我们当下这样的大好时机。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