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季冰的博客

生于60年代

 
 
 

日志

 
 
关于我

陈季冰,1967年12月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上海经济报副总编辑、东方早报副主编,现就职于上海商报社。著有从近现代历史出发探讨“中国崛起”问题的通俗学术著作《下一站:中国》。本博客内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版权均为陈季冰所有,欢迎浏览,如欲转载,请事先与本人取得联系。 chjb@vip.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巨额贸易顺差背后的经济恶性循环  

2006-11-16 15:57:11|  分类: 财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表于2006年11月16日《东方早报》

 

 外汇储备超过一万亿美元且还在继续加快增长这个事实,迫使国内政界和财经界人士不得不操心以下两个问题:第一,如何适当降低贸易顺差?第二,如何妥善处置(使用)这么大的一笔金融资产?
后一个问题中最令人头疼的症结在于,中国的外汇储备结构中美元占了绝对多数。就像人们常说的“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如果这个结构得不到调整,甚至继续强化的话,中国将面临越来越大的风险——一旦国际货币市场上美元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必将蒙受巨大的损失。然而,鉴于中国持有的外汇规模,只要我们想要出手做出任何大的调整,势必引发国际货币市场前所未有的动荡,极有可能导致美元急剧贬值,最终为这个坏消息买最大一单的还是我们自己。
当你身无分文时,你什么都买不起;但当你怀揣巨额支票时,只要你想买什么,它就必定涨价。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们这个人均GDP不到2000美元的温饱发展中国家,忽然间成了世界最富裕国家的最大债主。
对于上述第一个问题,即如何适当降低贸易顺差,几乎可以形成共识:中国目前的外向型经济格局与其说是多年来人为努力的结果,恐怕更多地是一种被动选择的无奈之策。也就是说:并非外向型经济好,我们才发展这种经济类型,而是我们不得已。基于这种认识,我现在提出我的观点:中国的不富裕与中国成为最大债主是有密切关系的,甚至可以说,正是由于我们老百姓的不富裕,才导致了我们国家外汇储备的世界第一。
这个“世界第一”是一点都不值得自豪的,相反,它背后隐含的重大缺陷足以在未来导致我们的经济发展遭受严重挫折。
 所谓外贸依存度,是指一个国家进出口贸易总额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通常用来衡量一国或地区的经济对国际市场的依赖程度。在分析宏观经济时,外贸依存度可能并不是一个值得十分严肃对待的数据,关于中国外贸依存度的数据也是众说纷纭。一个比较被普遍接受的说法是:中国外贸依存度2003年是60%,2004年已达到80%。但不管怎样,中国的外贸依存度远高于其他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水准,甚至中国可能已经成为世界上外贸依存度最高的国家。
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在于需求,而外贸依存度越高,就意味着经济对外部需求的依赖越高,因而对内部需求的依赖越低。从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来看,大国经济通常是内需主导型的。比如美国的国内消费对经济的贡献率接近80%,而日本则更高,达到85%。所以,如果你在美国生活过,你一定会有这样的感受:在美国有许多非常有实力的大公司,但它们在国际上却一点名气都没有,甚至根本就无人知晓。这是因为,这些大公司的市场几乎完全在北美本土。而在美国如此庞大的内需中,私人消费所占的比例又达到大约80%。尽管美国是世界上公共财政支出绝对值最大的国家(其中包括其巨额军费),但美国经济增长从根本上还是靠老百姓的消费拉动的。这就是人们为什么说美国是世界上最富裕国家的本质原因——所谓“富裕国家”,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政府富裕,如中东产油国;另一种是国民富裕,美国就是典型。
反观中国,在经济对外依存度过高的表象背后,我看到了一种令人担忧的恶性循环的可能性。这里面的逻辑关系是这样的:1)因为中国的老百姓不富裕,所以我们的内需(内部消费购买力)不足,这逼使我们的政府和企业把眼光朝向外部;2)因为中国在科技创新和自主知识产权开发方面的落后,为了更好地开拓国际市场,我们的产品就必须有价格竞争力;3)因为中国经济当下的比较优势几乎全部集中在劳动力方面,所以,要想中国产品在国际市场有价格竞争力,我们的劳动力成本就必须一低再低;4)因为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必须压低到极限,所以我们依靠劳动为生的绝大多数国民就不得不忍受很低的工资收入,于是老百姓就很难普遍富裕起来。这“果”又回到了逻辑起点的“因”,形成了一个难以破除的恶性循环。长此以往,我们的经济高增长注定将难以维系,因为一旦国际经济发生波动,我们长期依赖的外需就可能出现致命的萎缩。
人们常问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人如此勤劳却富裕不起来?这里面也许有很多制度层面的原因,但根据我的分析,最简单直观而又有说服力的答案就隐藏在上面这个恶性循环的假设之中:我们辛辛苦苦生产出来的商品,大部分被极其便宜地卖给了外国人,我们实际上是在以自己的辛勤劳动向发达国家国民的富裕生活提供补贴!这样一来,我们当然很难实现自己的财富积累。
 也许仅这一个后果还是能够勉强忍受的,实现富裕毕竟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可以打算以一段时间的代价换来未来的发展。然而,更坏的一种情况则是我们无法逃避,不得不直面的:由于我们卖给国际市场的商品过于廉价,我们将遭受贸易保护主义的沉重压力,中国产品将在世界各地面对越来越多的反倾销官司和指责,有时甚至有可能引爆政治争端。
 这种情形让我们想起来觉得自己的处境简直比窦娥还冤:正是我们没日没夜辛苦劳动生产出那么多的商品,用那么便宜的价格卖给你们,才支撑了你们的富裕生活(我们自己忍受着贫穷),到头来你们却还要责怪我们抢了你们的饭碗!
 道理上讲也许的确是很冤的,但这正是中国经济目前面对的无奈现实。
 那么,我们如何才能破除这个恶性循环呢?让我们来设想一个良性循环:如果中国老百姓的收入能够逐年有所提高,那么我们的内需市场就会逐年扩大(有了钱就要花嘛),那么我们就会越来越没有必要依靠外国人来买走我们的大部分产品,那么中国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也就没有必要压得那么低,虽然出口总量少了,但单件商品的利润空间会增大,进而中国劳动者的工资收入就会进一步提高。
 既然是一个循环,就不存在所谓起点和终点。但这种良性循环的逻辑假设要得以运转起来,就需要寻找到一个支点来撬动。我认为,当前最迫切的任务就是要在比较短的时间内以比较大的幅度提高普通劳动者、特别是从事农业和消费类制造业的最广大的低收入劳动群体的工资收入,因为他们构成了内需的基础。这里面有很多制度性的因素,包括城乡二元结构的破除等等。但朴素地想问题,没有人不希望自己的付出能够挣来更多钱的,当下的问题是:这一个分散而弱势的“大多数”如何能够更好地组织起来,形成强有力的压力集团,打破沉默,发出自己的集体声音,更有效地为自己讨得本来就应得的更高的劳动报酬?我的看法是,这需要加快农村和城市基层民主建设,同时政府应放宽对农会和工会组织的行政束缚,毕竟,没有其他人比珠三角和长三角的那数以亿计的打工仔、打工妹更有愿望维护他们自己的权益。
 一旦中国经济真的进入上面描述的这种良性循环,我们就真正走上了一条发展致富的康庄大道。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