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时代的福音书——写于96-98年间的一组社会文化评论(18)  

2006-12-11 13:51:07|  分类: 旧文新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一个一切都似乎是瞬息万变的时代,要从千头万绪的纷乱表象中理出一条条清晰的脉络来,不是常人轻易所能胜任的差使,这就构成了人们通常遭遇到的许许多多的“看不懂”。那么,在一些事件--比如说连续几周高居排行榜首的“四大天王”的流行小曲、令姑娘小伙们艳羡无比的夏奈尔时装、以及大学生排队争购的《中国可以说不》之类的书籍,甚至一种市井间使用频率很高的“切口”……--之间究竟有没有内在的联系呢?

    答案是肯定的。在我看来,这些原本活生生的事物在这里不可避免地被抽象为某一个概念用来传播其价值的媒介。这个概念就是:时尚。

    所谓时尚,就是那些持续时间十分短暂,但接受者很广的事物。眼下,我们中的每一个人时时刻刻承受着她的压迫,不论你热切追逐还是严辞拒绝。社会舆论就像一根随时都会落下的鞭子,不断地鞭策你去适应潮流,气喘吁吁地去追逐生活的时尚,一会儿是卡拉OK,一会儿是移动电话,一会儿又是Internet……仿佛在我们的时代,最可怕的事情就是落伍,比死还要可怕。

    时尚可以来自外部世界,也可以“自产自销”,可能是一台电脑、一场高尔夫运动,也可能是一则新闻、一个话题,甚至可能只是一种心情、一个意思含糊的词……总之,从衣食住行、兴趣爱好,到思维行动,我们生活在一个时尚君临一切的时代。

    更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时尚有时还会以一种隐蔽的、甚至相反的形式来实现它对人的专制。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眼下时髦男女津津乐道的所谓“个性”和“品味”,概括起来就是“众人所爱我偏不爱,街上流行我偏不行”两句话。但由于主体行为与自身价值观之间的联系经常处于混乱状态中,抽掉了“品味”和“个性”中的独立性和一致性,而只是执着于一个“偏”字,终究免不了使之降格为另一种形式的时尚。

    时尚的周期似乎正日趋缩短,昨天大家都吵吵嚷嚷着“回到拉萨”,今天满街上响起“阿姐鼓”;一个月前不知道米兰·昆德拉会遭到耻笑,一个月后再谈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已是落伍的表现。这时候,时尚简直有点象一根时不时要落下的鞭子,鞭策着人们不断地否定当前的它,追逐将要诞生的它的蛛丝马迹,并紧紧地将它抓在手里,如同一根救命稻草。

    面对影响着我们整个生活的时尚,社会的态度不外乎三种:激进主义者几乎本能地对它发出如下攻讦--一切时尚都会将真正的文化引向其反面,从而加速它的死亡;对于情调论者(他们中的极端狂热分子被形象地称为“发烧友”)而言,时尚被供奉为判断一切事实的价值尺度。对时尚趋之若鹜地献媚,对不符合时尚的一切如瘟疫般唯恐避之不及,是他们最好的素描;大众则以摇摆不定的立场时而追随它,时而又痛骂它(通常是当他们钱囊干瘪时),或者干脆一言不发。当然,更常见的情况是:嘴里一边喝着刘德华为之做广告的百事可乐,叼着万宝路香烟,一边对王朔的某部电视连续剧耿耿于怀……

    用“大众文化”或“流行文化”来给时尚贴上标签显然并不恰当。因为它们分别对应着“精英文化”和“经典文化”,而如今的事是很难划清界限的。你说莫扎特音乐总该算是经典了吧,可青年人聆听《G大调弦乐小夜曲》的大部分机会竟是因为电视上介绍妇女卫生巾的广告是以它作背景的!至于“解构主义”、“后现代主义”等等词汇,当然属于“精英知识分子”的词典,可我却发现有人在公众场合如此轻巧地谈论它们,仿佛他们正在议论的,是身上西服的款式……事实上,经典或精英文化中有令人作呕的垃圾,流行或大众文化中亦不乏脍炙人口的精品。

    我认为时尚与文化之间的本质区别不在于它们反映的是什么内容,而在于它们的发生机制。文化是主体在自觉状态下进行的创造性活动以及这种创造活动的结果,而时尚则是模仿和传播的对象。时尚的最根本特性就是,它是机械地、无节制地复制和批量生产的结果。唯其如此,真正的文化具有恒久的启迪意义和审美价值,而今天的时尚却注定要成为明天的“昨日黄花”。

    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天的时尚实际上就是昨天的权威的翻版和替身,只是它们各自在取得主宰地位时使用的手段不同而已。在“政治挂帅”的日子里,权威主义的正统观念是通过种种政治机器强制性地占领人们的思想高地的。时代的巨大变迁使越来越多的权威和正统逐渐失去了往日的领地,而对许多人来说,精神上的依托和指令又是不可缺少的,这时候,时尚的突然出现恰好填补了这段空缺。当然,所不同的是,时尚不需要强制,它是通过市场的手段向人们兜售其价值观的。在当代社会中,纯粹大众自发形成的时尚已日益罕见,越来越多的时尚是刻意的商业营销的结果。可以说,如今的时尚完全是商品流通的产物。哪里有市场,哪里就有相应的时尚现象。而且,高效便捷的传播媒介和流通渠道正日益突破它的国界和疆域。

    由此我们便可以清楚地认识到,作为一锅大杂烩的时尚本身无所谓连续性和一贯性,它是一种以实现市场销售价值为终极目标的精致的设计。你想当摇滚歌星,你想明确地向主流文化宣布你的不满?那好,一头披肩长发就是你的入场券。你渴望进入老板阶层,向往商业上的成功?那也不难,一块劳力士表和一只“大歌大”就是你的身份符号。既然是一种符号设计,那么时尚就必须对号入座,不信就试试,要是作为模范丈夫的你也不伦不类地留一头长发,不被人笑话才怪呢!

    面对这个花样迭出的世界,我们中的一些人似乎注定要被抛入语境失落的痛苦之中。摇滚歌星崔健是一位强有力的“时尚制造者”,但正是他,唱出了“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这句歌词与我们时常听到的关于“看不懂”的叹息声何其相似!事实上,没有认清时尚背后的经济本质(在当今世界,经济优先已成为全球的最大“时尚”,这可以从世界经济日益政治化的潮流中窥见一斑),企图用习惯的价值体系来评判早已改变了的现实境况,其必然结果就是“看不懂”。

    在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人无视或否认时尚对社会和人们的巨大影响。在他们看来,承认这一点似乎有向“媚俗”世界妥协和受“招安”的嫌疑。这是内心怯懦的表现,以这种方式对抗时尚“地震”,只能停留在问题的表面。

    应该看到,就某种意义而言,一部人类文化发展史,就是流行文化不断经典化和精英文化不断通俗化的过程。因而,对时尚不加提炼地拒绝意味着关死了文化发展的“双通道”中的一条通道。而毫无选择地接受或追逐时尚实际上如同盲从权威一样,是缺乏独立的判断力和消化力的表现。

    在这个“意义缺席”的时代,一切变得酷似西方人道主义者诠释世界的一则隐喻:上帝创造了人,人却以自己的良知和理性杀死了上帝。人在抛弃上帝的同时制造了流行,而流行最终又吞噬了人自身。

面对人们自己制造出来而又无法控制的时尚,我们究竟能做什么呢?我们有能力自觉地引导明天的时尚吗?当曾经热闹一时的时尚一个接着一个冷却下来以后,谁来仰望灿烂的星空?这些问题逼迫健全的人格作出严峻的、属于自己的思考。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